东岑西舅

情歌(30,时光漫漫,再见是秦叔)

芥末绿2017-2-25 21:55:47Ctrl+D 收藏本站

    ( )()()时令颜生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秦戈都没有再见到过她。请使用访问本站。

    那段时间具体有多长他没去算,只知道春去秋来,转眼他都要三十岁了,他却失去了一切和她的联系,而赫莲*梅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不在他面前提及有关她的一切。悌

    时光漫漫,他在赫莲*梅斯的悉心栽培下迅速聚集了黑白两道各界的大批人脉,通过自身的努力顺利入主他的公司,如今已是黑白两道无人不知的Gavin秦。悌

    他想,她大概是去了费城,或者是其他国家的其他城市,却不曾回来过伦敦吧?

    这里有伤害过她的他,她怎么还会愿意回来。

    暮色西沉,名贵的黑色桥车均速行驶在铺满积雪的路面上,手机响起时恰好是红灯亮起,车子停下来。

    是赫莲*梅斯的来电。

    “秦戈,晚上过来一起吃饭。”赫莲*梅斯的声音传来。

    几年时间的相处,两人的关系情同父子,又同是寂寞的人,所以赫莲*梅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叫上秦戈聚餐,美其名约吃饭,其实每次两人都是喝酒喝到想吐。谀

    他不知道自己醉后赫莲*梅斯有没有醉,反正每次他都醉得一塌糊涂。

    而他原本是从不喝酒的人。

    “好。”他应声,随后挂了电话。

    红灯还在闪,他揉着额,目光不经意掠向窗外,人形道上一抹五颜六色的俏皮身影轻快的一蹦一跳,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路边来不及清除的厚实积雪,时而倒退,时而俯身捧一捧白得刺眼的积雪抛向空中,积雪散开来,旁人纷纷躲避,而她却像个傻子一样站着原地不动,仰头笑嘻嘻任雪块砸下来,落在她脸上,身上。谀

    秦戈目光滞住,身体里原本静止的血液仿佛瞬间沸腾,凤眸紧紧盯着那抹俏皮的身影,惶恐自己一眨眼,视野里变成一片空白。

    绿灯亮起,轿车重新驶离。

    眼看着那抹身影在视野倒退,秦戈急声喝止:“停车!”

    驾驶座上的魁梧身躯一顿,瞥了眼身后的车辆,将车开到路旁停下。

    而秦戈立即打开车门,踩着积雪原路返回。

    可视野所及之处来来去去的只有陌生的各色人种,哪里还有刚才所见的那抹俏皮的身影?

    难道是他刚才产生错觉?

    他盯着路面被践/踏过的积雪,因为来往的路人太多,他已经无法分辨她刚才踩过的足迹。

    是你吗?

    是你回来了吗?

    “秦先生。”

    身形高大魁梧的黑人大步走过来恭敬的称呼,以一口美式英语询问他:“您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秦戈望着脚下那片即使满布脚印却仍白得刺眼的积雪怔了几秒,摇头。

    “走吧。”

    或许真的只是他眼花,或者出现了幻觉。

    又或者,那只是一个和她长得像的女孩。

    记忆里她似乎没那么高,而且如果真是她,刚才赫莲*梅斯在电话里怎么可能不提起?

    他苦笑着返回车上,扯出一抹自嘲的笑。

    原来,他也会想她。

    **********************

    到达赫莲*梅斯的住处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

    而雪势加大,使得整个Mayfair区到处一片银白。

    轿车滑进大门,秦戈下车时隐约听到里头似乎传出笑闹声,心口莫名一跳,想起之前在途中看到的那抹身影。

    难道……

    念头刚浮现他又压下。

    不经确认的事情他从来不抱希望。

    这样就不会有失望。

    走进大厅,立即有两名佣人过来一个接过他刚脱下的大衣,一个端着温热的水供他洗手顺便活络手部的血液循环。

    “秦戈,你怎么才来?”

    耳熟的男中音传入耳。

    秦戈抬眸,望向朝自己走来的王瑞,“雪势加大,车辆又多,没办法开快车。”

    话落他忽地‘咦’了声,“王叔,你怎么……也在这?”

    接过佣人递来的干毛巾擦干手,他听王瑞说:“今天是Silent/Night,往年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去时潋聚餐,今天情况不一样,所以老爷改在家聚餐。”

    秦戈一楞,“今天是平安夜?”

    王瑞闻言骇笑:“你忙工作忙昏头了吧?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

    秦戈不语,心里却恍然难怪公司那些女同事各个问候他节日好,而一路上也看到许多家店的橱窗前装饰着圣诞树,以及路上打扮成圣诞老人的行人。

    一个星期之前他就知道快到圣诞了,只是没想到这一个星期过得这么快。

    “走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大家都围着餐桌,就等你一个人了。”

    大家?

    秦戈拉住王瑞,“王叔,除了我们几个另外还有谁么?”

    “咦?你不知道?”王瑞十分诧异的神情。

    秦戈屏息——难道真是她回来了?

    “我一时说不清楚,走吧,去看看你句知道了。”王瑞不知是不是故意卖关子,也不管他什么反应,径直走向餐厅。

    秦戈忽然有些紧张。

    赫莲*梅斯的家的客厅面积再大,离餐厅也就只有那么远,秦戈却觉得自己走了许久。

    “爹地,我都还没毕

    业就进公司,您不怕我把您的公司弄垮?”

    清亮俏皮的声音入耳,秦戈胸口狠狠一颤,愕然抬眸循声望过去,随后定住。

    果然是她。

    在人行道上看到的那抹身影的主人果然是许久不见的人儿。

    她站在赫莲*梅斯背后撒娇的搂住他的脖子低语,一头棕色长发依旧漂亮,五官却比记忆中的那个小人儿越发娇俏,已然没了那份稚气,而只有独属少女的明媚烂漫。

    “秦戈,怎么不过来坐?”赫莲*梅斯看到定住的秦戈,意味深长的扬了扬浓眉,指着左侧的位置。

    而在他开口时,身后的人儿也僵了下,然后才缓缓抬眼看来,美目与秦戈的相对,却是一片坦然。

    “嗨,好久不见。”

    她和他打招呼,唇边逸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秦戈喉咙窒了窒,勉强扯出一抹笑回应,心里却不知怎么的有些苦涩。

    她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除了长高了更漂亮了,似乎……是真的忘记了什么,几年后再见面居然比他还泰然自若的微笑和他招呼。

    却只是一句对任何人都能说的,嗨,好久不见。

    “人都到齐了,上菜吧。”赫莲*梅斯开口,随即捉住女儿的手示意她坐下。

    “对了,我来介绍一下,毕竟秦叔和侨西没见过面。”

    秦戈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影滑动,在她走到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孩身边站定时,他才发觉在座的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目睹那双凝白漂亮的手搭上男孩的肩,姿态亲昵的用脸颊去蹭男孩的额头,心里忽然觉得堵得慌。

    而更让他发堵的是她那句‘秦叔’。

    他大她十二岁,以前让她喊他叔叔,她死命不肯。

    如今却主动这样称呼,为的是要在这个男孩面前清楚划分她和他的界线,免得男孩误会么?

    “侨西,他就是我爹地最得意喜爱的Gavin秦,秦叔。”秦戈听她这样像那个叫侨西的男孩介绍自己。

    而男孩立即一副崇拜的神情,伸手过来:“久仰Gavin秦大名,荣幸荣幸。”

    博大精深的中文从这个西方男孩口中吐出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得让人发笑。

    但秦戈却笑不出来。

    他想这句中文应该是这丫头教这个男孩的,那么,两人想必是朝夕相处吧?

    这个认知让他脸色阴沉得可媲美外头的天色。

    时令颜却似浑然不觉他的异样,仍自顾自地道:“秦叔,侨西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很崇拜您,希望能跟在您身边做第二个Gavin秦。”

    秦戈闻言自嘲的笑。

    以前因为她喜欢他,所以赫莲*梅斯栽培他成为第二个赫莲*梅斯。

    而现在她要他栽培这个男孩成为第二个他,是因为她喜欢这个男孩?

    什么最好的朋友,直接说男朋友不更好?

    风水轮流转,秦戈第一次体会到这句中文的真正含义。

    而她那个‘您’字敬称,好似一把利刃,将两人之间的界线完全划分开来。

    她喊他秦叔,用‘您’这样的敬称,在她眼里,他现在只是她的长辈。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关联。

    ————————

    (有人打翻醋坛子了~~酸气冲天哦~~如果亲们把月票投给《云虞之欢》这边我就不定期加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