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36,失控的欲/望{2})

芥末绿2017-2-25 21:56:16Ctrl+D 收藏本站

    ( )    因她这番话,秦戈眸底的飓风骤然爆发。:。

    “听起来,你似乎对男女之事很有经验?”所以才说上床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时令颜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又或者是想故意气他,高昂起下颚反击:“绝对不会比你懂的少就对了!”悌悌

    她话一落,秦戈的脸色由青转黑。

    他想起她刚才挑/诱自己的动作,还有几年前她喝醉那次用嘴吞食他腿间那处的情景,那时他就好奇她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那些,敢情是他把她想得太单纯了。

    那种事情或许她给别的男人做过不知道多少吃!

    想到她为其他男人做那种事的画面,他突然觉得从未有过的愤怒,像是一直被自己视为天使的宝贝忽然间变成了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太妹般,那种巨大的失望将他的理智完全吞噬。

    “既然你这么想找男人上床,那我成全你!”

    他近乎粗暴的将她推倒在一旁的沙发上,随后开始解腰间的皮带。谀

    时令颜傻眼瞪着他迅速解开皮带又拉下拉练,混乱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觉头顶一暗,高大的身形已经压下来,完整的覆在她身上。

    秦戈掀掉她身上的浴巾,大掌毫不怜香惜玉的握住她柔软的一方丰盈,收拢五指极其放/浪地揉搓了一把,看她凝白的嫩肉从他指间挤出,眸色越发暗沉。谀

    时令颜吃痛皱眉,下意识想呼痛,秦戈却有远见的抢先用手捂住她的嘴,而另一只手将自己一直从未消退半点的肿胀硬/挺从底/裤里释放出来。

    时令颜被他这个动作惊得瞠大眼,美目死死瞪着他青筋暴露的狰狞勃发,心脏都似乎跳到了喉咙眼上,眸底掠过一丝慌乱和恐惧。

    秦戈忽略她眸底掠过的情绪以及心头一闪而过的怜惜,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挤入,扶着自己滚烫的那处抵在她柔软的花瓣中央。

    在进入时他迟疑了一秒,偏偏这时时令颜因为恐惧而扭动了下身子,两人亲密相抵的那处因为摩擦的关系微微一颤,让他额头青筋一跳,大掌扣住她的腰重重挺入。

    眼泪瞬间从时令颜那双漂亮的棕眸里流出来。

    秦戈刚才进入的动作让她痛得全身都痉/挛,喉咙口逸出的痛苦呻/吟却又被他的大掌封得严严实实。

    她痛。

    而秦戈也不见得好受。

    包裹住自己勃发的那处异常的紧窒,像是要绞断他一般,而她瞬间僵直的反应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判断错误。

    她还未惊人事。

    他震惊的望着身下不断滚落眼泪的人儿,心口没来由的一阵闷疼。

    他懊悔,愧疚,自责。

    竟然被她三言两语就刺得失去正常的判断力,失控的做出如此无法挽回的事情。

    他深呼吸,忍耐地克制住想冲刺的欲/望,想退出她的身体,可一动,身下的人儿便敏感的紧缩身体,将他那处绞得更紧,让他无法脱身。

    他松开捂住她嘴巴的大手,时令颜却已经痛得将下唇咬得发白。

    秦戈自责的低头去亲吻她脸上的泪水,一遍遍歉意的说着对不起。

    时令颜恨恨的瞪他,视线模糊的泪眼满是控诉。

    “对不起……”他开始亲吻她的唇,那么温柔,一点点诱/哄她松开咬下唇的利齿,启口让他进入,纠缠住她的舌尖辗转缱绻。

    他眼里的心疼和愧疚化做一池春水,温柔得不像话。

    时令颜被迷惑住了,双手不自觉环上他的颈项,学他舔/吻他的唇瓣,发出如猫咪般诱/人的呻/吟。

    她的身体美妙得不可思议,秦戈亲吻她的唇,双手在她曼妙的身段上游弋,埋再她体内那处被她紧裹住的勃发竟又不安的有些蠢蠢欲动。

    可他没忘了她刚才痛得痉/挛的样子。

    他火热的唇一路往下,在她胸口逗留,泛着少女独特馨香的丰盈让他心头一悸,启口含住她如红梅傲然挺/立的顶端,或重或轻的吮/吸。

    奇异的触觉缓解了时令颜刚才被他一下贯穿的疼痛,竟有些情不自禁的弓身,将自己更多的往他口中送入。

    秦戈呼吸一下乱了序。

    这么多年一直莫名其妙的守身如玉,他在情事这方面的自律强得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他那时是真的对那方面的欲/望没那么强烈,甚至可有可无。

    这些年闻佩也不只一次的想留宿他的住处过夜,可他却对姣好的身段无动于衷。

    而有时候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冷淡了?

    不然一个正常的大男人怎么会没有正常的生理欲/望?

    直到这一刻他才坚信自己是正常的。

    身下被他压制住的女孩让他全身血液沸腾,如果不是忌讳她未经人事,他会狠狠要她,将她揉入体内完全占有。

    身体堆叠的愉悦感让时令颜不安分的开始扭动身子。

    她迷离的美目满含期待的半睁着望着秦戈,无声的做着邀请。

    秦戈喉咙窒了窒,哑声问她:“你不怕痛?”

    时令颜迟疑了一下,点头。

    “……”

    怕她到时又喊痛,秦戈吻住她的唇,身下试探的一点点抽动。

    时令颜起初皱眉,却被秦戈火热而绵密的吻分散了部分注意力,等到身体完全能容纳秦戈的勃发时,她

    将腿缠到秦戈腰上,让两人贴合得更亲密。

    而这个动作让她将自己打得更开,更方便了秦戈的进入。

    他边亲吻她边揉搓她胸前的丰盈,身下有节奏的一下退出一下进入,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耳边越发绵密的娇喘声弥漫开,抽动的频率越发失控,甚至一次比一次更有力更深的进入,直抵她内壁的最底层。

    动作一放开来,压抑的呻/吟也渐渐变得高亢。

    时令颜初经人事,身体承受的能力却不弱,被秦戈失控的翻来覆去进入狠狠撞击,竟然还有力气反击,在他抱她回卧室双双倒入大床上时,她反而将秦戈压在了身下。

    秦戈愕然,而身上的人儿已经姿态妖娆的扶着他的腰上下吞没他的火热。

    随着她的动作,胸前两团雪白晃来晃去,情潮爆发时,她身体微微往后仰,秀发披肩的小脸上满是迷乱的神情。

    秦戈喉咙耸动几次,翻身将她重新压制在身下,在她打开眼看来时眸色暗沉的问她:“谁教你做的这些动作?”

    她明明是处/子,可这些放/浪的动作又是怎么回事?

    时令颜被他眸子里浮现的暗焰吓了一跳,结巴道:“莉、莉顿,她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学会怎么在床上做一个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荡/妇……”

    秦戈额头青筋一跳,“所以?”

    “所以……”时令颜吞了吞口水才又接着说,“她找了很多欧美爱情动作大片让我观摩……自己领会……”

    她口中所谓的欧美爱情动作大片秦戈自然知道是那些完全没有尺度的A/V影片。

    至此,他才总算明白她醉酒时为什么会有那样惊人的举动了。

    却让他哭笑不得。

    这丫头,到底都教了些什么朋友?

    什么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学会怎么在床上做一个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荡/妇,他完全无法想像这丫头看那种片子时还要一副乖宝宝表情认真观摩的画面。

    而她那么做,竟然是为了套牢他。

    那个时候,她甚至只有十四岁!

    “你不喜欢?”时令颜小心翼翼的揣摩他嘴角狠抽的表情是代表了什么。

    秦戈回以一记又重又深的挺入,并蓄意将自己的勃发重重往上挑,“学荡/妇做什么?你想榨干我?”

    时令颜呻/吟一声,双腿更用力的圈住他的腰。

    “我想让你快乐。”她一口咬在他锁骨处,“想让你爱上我。”

    只要他能和她在一起,即使是先从爱上她的身体开始,她也心甘情愿。

    秦戈微微一楞,风眸睨着身下那张写满坚定爱意的小脸,忽然觉得狼狈不堪。

    他才说过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现在却把她压在身下占有她的身体。

    比起她对他的爱,他这样表里不一的行为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秦……”见他发楞,时令颜弓身迎向他,秦戈不敢迎视她澄澈的眼眸,大掌覆上去,让自己在她视野里消失。

    ————————

    (今天还有更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