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2,相遇)

芥末绿2017-2-25 21:56:49Ctrl+D 收藏本站

    ( )()()秦戈最近过得很不好。。

    近几年来几乎没生过病、连小感冒都没有过一次的他这次居然被流行重感缠身,连着半个多月都没有好转的迹象,依旧是头疼发热,耳鸣目眩。悌

    而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得不坚持工作,只有实在支撑不住时才会不得已去医院挂急诊。悌

    “你这么拼命工作如果把身体弄垮到时候我怎么向你父亲交代?”这天赫莲*梅斯在公司的地下车库碰到他时被他憔悴的样子吓了一跳。

    “去住院吧,我看你病得很严重。公司的事暂时由我处理,你先把身体养好再回来上班。”不容置喙地,他命令司机开车送秦戈去医院。

    秦戈喉咙痛得难以发声,见状只能点头。

    赫莲*梅斯望着轿车载着秦戈离去,轻轻叹了口气,走向电梯口。

    ————

    “送我回家。”离开公司后,秦戈用沙哑得不像话的声音对司机道。

    “梅斯先生吩咐送您去医院,您的确是需要住院治疗,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后者道。谀

    秦戈皱眉。

    他其实是太累了,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最近因为工作和感情的事挣扎纠结,活了三十年,第一次有心力交猝的感觉。

    说到感情,他前些天和岑欢联系,听她在电话那端谈论她的儿女以及她的丈夫,那种幸福而甜蜜的感觉连远在另一个国度的他都感同身受。谀

    他一直抱着岑欢幸福他就开心的理念,只是以前每次和岑欢联系,听她谈起她的丈夫,心里总会觉得酸涩,甚至痛苦。

    可现在他除了微微有些感慨外,似乎就没其他感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分别的时间长了,所以他对岑欢的感情已经淡化了?

    而感情的事除了岑欢外,还有时令颜那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小丫头。

    算起来他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她了,听说她的脚伤已经完全愈合,而他原本早就打算去看她,只是没想到被重感冒缠身,一病就病了半个多月,却仍不见好转。

    那丫头这次或许也是真的被他伤到了,竟然没个电话也没条短信,更别说来看他了。

    其实还是很怀念有她在身边嘘寒问暖的日子,虽然大多时间都是他在照顾她,但不可否认,有她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

    所以他也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固执以前的感情了,所以才看不清楚现在?

    “秦先生。”

    轿车在医院停下时,司机连喊了几句秦戈才听清回神。

    他长长舒口气,在司机打开车门后下车。

    连日来的重感冒让他几乎没什么食欲,坐的时间长了突然站起来头晕目眩的情况更加严重,连脚下都有些虚浮。

    司机见他摇晃了一下,吓得立即扶住他。

    秦戈闭眼站了会示意司机放开他,然后抬步走向大厅,虽然步伐较之平时要显得缓慢许多,但依旧从容,让司机敬佩不已。

    进入大厅,司机帮忙去办理各种手续,秦戈站在大厅里浑身乏力,正想找个地方坐一坐,余光忽然瞥到一抹熟悉的娇小身影。

    他一楞,迅速侧过头——

    “我大清早的跑来看你,感不感动?”时令颜俏皮地缓缓倒退着向面前的男人邀功。

    贺向南温和一笑,勾动右手食指作势要刮她的鼻梁,却见她偏头撅嘴一副嫌弃的表情。

    “感动,非常感动,所以我中午请你吃饭。”他早上不小心把左手腕弄脱臼,接这小丫头电话时刚好在医院复位,没想到她一听他在医院就立即跑来,真是个热心的丫头。

    聪明,漂亮,热情,善良,难怪赫莲*梅斯把这个女儿当成宝,看得比什么都重。

    “吃饭就免了吧,我只要你什么时候有空现场给我作幅画。”

    贺向南笑出声来,“原来你是在打这个主意?没问题,只要你喜欢,要我给你作多少副都没关系。”

    时令颜眼眸一亮,刚想让他别狮子大开口,就见贺向南脸色一变,说了句小心便迅速探出手臂来抓她,可倒退着走路的时令颜已经撞在身后的人身上了。

    她惊呼了一声,连忙站稳转过身低着头一副十分虔诚的姿态,连声用一口地道的伦敦腔英语道歉。

    等了会不见对方回应,她诧异抬眸,这一看,就定住了,一双漂亮的棕眸缓缓瞠圆。

    秦戈淡然望着小脸上满是惊讶之色的时令颜,过了会才将目光掠想刚才和她有说有笑的男人,忽然明白了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丫头可以忍住不联系他不去看他了,原来是身边有了这么出色的男人。

    想起刚才男人作势要刮时令颜鼻梁的那个动作,他下意识皱眉,心里很不爽除他以外的男人以那样亲密的互动方式对她。

    “你们认识?”贺向南察觉到两人之间存在着的诡异气氛,打破尴尬问。

    时令颜回神,迅速收回猛盯着秦戈看的视线,转而退到贺向南身边,忽地主动挽住他的臂弯道:“不认识,我们走吧。”

    她的答案让贺向南惊讶扬眉,而秦戈更是身形一震,原本就因生病而难看的脸色此时更是一片铁青。

    他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走远,那句‘不认识’却还犹在耳边回响。

    好一个不认识,看来她比他做得更彻底。

    这些,恐怕都是因为她已

    经有了更好的值得她爱的人,所以才对他这个旧爱形同陌路了吧?

    思忖间,司机办完手续返回来。

    他忍着回头的欲/望,抬步离开大厅。

    **************************

    “他已经走远了,你还不放手?”

    贺向南垂眸瞥了眼死死抱住自己那条手臂,将他的外套袖口拧成梅干菜的人儿道。

    时令颜缩回手,声音微颤:“对不起。”

    贺向南微笑:“对不起什么?是对不起弄坏我的衣服,还是对不起利用我刺激了那个男人?”

    时令颜愕然抬眸,对上一双泛着锐利眸光的黑眸。

    “你说你和他不认识,但是你们俩的每一个表情都透露出你们不但认识,而且关系斐浅的讯息。”

    时令颜不开口。

    “他看起来好像很不好,脸色也不对劲,像是久病了一场还没痊愈。”

    他每说一句,时令颜胸口都会闷痛一下。

    她早在第一眼看到自己撞到的人是秦戈时就注意到他的脸色一脸病态,猜想他应该是生病了所以才会来医院。

    那一刻她险些没控制住自己对他的心疼而上前对他问长问短。

    幸好还残留一丝理智提醒了她那个男人不爱她,让她及时制止住那个念头。

    实在没想到两人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碰面,而她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在她察觉秦戈的目光停留在贺向南身上时,忽然就想刺激一下他,于是主动挽住贺向南的手,并故意说两人不认识。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幼稚,或许秦戈根本就不在乎她和谁在一起,更不会在乎她赌气说的‘不认识’。

    他那么长时间都不没去看过她,大概就是想彻底和她划清界限了吧?

    “难怪我总觉得你连笑起来眼底都染着一丝忧郁,原来是为情所困?”贺向南若有所思的的声音将她拉回神。

    时令颜没想到他洞悉能力那么敏锐,一时有些尴尬。

    两人走到他的车旁,贺向南的司机打开后座的车门等两人都上了车后发动车子离开医院,随着窗外景致倒退,她下意识往后看,目光定格在后方越来越远的医院。

    贺向南侧眸凝着她,看她可怜兮兮的望着医院的方向,心头忽生一种想要宠她疼她的念头。

    “别看了。”他探出长臂轻轻揽过她。

    时令颜闭上眼,不让他看到自己眼眶里弥漫开的雾气。

    “冷么?”见怀里的人儿微微发抖,他将她更拥紧一些。

    时令颜摇头。

    “那你疼么?”

    时令颜身子一僵,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

    (这个贺叔也是好男人。。。我警告过自己很多次~别把男人都写太好。。。结果老/毛病又犯了~~~呜呜呜~以后一定改正改正~要写些十恶不赦的坏男渣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