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0,粉身碎骨)

芥末绿2017-2-25 21:56:40Ctrl+D 收藏本站

    ( )    时令颜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脚上的伤口才愈合。:。

    但为了不让伤口裂开,她还是无法自行步行,而只能坐轮椅。

    消失了几天的侨西在她出院的这天突然出现在医院,脸上依旧是灿烂帅气的笑容。悌

    “哇,你怎么瘦这么多?”他一见时令颜便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悌

    而实际上这几天时令颜的确是瘦了不少,气色也很差。

    这些都是因为,那个她在住院期间却从来没出现过的男人。

    “我以为你回曼城了。”她避开侨西的问题,接过他手里的鲜花抱在怀里,故做陶醉的嗅闻花香。

    “我还没陪你一起去滑雪,怎么可能先回曼城?”侨西绕到她身后,把住轮椅两边,推她走向电梯口。

    “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来也不打个电话给我。”谀

    “拜托,你难道不知道你的手机一直关机?”侨西嗤笑,又说:“我是打电话给伯父,他说你今天出院,所以我自告奋勇来接你。”

    “是么?”如果自告奋勇的是另一位该多好?

    念头闪过,时令颜又懊恼的蹙紧秀眉,暗骂自己贱,别人一再的不珍惜却还念念不忘。

    侨西许是注意到她神色不对,没再多说。

    梯门打开,他推着她进入电梯。

    而直到梯门合拢,一双始终注视着这边的黑眸才收回视线,自转角的地方走出来。谀

    “Surgeon秦,她已经出院了,你不知道?”一个声音传来。

    秦戈抬眸,笑了笑,没说什么,往另一侧电梯口走去。

    而直到进入电梯,他才像是脱力般乏力的背靠在冰冷的金属壁上。

    其实他每天都会抽空来医院看她,只是不和她见面而已。

    有时候是趁她睡着让以前的同事支开来医院照顾她的佣人,然后坐在她床边静静的陪她。

    有时候是远远看着佣人用轮椅推她到楼下的花园散步。

    他不和她见面,是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她。

    那天晚上说过的话他后来仔细回想,觉得自己有些话是说得太过分了,也许她对他那种吸引,是存在着男女感情,只是他还不确定,那种感情到了什么地步。

    而他明明还爱着岑欢,又怎么可能会对另一个女人产生男女感情?

    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可以一心两用,同时爱着两个女人的滥情男人。

    所以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弄清楚,他对这丫头的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质。

    脑海里浮现侨西和她有说有笑的一幕,他下意识蹙眉,心里一下生出一股不悦的情绪。

    他想起那晚她说他不要她,那她就把自己给侨西的话,而这丫头有时候疯起来的确让人不可思议,她这次该不会真的是被他伤了心转而投入侨西的怀抱了吧?

    又或者,他该像赫莲*梅斯说的那样,就藉这次机会让两人彻底断了?

    这个念头一闪现内心某个地方立即产生强烈的反对意识。

    他怔怔望着不断变化数字的电梯显示屏,神情有些茫然。

    **************************

    侨西送时令颜回到赫莲*梅斯的住处,赫莲*梅斯并不在家。

    倒是王瑞听闻她今天出院,特意抽空过来亲自掌厨。

    “我托你的福,又能尝到王叔的手艺,真是美。”侨西去厨房转了一圈出来后笑嘻嘻道。

    时令颜牵了牵嘴角,没什么兴致的闭目,头仰靠在沙发背上假寐。

    侨西走过到她身边坐下,静静看了她一会,然后才小心翼翼问:“你是不是在想他?”

    闭合的美目眼皮一动,扇子般密集的长睫眨了眨,却没睁开。

    侨西叹口气,“Michel,你不像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既然你决定非他不爱,那你就只能继续主动,只要他对你不是没一点感情,就应该有希望。”

    “他说他不会爱我。”时令颜睁开眼来,目光一片哀伤。

    “他有另外爱的女人,而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不是早就知道他有别的女人?”

    “不一样。”以前她以为他爱的是闻佩,可是这几年她从父亲口中得知,他和闻佩之间的往来非常少,而且他对闻佩似乎也不是那种男女之情。

    所以她才有勇气回来。

    她最大的错误就是错在忘记了他爱的女人其实是岑欢!

    即使那个女人已经儿女成群有相爱的老公和幸福的家庭,即使他们之前根本就没什么联系。

    可那个女人依然根植在他心底最深处。

    “也许我不懂你们之间的感情。”侨西耸耸肩,“我的爱情观很简单,如果我爱,那么头破血流我也会继续爱。”

    时令颜困惑:“就算没有自我没有尊严像个乞丐,你也会继续爱?”

    侨西一楞,随即笑道:“爱情本来就没有任何原则可言,难道因为对方的拒绝自己不爱了就有尊严了?就有自我了?就不是乞丐了?我看未必是吧,爱情都是卑微的,只不过先爱上的那个人比被爱上的那个人要卑微许多。”

    “胡言乱语。”时令颜白他一眼,内心却在反复琢磨他这番话。

    “我只是觉得人生难得遇到一个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人,所以应该用尽全力去爱,哪怕粉身碎骨

    。”

    时令颜轻嗤:“我真期待让你粉身碎骨的那个人早点出现。”

    侨西笑笑。

    其实眼前的女孩差点就成了他愿意粉身碎骨的对象了,幸好他陷得还不算太深,还能够及时悬崖勒马。

    “我想等脚上的伤一好就回曼城。”

    侨西微讶,“真打算放弃了?”

    时令颜不语。

    “这么说,那些爱慕你的人有机会了?”侨西的口吻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时令颜抓过一旁的遥控器打开电视:“我不想谈感情。”

    侨西嗤一下,笑出声来:“是不想谈新的感情吧?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忘记一段让人痛心的感情最有效的办法是——”

    “我不想尝试。”时令颜轻轻打断他,“就不爱他,我也不会开始新的感情。”

    她宁愿一个人,而不是心里想着他,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么做和秦戈有什么区别?

    “你真是痴情,请容我用最崇高无上的眼神膜拜你。”侨西夹杂笑声的语气不泛揶揄。

    时令颜无所谓。

    反正这就是她。

    “跟你商量个事。”侨西忽然碰碰她的手。

    她看过来:“什么?”

    “上次我们扮情侣刺激他,好像有些效果,我注意到我和你稍稍有一点亲密他就皱眉头,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那又如何?”

    “你不认为我们可以继续扮情侣刺激他?”

    “……他已经知道我只是为了刺激他才故意和你那么亲密的。”

    “……”

    “别提他了,我暂时不想听这些事情。”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探出他到底有多在乎你。”侨西继续出点子。

    时令颜懒得再回他,听着电视假寐。

    “我跟你说真的,我们可以弄一个订婚宴,宣布订婚,看他有什么反应。”

    侨西话一落,便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你们要订婚了?”

    侨西回头望向手里拿着一个托盘往这边走来的王瑞,笑嘻嘻道:“王叔,我和Michel订婚你觉得怎么样?”

    王瑞上次见两人态度亲密就以为时令颜喜欢侨西,而且他也觉得侨西笑容满面的让人一见心情就好,所以自然希望两人能够有结果。

    此时听他这么说,忙乐道:“不错不错,我双手赞同。”

    他把刚做好的甜点放到茶几上,时令颜闻到香味睁开眼,王瑞立即递来一块给她。

    “怎么才几天就瘦这么多?这秦戈也真是的,你在她家怎么就弄伤脚了呢?”

    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令颜顿时没了胃口,含着甜点难以下咽。

    侨西看她一眼,转移话题:“王叔,你说我和Michel的订婚宴是以中餐为主还是以西餐为主?”

    一提到这个,王瑞顿时来来了兴致:“当然是中餐!老爷旗下的酒店提供的都是以中餐为主的饮食,很受欢迎,洋鬼子那一套西餐哪能和我们的中餐比?”

    爱国的王瑞大叔刚说完就脸红了——他面前的两个年轻男女,一个是纯粹的洋鬼子,一个是拥有三分之外国血统的洋鬼子……

    时令颜对王瑞的爱国言论早已见怪不怪,所以没什么反应,倒是侨西抽搐着嘴角哭笑不得。

    “呃,其实我也不是歧视你们洋……外国人的饮食文化,只是我是中餐厨师,所以……”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是中餐的铁杆拥护者,我父母也是,他们应该也会很满意订婚宴以——”

    “你扯远了吧,老兄!”时令颜听他居然提到他父母了,立即打断,免得他越说越离谱。

    侨西耸肩笑笑。

    “小姐,订婚宴上双方父母都要出席,这些餐饮细节都是要双方父母同意的,他这么说也没错。”王瑞替侨西辩解。

    时令颜翻个白眼,对不知情的王瑞无从解释。

    “王叔,我饿了,想吃饭。”她岔开话题。

    “好,马上开饭。”

    *****************************

    赫莲*梅斯回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客厅里静悄悄的,他走去女儿的卧室门口,低头看见从里头透出来的光线,猜她应该还没休息,忖了忖,敲门。

    时令颜窝在被子翻来覆去睡不着,听到敲门声,以为是侨西,叹气道:“我已经睡着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赫莲*梅斯轻笑,推开门走进去。

    时令颜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父亲,耳根热了一热,小心翼翼坐起来,拿了个枕头塞在身后靠着。

    “爹地。”

    赫莲*梅斯走近女儿床边坐下,宽厚的大掌揉揉她的发旋,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时令颜一下红了眼眶,张开双臂扑过来抱住父亲。

    赫莲*梅斯轻拍着女儿纤瘦的后背,目光落在落地窗前那具仿照秦戈的穿着及长相克隆出的男体模特上,顿了顿才道:“你不在的这几年秦戈许多次都在你房门口徘徊,但每一次他都没进来。我想他是怕透过他自己这些照片看到你对他的狂热的感情,而他不知道怎么面对。”

    “爹地,我输了。”时令颜在父亲怀里哽咽开口。

    她这次回来赌秦戈不会再赶她离开,的确,秦戈是没主动赶她离开,但他却用另一种方式逼她逃离他。

    “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她不语,内心纷乱如麻,根本就无法做决定。

    “爹地希望你离开他,因为他是个不会珍惜你的男人,而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时令颜闭上眼,嘴唇哆嗦着,开不了口。

    ————————

    (真的要虐秦戈吗吗吗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