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32,装柔弱)

芥末绿2017-2-25 21:55:56Ctrl+D 收藏本站

    侨西失望的望着手里握着杯温水不停揉搓的时令颜,碧眸幽幽。。

    “你房里到处是Gavin秦的照片,我都要怀疑这到底是你的卧室还是他的。”

    时令颜无语。悌

    侨西顿了顿又问,“你今晚用餐时和我亲密是故意的,为的是刺激他?”悌

    时令颜闻言歉意的耸耸肩,“对不起。”

    她承认她今晚利用了侨西,这个她在曼城时给了她很多欢乐的大男孩。

    而她刺激秦戈的不止如此,她还故意叫他秦叔。

    她注意到她这么叫他时,他明显楞了楞,随后脸色微沉。

    她想他应该是在不高兴她把两人的辈分突然拉得那么远。谀

    “可我……”侨西想说自己是真的喜欢她,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感情是无法勉强的,更何况她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他说出来也不过是给自己难堪,同样也让她感到为难。

    “侨西,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时令颜真诚的望着他说。

    侨西苦涩笑笑,随后长叹一声,抓着后颈道:“好朋友就好朋友吧,被好朋友利用也没关系,我很乐意配合你演戏刺激他,只是不知道Gavin秦什么时候才能回应你的感情?”

    对于这点时令颜自己也没把握。

    尤其是她从父亲口中得知,那个叫闻佩的女人目前虽然没和秦戈住在一起,但两人仍有来往,她不确定秦戈是不是还会像当初那样对她说他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谀

    “是不是就算他不爱你,你也会一直爱着他?”侨西忽问。

    时令颜没回他,侨西却从她的神情中得到答案。

    他眸色一暗,“祝你好运吧。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

    时令颜看他走向另一间卧室,又独自发了会呆才转身推门而入。

    ************************

    还没睁开眼秦戈就从那阵熟悉的头痛中猜到昨晚自己大概是又喝醉了。

    好在他不管前一晚喝得多醉,体内的生理时钟都会在特定的一个时间里催他醒来。

    睁开眼看到头顶的天花板,意识到不是自己的卧室,但他也没觉得惊讶。

    他对这间卧室并不陌生,许多次和赫莲*梅斯喝醉酒他都是在这间卧室醒来,这间卧室几乎成了他的专属卧室。

    过了十几秒等大脑完全清醒了他才一把坐起来。

    垂眸看到身上的睡袍,他楞了一楞。

    以往他喝醉酒醒来穿着的还是自己的衣服,怎么这次换成了睡袍?

    难道他昨晚喝醉把衣服弄脏了?

    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下床进浴室洗漱,洗脸时发现洗浴台上多了支一只洁面乳、一把剃须刀以及一瓶须后水,牌子竟然都是他一直惯用的。

    他拿过洁面乳打开,见还是崭新的未开封过,更觉得奇怪。

    这是谁为他准备的?

    “叩叩叩!”

    敲门声传来,他一楞,拨了拨头发走出去开门。

    “嗨,我来看看您醒了没有,吃早餐了。”门一打开就听到欢快的男声。

    秦戈望着站在门口的阳光大男孩,楞了好几秒才记起对方是谁。

    而后也想起那个几年没见的小丫头也已经回国。

    “Gavin秦,您有经常锻炼吗?六块肌?”侨西羡慕的声音再度扬起。

    秦戈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自己因睡袍敞开来而露出的大片结实的腹肌,皱眉不自然的伸手将睡袍微微拢起。

    侨西见状笑得玩味:“我又不是Michel,不用这么小气吧?”

    “我马上就好。”秦戈答非所问,话落转过身返回浴室。

    等他从浴室出来,侨西已经离开。

    他摸着散发着淡淡须后水清新香气的下颚,走到床旁拿过自己被叠得整整齐齐的衬衫领带西裤一一套好,又拿过西装外套,边穿边往门外走去。

    还在走廊上就听到那阵悦耳的犹如银铃般的笑声。

    他脚步微滞,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紧张。

    可为什么紧张他又说不清楚,只知道心跳忽然跳得很快,就像是……心脏病突发前的征兆?

    他深呼吸,重新抬步走向餐厅。

    “秦戈,你还好吧?”

    赫莲*梅斯发出关切的问候。

    秦戈猜想昨晚自己一定醉得很离谱,不然赫莲*梅斯不会这样问。

    他点点头,在一侧坐下,而前一秒还笑得欢快的人儿在他出现后笑意一顿,安静下来,像只乖巧的小猫和侨西并排而坐。

    “秦叔。”

    在他端起面前的咖啡正欲喝一口时,听到对面的人儿喊。

    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他动作一顿,微笑着看过去,只一秒又收回,只因侨西正亲密喂时令颜吃东西。

    “你们慢慢吃,雪停了,我出去走走。”赫莲*梅斯说着站起来。

    秦戈看他从佣人手里接过一件大衣走向门外,又看了看手腕,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也该去公司上班了。

    喝完咖啡随意吃了点早餐,他站起来。

    “秦叔,我想去滑雪,和公司刚好顺路,可以搭你的顺风车吗?”

    秦戈微楞,看向美目满是期待望着自己的时令颜,点头。

    “那我要去吗?”侨西问。

    “当然,你不去谁陪我玩

    ?”话落她看向秦戈,“等我一会,我去拿外套。”

    ***********************

    一场罕见的大雪过后,整个视野都是刺目的白。

    三人加上司机,三男一女,大块头的黑人司机早在秦戈出来时就已经俐落的为其打开后座的车门。

    秦戈坐进去,侨西犹豫了一下,在时令颜欲去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时抢先一步打开坐了进去。

    时令颜只好坐进后车座。

    今天是圣诞节,路上来往的行人脸上纷纷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和秦戈此时的心情截然相反。

    “秦叔。”

    身侧人儿的呼唤让他眉头蹙得更紧,盯着窗外的目光收回,却也没看向身侧,而是望着前方的路面。

    “什么?”

    “你,好像不开心?”

    他面容紧绷,眉宇郁,让时令颜也跟着心情不好。

    秦戈有些微讶她竟然会关心自己开不开心,黑眸淡淡掠来,触及她因完全长开来而更精致耐看的俏颜,心里感叹几年不见这丫头是真的长大了,大到足够吸引男人的目光为她停留了。

    “Michel,今天是圣诞节,我们晚上要准备些什么节目?Gavin秦也和我们一起吧?”

    前头的侨西忽然开口。

    秦戈看看时令颜又看看侨西,把目光调开。

    “我晚上约了朋友,你们去玩吧。”

    “约了谁?”时令颜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话一落就后悔了——这么沉不住气,会不会让秦戈察觉她是在故意借侨西刺激他?

    好在秦戈并没多想,只说:“一个朋友。”

    圣诞节和人有约,那个朋友一定不是普通朋友,会是闻佩吗?

    时令颜忍住没问,却纠结不以。

    因为路面积雪加厚的缘故,有些地段很滑,即使轿车已经开得很慢,但一路上仍难免有些颠簸。

    时令颜不习惯系安全带,车子每次颠簸身体都摇摇晃晃。

    秦戈反而稳如泰山动也不动,倒是见她摇摇晃晃有些担心她会撞伤自己,正想提醒她绑上安全带,车子忽然一个急刹,时令颜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前倾去。

    她吓了一跳,可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双有力的手臂已经探来将她的身子拉回。

    而后她被圈入有具散发好闻气息的怀抱里。

    “对不起,秦先生,前面突然冲出来一只哈士奇。”大块头司机诚惶诚恐的调过头来道歉。

    秦戈皱眉,挥挥手示意他继续开车。

    时令颜窝在秦戈怀里惊魂未定,前头不小心撞到额头的侨西苦着脸哀号:“我这张英俊的脸要是毁容了,那我今晚还怎么敢出门?”

    秦戈透过后视镜瞥了他一眼,垂眸问怀里脸色微白的人儿,“还好么?”

    时令颜眨巴下大眼,想着好不容易赖到他怀里,索装柔弱博取他同情好了。

    念头一落,她装出受到惊吓还没缓过神来的样子,双臂摸索到秦戈精实的腰线环住,而整张脸往他怀里蹭。

    ——————

    (明天继续更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