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34,我喜欢你这样咬我)

芥末绿2017-2-25 21:56:6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的谈话被推着餐车来上前菜的服务生打断。请使用访问本站。//

    没听到秦戈的回答,时令颜既失落又有些小庆幸。悌

    失落是因为想听到秦戈说‘不’,庆幸却是害怕秦戈点头。现在谈话被打断,她也不用担心会看到他点头而心里难受了。悌

    反正他是不论如何都不会说‘不’的吧?

    两人安静用餐。

    秦戈用餐的姿势及礼仪依旧优雅得无懈可击,时令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花痴,好像只要和秦戈在一起,哪怕只是看着他吃东西,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怎么不吃?”察觉她专注睨着自己的视线,秦戈抬眼看来。

    时令颜耳根微热,迅速将视线别开。

    秦戈不懂她刚才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看,但她看自己时的眼神应该不会再有迷恋和喜欢。

    她现在有了阳光帅气的男朋友。谀

    “我听爹地说你是个工作狂,都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这样不累吗?”最后一道甜点送上时,秦戈听对面的女孩问。

    他摇头,“除了工作,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他淡淡的语气让时令颜胸口一阵心疼,语气也幽幽地:“你有没有怪过我爹地害你弃医从商,而且一做就是这么多年?”

    “为什么怪他?”秦戈微蹙眉,“这是我自己选的路。”谀

    “那你,怪我么?”时令颜迟疑的声音。

    秦戈浅笑,“怪你什么?”

    时令颜拿起银质的小勺在甜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喃喃道:“怪我那时不懂事,给你带来许多麻烦。”

    “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可是我经常想起。”她像是有些赌气的将小勺重重插在甜点上,漂亮的棕眸瞪向对面好看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的男人,“我从来没忘记过和你在一起时的那段时光,它一直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秦戈愕然,神情掠过一丝惊讶。

    这丫头……她到底……

    时令颜触及他惊讶的神情,懊恼的意识到自己又沉不气的想要对他倾诉这些年对他的思念了。

    她有些难堪的站起来,“对不起,请忽略我刚才说的,我……我走了。”

    没等秦戈回答,她快步走向门口。

    秦戈怔了几秒才起身招来服务声结帐,随后追出去。

    室外两旁的街道积雪还颇厚,时令颜尽管走得急,但因为路滑也不敢走太快,所以并没走多远。

    秦戈追出来左右望了望,瞥到她的身影立即大步跟过去。

    “颜颜!”

    时令颜听见身后秦戈唤她的身影,眼泪不争气的大滴滚下来,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楚前方一处被圈了黄色警戒线的路障,一只脚陷入水坑时才惊觉,却为时已晚,越是惊慌脚下越是打滑,大半个身子都陷入了水坑里。[].

    冰冷的雪水迅速湿透衣料沁入肌肤,浑身都刺骨的冷。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自己会继续往下沉时,却有一双手臂伸向她,“抓住我。”

    熟悉的嗓音让她心头一暖,抓住那双大手,借助那双手的力量将自己拉出水坑。

    因为是掉入浮着冰块的雪水里,只一瞬的功夫时令颜便冷得牙齿打颤。

    秦戈脸色铁青的脱了大衣外套给她披上,随即弯身将她打横抱起,穿过围观的人群大步走向自己的座驾。

    一上车,他便将暖气开到最大,随后将大块头司机赶下车。

    然后又从后备箱里打开一个盒子拿了一张厚实的绒毯出来,对后座冷得直发抖的时令颜道:“先把湿衣服脱了,免得冻伤。”

    时令颜泪眼汪汪望着他没动作——她的手冻得发僵,连抬都抬不起,更别提自己脱衣服了。

    秦戈顿了几秒见没动静,回头看来,两人四目相对,他才意识到什么,皱眉咬了咬牙关,下车绕到后座来。

    虽然他曾经是他外科医生,在手术台上不知道见过多少男男女女不穿衣服的光/裸身体,但那些人的身份毕竟是病人,和眼前曾心心念念想将他扑倒吃干抹净的女孩不同。

    “……好……冷……”时令颜颤得厉害的声音让秦戈心一紧,不再迟疑,手伸向她腰间,闭上眼用最快的速度将她剥得只剩一件唯一干爽的内衣。

    将她的湿衣服拨到一边,他把那张厚绒毯拿过来将她的身体包了个严严实实。

    而尽管这样,时令颜还是觉得冷,被裹在毯子里的身体不时往秦戈身上拱。

    “你别动,一会就暖和了。”秦戈哄她。

    时令颜闭着眼点头,嘴唇却还是呈紫色。

    秦戈抱着她,被车内强大的暖气醺得额头沁出薄汗,可怀里的人儿还在抖。

    他小心翼翼将手伸进毯子内摸索到她的手碰了碰,居然还是冷冰冰。

    看来还是要带她回家泡个热水澡,体温才能恢复正常。

    “你躺着别动,我开车送你回家。”他把她放好。

    时令颜却睁开眼来,“……我……去你……家。”

    秦戈凝着她的眼沉默几秒,点头。

    *****************************

    回秦戈住处途中,时令颜已经有些昏昏欲睡。

    秦戈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目光,抱着用毯子裹着的时令颜上楼进屋,把她抱回

    自己的卧室放到床上,又去浴室放了一缸热水。

    等他出来时,时令颜已经睡着了。

    “颜颜?醒一醒,先泡个热水澡再睡。”他拍她的脸。

    时令颜勉强睁开眼,等好不容易听清楚秦戈在说什么,她立即要坐起来。

    而她一动,身上的毯子便自动滑落,秦戈立即转过身。

    “我先出去。”

    话落也不等时令颜回答,他大步走出卧室。

    时令颜茫然望着他离开的身影,掀掉身上的毯子下床,身体接触到空气,冷意袭身,她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然后才意会秦戈为什么那么急着离开的原因。

    红着脸走去浴室,泡在水温刚好的浴缸里,她忍不住胡思乱想。

    秦戈肯带她回来又直接让她进他的卧室,这是不是意味着真如父亲所说,他其实是在乎她的?

    胡思乱想了不知道多久,水温都转凉了她也没察觉,是门外的敲门声拉回了她的思绪。

    “颜颜,你洗好了吗?”

    时令颜听见秦戈询问的声音,从浴缸里站起来,拿了张浴巾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走出浴室。

    门打开便看到门外端着一碗冒着热气姜茶的秦戈,而后者触及她仅围了条浴巾的身体,立即皱眉,“赶紧去床上躺着,真感冒了有你受的。”

    时令颜撇撇嘴,却也听话的上床把自己藏入被子里。

    “已经没那么烫了,你先把姜茶喝了祛祛寒。”

    时令颜撅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喝这个。”

    “你那时还小,现在是大人了,怎么还怕喝姜茶?这又不是药。”

    “你说我现在是大人了?”这句话显然让时令颜很开心,忍不住又一下坐起来。

    而幸好她身上还围着浴巾,所以秦戈才不用担心会看到不该看的。

    “把它喝了。”秦戈答非所问。

    时令颜点头,接过碗捏住鼻子一口气仰头喝光。

    秦戈将一颗水果糖剥了糖纸递到她嘴边,“你睡一觉,我要回公司了。”

    时令颜捉住他的手,美目流露出不舍:“今天是圣诞节,你就不能给自己放半天假吗?”

    秦戈望着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她身上看到了以前那个狂热爱她的小女孩的影子。

    “我还是好冷,你如果不在那我感冒了怎么办?”见他迟疑,时令颜再接再厉装可怜,“你别去公司了,在家陪我好不好?”

    “……”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侨西,他是不是你男朋友?”他忍不住问。

    “如果我回答你,你是不是就留下来陪我?”

    秦戈摇头,“那不重要,我走了。”他放下空碗,去拨她的手。

    时令颜死死抓住,瞪着他的美目一下要喷火一下又仿佛随时要哭出来。

    “你不想知道我这几年去哪了吗?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和你联系吗?不想知道我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你吗?”

    秦戈垂眸,“颜颜,你昨天叫我秦叔,我——”

    “我是在气你你感觉不出来吗!”时令颜忽然生气的冲他大吼。

    毕竟是年轻,好不容易熬过一千多个没有他的日夜,现在终于回到他身边,她真的受不了明明他就在眼前,明明爱他爱得要死却还要假装不在意。

    “秦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

    秦戈满目震惊,从那双写满痛苦的棕眸里看到她对自己的深刻的爱意。

    她竟然……还爱着他?

    这个认知让他心头莫名滋生一丝喜悦,但又转瞬即逝。

    “你和我开什么玩笑?侨西难道不是你带回来让你爹地过目的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我男朋友?”时令颜反问他。

    秦戈语窒。

    的确,她昨晚只说侨西是她很最重要的好朋友。

    可他们昨晚的互动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而且还是那种热恋中处于谈婚论嫁的情侣。

    “你的睡衣是我换的。”时令颜忽然冒出一句。

    秦戈一楞,又听她说,“你别先教训我,毕竟比起给你换睡衣,你对我做过更过分的。”

    更、更过分的?

    秦戈眯眸,回想昨晚自己醉后的一些片断,但却实在记不起自己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更过分’的。

    “你想不起来,我可以帮你复习。”

    时令颜话一落,忽然用力将秦戈拉下。

    秦戈毫无防备,身体载在床上后时令颜立即翻身压制在他身上。

    “你昨晚有亲我这里。”她的唇落在他唇上,一双小手在他领口忙碌着解开几粒纽扣,吻一路滑过他的下颚,喉咙,锁骨,“这里,还有这里……”

    最后停留在他胸口,忍着耳根红烫似火的高温,低头含住他胸前一枚小小的突起。

    秦戈犹如触电般,本能的伸手抱住她的头,同时脑海里晃过自己埋首在一名女孩胸前啃咬的画面,顿时觉得晴天霹雳。

    “我喜欢你这样咬我~”时令颜红着脸低喃,散乱开的一头微卷棕发垂落在肩两侧,衬着她如瓷娃娃般凝白如玉的肌肤,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秦戈倒抽口气,手上稍稍使力将她的脸拨开,切齿道:“别闹了!”

    时令颜趴在他身上,身子不安分紧贴着他的身体蹭来蹭去,而一只停留在他腰际的小手也鬼鬼祟祟伸向他腿间,掌心覆在他明显突起的部位包拢住,极度色/情的揉/搓玩/弄。

    秦戈一双漂亮的凤眸简直要瞪出火来——这丫头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流/氓的动作!

    ——————

    (今天更了4000~明天要开吃么开吃么???云哥哥那边有看到月票增多就开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