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39,会爱他多久~)

芥末绿2017-2-25 21:56:34Ctrl+D 收藏本站

    睡到半夜身侧的人儿翻来覆去,有浅眠习惯的秦戈顿时有种很想把她拎起来扔到另一间房去的冲动。。[].

    忍耐着装睡,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几分钟后,察觉她似乎坐了起来,然后耳边听到一阵‘咕噜’的怪声。悌悌

    “……”

    原来是被饿醒了。

    他无声叹口气,睁开眼,对上那双在暗夜中亮晶晶的棕眸,“饿了?”

    时令颜抱着饿得‘咕噜’直叫的肚子用力点头。

    秦戈坐起来,揉揉她的发,开了灯下床。

    时令颜这才注意到他身上只穿了一条极其感的黑色小内裤,而他走去衣橱,打开取了件睡袍披上,转过身来对上时令颜赤/裸/裸的目光,秀丽的眉峰一挑,回头指着衣橱上那个大大的‘淫/魔’哼了哼。谀

    时令颜反应过来,羞得把自己整个藏进被子里。

    而秦戈摇头笑着走出去给她弄吃的。

    过了十多分钟,时令颜窝在被子里实在饿得不行了,才爬起来走出卧室。

    她身上是秦戈给她穿的一件深蓝白条纹的棉质衬衫,下摆长度刚好可以遮住她的臀及大腿,而室内暖气开得足,她赤着下身走出去也丝毫不觉得冷。

    厨房里秦戈恰好将大半锅煮好的面条倒入碗里。

    他知道她心情好时食量大,而且那两场欢爱耗去她几乎要把她榨干了,应该会更饿。谀

    “好香的意大利汤面~好怀念的味道。”

    时令颜还在厨房门口便皱起小鼻头一副陶醉状。

    秦戈瞥她一眼,示意她坐过去。

    “这么多?你当喂猪哦?”她瞪着那满满一大碗面条嚷嚷。

    “就喂你这只懒猪。”秦戈刮一下她的鼻梁,动作带点宠腻。

    时令颜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雀跃的咬了咬唇,接过他递来的汤勺和叉子。

    “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你爹地?”秦戈抽了张纸巾递到她面前,示意她别弄脏衬衫。

    “没有。”她根本就忘记打电话回家这回事了,满脑子都是他。

    秦戈皱眉,又听她说:“你放心啦,就算我不打我爹地也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知道我就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

    “你晚上去哪了?”

    她边吃边问,问完就后悔了。

    本来是随口问的一句,可她随即又想起接他电话的那个女人。

    “公司。”秦戈回她。

    之后便沉默。

    时令颜缓缓点着头,吃一口又看他一眼,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戈不动声色的望着她,明知道她要问什么,却不开口。

    “你……”开口说了一个字,那些话又咽回去,变成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分一半给你吃?”

    “……”

    “我吃不完,又不想浪费你一片好心,帮个忙嘛~”她靠过来一些,小手抓着他的,语气软软的撒娇。//

    秦戈受不了她撒娇的语气,有些别扭的拿过她手里的汤勺低头喝汤。

    时令颜立即用叉子卷好一小口面条递到他嘴边喂他。

    而等秦戈张口吃下去,就听她得意道:“你说这些是喂懒猪的,现在你也是懒猪之一了。”

    “……”

    “幼稚。”秦戈吐出两个字,继续喝汤。

    时令颜撇撇嘴,忽地放下叉子改去抱秦戈的脖颈,“秦,如果以后能天天这样多好?我不要很多,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偶尔吃上你做的饭菜,能不时在你怀里撒撒娇就很满足了。”

    秦戈仍继续喝着汤不语。

    他的沉默让时令颜觉得不安,“你不会……还想赶我走吧?”

    这次秦戈抬眸看她一眼,放下汤勺,将碗推到一边。

    然后又拨下她的手,正色道:“颜颜,你不后悔爱上我?”

    “白痴才后悔。”

    “……”秦戈忍住想让她认真回答的念头,又问:“你会爱我多久?”

    “比你活着的时间长一分钟吧。”

    秦戈一愕,“为什么是比我活着的时间长一分钟?”

    时令颜耸耸肩,神情却十分认真,“因为你比我大十二岁,将来有可能会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一直会陪在你身边,到你离开的那一天。而你离开后的一分钟内,我会毫不犹豫追随你而去,不让你孤单。”

    秦戈震惊,因她对他的感情的狂热程度。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

    “你电视剧看太多了。”他别开眼掩饰自己眸底暗涌的情潮。

    “那你会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么?”时令颜屏息问。

    秦戈想起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静默了片刻才道:“颜颜,有些话虽然我已经和你说过,但在你决定要和我在一起之前,我还是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

    他这样严肃的语气让时令颜皱眉,猜想他所谓的提醒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他说:“你想要我的爱,可这恰恰是我无法给你的。”

    时令颜神色一震,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你先别把话说得这么满,你……你就算现在还没爱上我,但是——”

    “没有但是!”秦戈打断她,忍了忍仍是脱口道:“我现在还爱着别人。”

    犹遭雷击,时令颜面色刷的一片苍白。

    “但那个人不是闻佩,所以你不要

    去找她。”他不希望再和闻家的人牵扯上任何关系。

    “那是谁?”时令颜听到自己的声音机械的在问他,而话一落,脑海里忽然念头一闪,划过一个两个字的名字。

    岑欢。

    对了,她怎么就忘了岑欢?

    忘了那个和他同一个屋檐住了好几年,被他小心翼翼呵护着爱着,连高烧昏迷时都念念不忘喊着她名字的女人?

    因为一个闻佩,她竟然把他真正爱着的女人忘记了,而和一个他不爱的女人计较了那么久。

    秦戈看她的脸色就猜到她知道了。

    “我不想瞒你,我对她,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时令颜怔怔地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容。

    这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是她一辈子的梦想。

    他会在喝醉时一遍遍喊她的名字,会在她撩/拨他时和她上床,可他现在却说他还爱着那个女人,并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

    还有什么比这更伤人的?

    她想质问他既然还爱着那个女人为什么又要和她上床?

    可她凭什么质问他?

    是她脱光了去撩拨他,是她想要和他上床。

    “如果你要留在我身边,除了不能给你我的爱,其他的我都尽量满足你。”

    他内疚的口吻听在时令颜耳中却带着施舍的味道。

    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悲,也很贱。

    她现在会被这样对待完全是她活该,是她咎由自取!

    她站起来,在秦戈错愕的目光中转身跑回卧室。

    秦戈单手撑着额抵在餐桌上,望着还剩一半的意大利汤面发呆。

    不一会耳边听到动静,抬眸见时令颜走出来,身上已经换回他给她准备的那套衣服,大步走向门口一副要立即离开的样子。

    看了眼时间都快凌晨四点了,他起身走过去,在她走到玄关穿鞋时拉住她。

    “你要走也等天亮,别这个时候跟我闹情绪。”

    时令颜像是不想和他说话,一直低着头,手被他抓住挣脱不开,索就用双腿踢他。

    秦戈有些恼了,强行将她抱起扔回卧室的大床上。

    时令颜外表娇娇弱弱,倔起来却是谁都劝不住,刚被秦戈扔到床上她马上又爬起来,还随手拿起枕头就往秦戈身上砸。

    秦戈刚接住枕头,又见她拿了矮柜旁的一堆杂志扔过来,而紧接着那只琉璃烟灰缸也无法幸免,虽然不是砸向他,但砸在地上仍是触目惊心。

    他想起这丫头几年前在她母亲的饭店看到和赫莲*梅斯吃饭的闻倩后拿叉子要刺她的一幕,心想这丫头不会发起火来连他也要解决吧?

    念头刚落,额头便中奖了。

    那是他放在枕头下的一本医用词典,因为是精装修订本,外观是非常坚硬的材质,拿在手上都沉甸甸的,更别提砸到额头是什么感觉了。

    时令颜见他额头很快红了一大片,撒泼的动作停下来,站在床上怔怔望着秦戈,棕眸还状似无辜眨呀眨的,似乎在说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笨,连躲都不会躲。

    秦戈冷着脸凝了她一会,之后一言不发走过来。

    时令颜以为他要打她,吓得‘哇’一声跳到地上要躲,结果悲剧发生了——她跳下来踩到地上碎裂开的琉璃片,脚心都险些被刺穿。

    而她连痛呼都没喊出口,人便痛昏了过去。

    ****************************

    医院急诊室。

    “Surgeon秦,别担心,碎片没割伤她的脚底动脉。”以前在同一科室上班的同事安抚面色难看的秦戈。

    秦戈勉强扯扯嘴角,心却是怎么无法放下。

    他当时只是打算上床休息不管她,随她闹的,没想到她会以为他是要打她而逃。

    他在送她来医院途中拨了电话给赫莲*梅斯,因为赫莲*梅斯不喜欢别人隐瞒他任何事情,尤其是和他的宝贝女儿有关的。

    “秦戈!”

    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秦戈心里‘咯噔’了一下,抬眼就见走出电梯的赫莲*梅斯大步朝他走来,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凝重。

    他深呼吸,在赫莲*梅斯走近后开口道:“对不起。”

    赫莲*梅斯浓眉一敛:“伤得重么?”

    “伤口比较深,好在没伤及动脉。”秦戈的同事帮忙解释,之后拍了拍秦戈的肩,转身走回手术室。

    赫莲*梅斯望了眼仍亮着的手术灯志,眉头蹙得死紧。

    他没问秦戈女儿是怎么受伤的,却道:“你回去吧,我会找人来照顾她。”

    秦戈紧了紧不自觉握拳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我曾警告过你不要伤害她,但每一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她过了几年才回来,我以为你们会有个新的开始,没想到……这次我替她做决定,以后她不会再缠着你。”

    秦戈一愕,胸口似乎被人狠揍了一拳,极其不舒服。

    “走吧。”

    说完这两个字,赫莲*梅斯没再看他,而手术室的门这时也被推开,还处于昏厥状态的时令颜躺在移动病床上,小脸苍白得让人心怜。

    赫莲*梅斯扫了眼女儿被包裹得白花花一片的双脚,更坚定了要让女儿离开秦戈的决定。

    他想秦戈对女儿应该是有感情的,但这种感情既然不是爱,那又何必勉强在一起。

    虽然分离很痛苦,但没有秦戈的那几年女儿也照样过得好好的,所以就算未来永远没有秦戈,他也相信女儿会过得很好。

    他握住女儿冰凉的小手,跟着流动病床走向病房。

    秦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像是完全被赫莲*梅斯隔离开他们父女的世界。

    心脏忽然难受的阵阵闷痛,他捂住胸口,良久,才挪动脚步走向电梯口。

    ————————

    (一会有事~今天7千,明天估计也比平时多更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