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1)

芥末绿2017-2-25 21:56:45Ctrl+D 收藏本站

    ( )()()转眼又过去半个月,时令颜的脚伤已经完全愈合,但她却依旧还留在伦敦,既没有答应侨西和他假订婚刺激秦戈,也没有听取父亲的建议去曼城或是其他国家的城市散心。请使用访问本站。

    她想,不论她和秦戈是否能在一起,逃避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悌

    从哪里跌倒的就在哪里爬起来。

    伦敦有父亲,有王叔,有她的同学朋友,有许多许多美好的回忆……还有秦戈。

    ——如果你需要找男人来刺激他,别忘了给我电话。

    她想起昨天侨西离开伦敦返回曼城时对她说的话,心头酸涩。悌

    刺激他又如何?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是不论别人怎么刺激,他都不会有反应的。

    “叩叩叩!”

    敲门声入耳,她懒洋洋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小姐,梅斯先生的电话。”佣人将无线电话递过来。

    “谢谢。”

    接过电话关门,边返回床上边和电话那端的父亲打招呼:“爹地。”

    “嗯,还没起床?”

    “早就醒了,可外面在下雨,起来也没事做,所以干脆赖床。”她说着又倒回床上,问父亲:“您找我什么事?”

    “爹地想介绍一个新朋友给你认识,约了中午一起吃饭,你先起床梳妆打扮,我让司机回去接你。”谀

    新朋友?时令颜挑眉,从父亲反常的举动中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爹地,您要介绍给我认识的新朋友是男人还是女人?”

    赫莲*梅斯在电话那端轻笑:“男人。”

    闻言时令颜长长‘哦’了声,猜到父亲是想给她介绍男朋友,正要拒绝,却又听父亲道:“我还要先忙一会,就这样,你赶紧起床。”

    话落挂了电话。

    时令颜瞪着电话傻眼,心想父亲真是狡猾,知道她会拒绝所以迫不及待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无奈爬起来进浴室梳洗,却困惑父亲怎么会想到要给她介绍男朋友?

    难道父亲也和侨西一样,认为要忘掉一段旧感情的最好方式是开始一段新感情?

    她失笑摇头,梳洗完出来随意换了套外出的衣服,原本想化个淡妆,想了想又作罢,打算就这样素颜朝天的去见父亲要介绍给她认识的新朋友。

    ***********************

    吃饭的地方就在父亲公司附近的那家意大利餐厅。

    这是时令颜第三次来这家餐厅,车子在餐厅门口停下时她还有些恍惚,记起就是秦戈请她第二次来这家餐厅吃饭的那日,两人有了最亲密的交集,而也是从那天到现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秦戈都没出现过,既没一条短讯也没一通电话,从她的世界消失得那么干净。

    父亲说他是个不会懂得珍惜的男人,其实那是因为他爱的不是她。

    长舒了口气敛住胡思乱想的思绪,她强打起精神走进去。

    餐厅依旧生意火爆,但她还是轻易在众多身影中找到父亲,因为他是那么出色而且存在感极强的男人,很难被人忽略。

    走过去时时令颜的目光下意识落在父亲对面的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上,从后看,男人一头略短的直黑发,一身剪裁合体修身的暗色西装,肩膀也是女人钟爱的宽度。

    走得近了,渐渐便看到男人的侧脸,是十分流畅的轮廓线条,侧面看去鼻子非常挺直,光从侧面的轮廓判断,这个男人的五官应该很出色。

    正和谈人交谈的赫莲*梅斯看到女儿,棕眸探来,眼里溢满慈爱。

    这几年他把对妻子的思念化成对女儿的疼爱,父女俩相处十分融洽,他对女儿比以前多了份包容和宠爱,而女儿也对他以往的种种彻底释怀,真正发自内心的接受他这个父亲,这让他很欣慰,也很享受父女现在的相处方式。

    “爹地。”时令颜唤了父亲一句,然后便察觉有两道目光立即探来。

    她大方迎视,而后挑眉——果然如她所想,这个男人的五官的确很出色。

    而且,是个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珠的东方人,而且凭感觉,应该是中国人。

    她在父亲身边坐下,然后听对方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自我介绍道:“你好,梅斯小姐,我是贺向南。”

    男人的声音是很醇厚的大提琴般的沉嗓,就像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沉稳、内敛、成熟。

    时令颜礼貌性的冲男人微微一笑,棕眸掠过一丝讶异。

    难怪父亲突然这么反常要给她介绍男朋友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比秦戈似乎要大上一两岁的男人不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绝对不在秦戈之下。

    而且俊容始终勾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在这潮湿阴冷的季节,给人温暖和舒心的感觉。

    “贺先生是我爹地的朋友,不用那么见外,你可以叫我Michel或者颜颜。”她回他。

    贺向南微笑点头。

    赫莲*梅斯一直在留意女儿的脸色变化,见她主动更改称呼,看来对贺向南的印象并不差,不由勾起一丝笑意。

    “向南是亚华建设的执行总裁,不过你应该想不到他所学的专业是什么。”他向女儿卖关子。

    时令颜扬眉,“您这么问,那就表示他学的不是建筑专业?”

    她打量的目光落在贺向南的手上,忽然提了个要求:“贺先生,我

    能看看你的左右手吗?”

    贺向南笑着把双手伸过来。

    这是一双典型的艺术家的手,每根手指的骨节大小都十分匀称,修长而白皙。

    时令颜先是捉住他的左手,细心的以指腹自他的大拇指一根根摩挲过他的手指,然后又以同样的动作摩挲过他的右手,然后嘴角一扬,“我想我知道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了。”

    贺向南微笑耸眉,“贺某洗耳恭听。”

    “绘画。”

    贺向南黑眸流露一丝惊讶:“怎么说?”

    “你右手的虎口和食指背面的第一二关节之间的左侧处都有很明显的茧痕,这表示你经常拿笔,那两个部位经常和笔杆较力摩擦,时间一长才会形成硬茧。这虽然也可以解释为你工作忙经常用笔批阅文件,就像我爹地手上的茧痕形成一样,但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而区别在于我爹地手上的茧范围比较小,你手上的茧却范围大,和我手上的一模一样,而我这些茧就是拿画笔时间长留下的,所以我判断你应该学的绘画专业。”

    她说完微微偏过头去看了眼父亲,又转向贺向南:“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贺向南望着自己还被她抓在手里的右手,轻笑出声来,“不愧是梅斯先生的女儿,虎父无犬女,观察细致入微,贺某佩服。”

    时令颜见真被自己猜中,得意的松开他的手向父亲讨赏。

    赫莲*梅斯慈爱的揉揉女儿的发,招来餐厅服务生示意上菜。

    因为有了共同话题,所以一顿饭下来,时令颜感觉很不错。

    贺向南是个很健谈而且风趣的男人,对绘画方面的造诣见解也让时令颜流露钦佩和欣羡的目光。

    饭后三人离开餐厅,在赫莲*梅斯的注视下,时令颜和贺向南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贺向南驾车先行离开。

    “爹地,你和他是因为工作认识的吗?”

    上车后,时令颜问父亲。

    赫莲*梅斯点头:“你似乎对他颇有好感?”

    时令颜低笑:“爹地,我不否认我对他有好感,但不是您以为的那种,所以——”

    “爹地没有想要故意撮合你和他的意思。”赫莲*梅斯打断女儿,继续道:“我只是觉得他不错,和你又有共同爱好,你们闲暇时可以相互切磋,多认识个朋友可以让自己少些胡思乱想的时间,这样不是更好?”

    听父亲这么说,时令颜有些诧异,“我以为您是想介绍他给我做男朋友。”

    赫莲*梅斯一楞,随即叹息:“就算爹地想也没用,爹地知道你心里只有秦戈。”

    提到秦戈,气氛一下变得压抑。

    “爹地,您认为他比秦戈优秀么?”

    赫莲*梅斯想了想说:“在爹地看来,他们俩不在于谁更优秀,而是在于谁是你爱的,谁又能爱你。”

    时令颜眼眶一红,身子渐渐靠过去,偎在父亲身上。

    ————

    (本来想明天再更了的,~想想有的亲一直在等,就赶时间码了一章发上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