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3,情事)

芥末绿2017-2-25 21:56:54Ctrl+D 收藏本站

    ( )()()贺向南听着怀里人儿发出的压抑抽泣声,心也被淡淡的愁雾填满。请使用访问本站。

    刚满三十二岁不久的他早已过了易冲动易为情所狂的年纪,他爱过也恨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爱恨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已经很久没想过那个人,即使是偶尔想起,心情也十分平静,不会再起波澜。悌悌

    他想任何爱情,不论再深刻再刻骨铭心,始终都无法永恒。

    一如怀里哭得伤心欲绝的小人儿,她现在不论多痛苦,但总会过去,然后淡忘的,她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他轻抚她的背,任她尽兴的哭着,既不开口询问也不开口安慰。

    他怕打扰到她伤心。

    人伤心的时候往往听不见任何劝解和安慰的话,所以他除了让她尽心的哭个够发泄情绪外,其他什么也不能做。

    前面红灯亮起时,怀里的人日大概是哭累了,竟抽噎着偎在他胸口上睡着了。谀

    他垂眸望着视野里那张梨花带泪的小脸,是那么的惹人心怜和疼惜。

    这样精致的娃娃,让人宠着爱着还来不及,医院里碰到的那个男人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忍心让她伤心?

    脑海里晃过那张憔悴的病容,他忽地皱眉,想起似乎在哪里见过那张脸。

    他陷入沉思,绿灯亮起时脑海里也白光一闪,跳出一个人的名字——gavin秦。谀

    难怪第一眼看到那张脸就觉得面熟,贺向南扬眉。

    他虽然去国内的分公司拓展业务三年,不久前才回到伦敦的总部,但因为父亲和赫莲*梅斯一直保持合作关系,所以他对赫莲*梅斯旗下的高管并不陌生,更何况近年来gavin秦的大名如雷灌耳。

    只是今天在医院看到的gavin秦既瘦又憔悴,完全不见在荧幕上意气风发,他才会一时想不起来对方的身份。

    他盯着怀里的睡颜,不自觉的轻轻叹口气。

    gavin秦的确是个很有男人魅力的男人,他曾听赫莲*梅斯不只一次提起过gavin秦,语气里满满的自豪,他想赫莲*梅斯当初定然也是以栽培女婿的目的栽培gavin秦。

    而他将自己介绍给他女儿认识,有何用意?

    “总裁,是要回公司还是……”红灯闪烁时前头的司机开口询问。

    贺向南敛住思绪,顿了顿道:“回我住的地方。”

    *******************************

    时令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窗外暮色深浓,而周遭的环境及房间摆设都十分陌生。

    她楞了一下,随即一把坐起来。

    身上的被子滑落,视线跟着下滑,看到床边摆放着的一双颜色靓丽的女款室内拖鞋,她皱眉,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

    打开门,呼吸里立即搀入浓郁的食物香味。

    她深呼吸,肚子立即配合的‘咕噜’叫了声。

    她走出房间,在通往客厅的过道两边的墙壁上看到几副油画,但却没有作画者签名。

    她停下来,微仰起头有些吃力的眯眸认真观赏其中一副色彩及层次都十分分明的抽象油画,隐隐从画中看到作画者本人内心的情感色彩的蜕变,每一个层次的变化都似乎代表着一种心境,从激烈到平静,挣扎到妥协,从浓烈到淡漠,压抑到释放……

    作画者本人一定感情很丰富。

    她想她大概知道自己是在谁的地盘了。

    离客厅越近,食物的香味越浓。

    目光在客厅掠过一圈,简单而明了的装潢风格犹如它的主人,干净利落,又不失魅力。

    在开放式厨房看到背对她的那抹高大身影,黑色的修身休闲裤和黑色的衬衫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更修长。

    她走过去,还没开口就听到耳边声音响起:“醒了?”

    话落,贺向南转过身来,俊容浅勾微笑。

    他笑起来很好,眼角两边淡淡的纹路让他看起来十分具有亲和力,也很迷人。

    时令颜有一秒的恍惚。

    记忆里秦戈就从没这样对她笑过。

    而如果她不是先爱上秦戈,她想她一定难以抵挡眼前这个男人的男性魅力。

    “说请你吃中饭的,可你睡得很沉,所以中饭变成了晚饭。”他指了指正在滋滋响的炒锅,“我只会做简单的食物,你不介意吧?”

    时令颜挑眉:“贺大总裁亲自为我下厨,我怎么敢挑食?”

    况且她现在是真的饿了,而且他做的食物很香,凭香味她就敢断定他的厨艺绝对不会差到哪去。

    至少比她应该好吧。

    饭菜上桌,两道小炒一道汤一道拼盘,颜色漂亮味道可口,时令颜食欲大增,一言不发连吃了两碗饭一碗汤,丝毫没有第一次来人家家里做客的拘束。

    贺向南很满意她的捧场,始终保持迷人的微笑,自己却很少动筷。

    时令颜见他用左手拿筷子才想起他右手手腕脱臼的事,而他居然还为自己下厨,内心感动得一塌糊涂,所以为表谢意,饭后主动承包清洗碗筷的任务。

    贺向南担心她摔烂碗弄伤自己,没想到她洗碗倒一套一套,非常程序化,像是……经常洗碗?

    不过这怎么可能?

    她家佣人一大把,怎么也轮不到她洗碗才对。

    除非……

    他摇头

    笑笑,想起曾经也有一个人搂着他的脖子向他抱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快要为他变成黄脸婆了。

    “贺,你一直一个人住吗?”

    时令颜的声音将他神游的思绪拉回。

    他想了想,点头。

    然后就见时令颜挑了挑眉。

    “怎么?你以为我和谁一起住?”

    “我脚上这双拖鞋的主人。”

    贺向南低头看过去,继而失笑。

    “那是我一个堂侄女暑假过来玩时添置的,你想到哪去了?”

    呃,是她误会了吗?

    “那,你就没有你喜欢的或者喜欢你的女人?”像他这么出色的男人,不可能身边没女人吧?

    “很好奇心真重。”贺向南仗着身高的优势去揉她的发。

    “那你以前是不是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她话一落,停留在头顶上方的大手骤然一顿,片刻后才道:“怎么这样问?”

    “我刚才看到你那副画……”顿了顿,时令颜抬眸看向他,棕眸亮得出奇,“你……很爱她吗?”

    贺向南凝着她亮晶晶的美目,轻轻摇头。

    “现在已经不了。”

    “那你怎么做到不爱她的?”

    她这么迫不及待的语气引得贺向南发笑。

    “怎么,你想学我,然后忘掉gavin秦?”

    那个名字一入耳,时令颜便如同被施了魔法,目光瞬间变得黯淡。

    “深爱着对方的时候不要想着刻意去忘,因为越是想着去忘,就会越痛苦。”贺向南以过来人的口吻劝慰,“一会我送你回去,别胡思乱想了。”

    时令颜长吁口气,点头。

    清理完厨房卫生,她换回自己的鞋子,贺向南打电话招来司机送她回家。

    “谢谢你的晚餐,改天我请回你,不过不是我亲自下厨。”她首先申明。

    贺向南勾勾唇,黑眸荡着笑意。

    “对了,我就在前面下车吧。”她指着前面一个路口道。

    贺向南微愕,“这儿离你家应该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呃,我想……去看一个朋友。”时令颜说着看向窗外,神情像是有些不自在。

    贺向南望着她微微有些泛红的耳根,有些想笑。

    这丫头不擅长撒谎。

    她应该是惦记着那个生病中的男人,所以想偷偷去看看。

    这样欲盖弥彰的蠢事,他年少时也曾做过。

    果然还是孩子,心里想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用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一样思前想后,顾虑重重。

    这样的爱情热烈却不一定美好,因为越是热烈的感情,受伤时越痛苦。

    “好,就在前面下车,有事给我打电话。”

    时令颜见他没再追问,悄悄松了口气,点头。

    下了车和贺向南挥手告别,看着他的车开远,她才招手拦下一辆车。

    ————————

    (小丫头到底是不是去看秦戈呢?有木有觉得秦戈生病没人照顾很可怜哇~亲们期待发生点什么呢?)<>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