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5,怀孕)

芥末绿2017-2-25 21:57:4Ctrl+D 收藏本站

    ( )    秦戈不容分说按住时令颜的肩让她躺回床上,又替她盖好被子。:。

    “你需要休息,听话。”他像哄孩子一样轻抚她的额头。

    时令颜怔怔望着秦戈,有些失神。悌

    “怎么了?”见她望着自己眼睛眨也不眨,秦戈问她,目光少见的温柔。悌

    这样的秦戈让时令颜心生困惑,不明白她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爱的岑欢,不然怎么会用这么温柔的目光看她?

    “颜颜?”

    秦戈见她没反应又唤了一句,并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动作一如既往的亲昵。

    时令颜缓缓闭上眼,催眠自己不要再自作多情。

    “我为什么会突然昏过去?”她问,然后感觉自己的手被秦戈捉住,含在手心里轻抚。谀

    “颜颜,你这段时间难道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样?”

    这个问题让时令颜瞬间睁开眼,瞠圆的美目里写满惊慌:“你的意思是我突然昏倒是因为身体出现了异常?我……得了什么绝症了吗?”

    秦戈被她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

    “你怎么会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那你刚才——”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胃口不好,闻到油烟或者腥味重的东西会想干呕,或者嗜睡等这些情况。”

    时令颜皱眉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是变得比以前更喜欢睡觉,老是动不动就觉得困,好像怎么都睡不饱。谀

    “还有,你这个月来了例假没有?”

    时令颜并不笨,所以秦戈这个问题刚问完她就震住了。

    原本月初就应该来的例假到现在还没来,而她从来没出现过例假紊乱的现象,所以例假没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怀孕了!

    犹如一个惊雷劈下,时令颜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震惊的瞪着秦戈外,其他再无反应。

    秦戈从她异样的表情中猜到她大致是知道怎么回事了,看她震惊的样子可能是吓到了,毕竟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可现在却怀孕了,连他得知这个消息时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是她。

    但静下来仔细一想,她会怀孕也完全正常。

    两人发生关系时他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她事后也没有吃过紧急避孕药,而两人欢爱的过程既激烈又频繁,两人的身体又都健康,所以算起来她会怀孕真的是再正常不过。

    沉默了许久,时令颜都还处于这个消息带给她的强烈震撼中。

    她竟然怀孕了!

    竟然怀了秦戈的孩子!

    这段时间她一直处于和秦戈的感情纠葛中难以自拔,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怀孕这回事。

    毕竟除了比较容易困以外她就没其他反应了。

    她想起之前在他公寓楼下胃里难受对着垃圾桶干呕的一幕,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孕后反应?

    小手不自觉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仍是难以置信自己怀孕了。

    可秦戈不会和她开这样的玩笑,除非,她现在还没睡醒。

    傻傻的偷偷掐了自己一把,敏锐的痛觉神经立即告诉她自己是清醒的。

    而她一皱眉,秦戈便立即紧张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时令颜望着他,之前不知道他对自己为什么这么温柔,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了。

    因为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所以那抹温柔是给予他的孩子的,而并不是给她的。

    那她是母凭子贵吗?

    她讽刺的笑,在秦戈愕然的目光中再次坐起来。

    “我的电话呢?”她问秦戈,语气平静。

    秦戈望着她,“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我要回家。”

    “不行。”

    “你凭什么说不行?”时令颜直视他漂亮的凤眸质问。

    “你突然昏倒动了胎气,不宜动来动去。”秦戈解释。

    “反正孩子我不会生下来,就算动了胎气又有什么关系?”冲动的话脱口而出,而话一出口,两人彼此都是一楞。

    “你的意思是打算把孩子做掉?”秦戈眯眸问她,俊美的面容憔悴中搀杂一抹惊讶——他一直以为她会很开心怀了他的孩子。

    毕竟她那么爱他。

    可她现在却说不会把孩子生下来。

    这是因为什么?

    脑海里忽然晃过白天在医院时和她谈笑的那个男人的脸,他神色骤沉——难道是因为那个男人她才决定不要孩子?

    “我才十八岁,还不想这么年轻就做母亲。”时令颜避开他的注视回他,话落又道:“我要打电话给我爹地,让他来接我。”

    “你是为了他吧?”秦戈答非所问。

    他口中这个他时令颜这次一听就知道是指贺向南。

    虽然她和贺向南并没有什么,但他既然要这么误会那就随他吧,她也懒得解释。

    “随便你怎么想。”

    她满不在乎的口吻让秦戈有种胸闷难受的感觉。

    “我以为……”他想说什么,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算了,如果你真的不想把孩子生下来,我也不勉强你。”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过去,凤眸透着一丝失望。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把孩子生下来?”时令颜委屈的怒视他,“我又为什么要为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生孩子?”

    “……”

    她的问题秦戈

    无法回答。

    在他的沉默中,时令颜眼眶渐渐泛红。

    她之前还期待他会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可事实证明这种想法不过是她的又一次自作多情。

    在欲拨通父亲的电话时,脑海里忽然念头一闪,她改拨给贺向南。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而贺向南显然是被她的电话吵醒,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慵懒的睡意:“颜颜?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

    时令颜闭上眼,在秦戈的注视中开口道:“贺,我现在在医院,你过来接我吧。”

    “医院?”电话那端的贺向南闻言立即睡意全无。

    “别担心,我没事。”

    又说了几句后挂断电话,抬眼见秦戈目不转瞬的盯着自己神色怪异。

    “你不肯在医院休息,还打电话叫别的男人来接你,是因为你不想看到我?”

    时令颜没回他,而他继续道:“既然不想看到我,又为什么偷偷跑去我的公寓?”

    “……”

    “现在是凌晨,你半夜三更不避讳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要他来接你,是不是意味着你怀孕的事其实是我想多了?”

    时令颜一楞,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你怀的大概也不是我的孩子吧?”

    时令颜震住,实在没想到秦戈竟然会这样怀疑。

    “随便你怎么处置肚子里的孩子,我无所谓了。只是你不想见我,以后就不要再偷偷跑去我公寓看我,即便是偶遇,也还像白天时那样说一句不认识装作是陌生人吧。”

    秦戈说着站起来,不知怎么的消瘦的身形有些摇摇欲坠,仿佛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

    “为了不让你难堪,我先走了,免得他看到一个你‘不认识’的我和你在一起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秦戈没再看她,单手撑着额走向门口。

    时令颜咬唇瞪着他的背影,眼泪决堤般夺眶而出。

    *****************************

    贺向南赶到医院时,看到的是双眼哭得红肿仍止不住眼泪的时令颜。

    “怎么了?”

    他像个宽容的长辈那样轻抚着她的头给予她安抚。

    时令颜哽咽着摇头,无法开口。

    贺向南轻叹口气,微俯身抱起她。

    时令颜哭得太久,大脑昏昏沉沉,只得放任贺向南抱着自己。

    因为她知道,贺向南不会伤害她。

    贺向南带她回到自己住处,抱她回客房,放她到床上时还能瞥到她眼角滑落的泪珠。

    这丫头怎么这么多泪水?

    他感叹的摇头,抖开被子替她盖好,然后静静坐在床沿边望着她。

    刚才在医院的护士站他询问过时令颜入院的原因,结果让他大为震惊。

    尤其他还听一个护士说送时令颜去医院的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当时就肯定那个男人是Gavin秦,而这丫头显然因为怀孕的事和Gavin秦闹了不愉快才哭得这么伤心。

    实在没想到她还这么小居然就……

    他微微皱眉,打住思绪没继续往下想。

    确定她已经熟睡,他才替她关了床头的灯离开/房间。

    —————

    因为哭得太久,时令颜醒来时眼睛还是肿的,视野明显比平时窄了许多。

    意识一回笼体内,她立即伸手抚上小腹,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滋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的感觉,仿佛她已经能够感觉到腹部传来的胎儿的跳动般,满心温柔。

    其实昨晚她对秦戈脱口而出说不会把孩子生下来那些完全是气头上的话。

    只是没想到秦戈那么混蛋,竟然还怀疑孩子不是他的。

    “叩叩叩!”

    敲门声打乱她的思绪,她下床去开门。

    门外,一身休闲居家服的贺向南清爽俊朗。

    “我做了早餐,既然醒了出来趁热吃。”贺向南开口,语气温和。

    时令颜揉揉自己一头凌乱的发,想起自己大半夜的打扰别人休息,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而贺向南看她眼睛红肿的样子忍不住发笑:“眼睛肿成那个样子,心里一定后悔死了吧?”

    时令颜没想到他居然幸灾乐祸,白他一眼,返回浴室洗漱。

    出来看到满满大半桌的各式早餐,时令颜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一夜没睡就光顾着准备早餐了。

    “不知道你早上喜欢吃什么,所以多做了些,不如你每样都吃一点,这样营养全面些,对胎儿发育也好。”

    后面一句让时令颜微怔了一下,看贺向南的目光有些错愕,“你,知道?”

    贺向南点头,之后两人都沉默。

    “其实你说要去看一个朋友时我就猜到你是想去看他。”半晌后贺向南开口,“不过我没想到,你最后会出现在医院里。”

    别说他,时令颜自己都没想到。

    “你们,是不是又闹别扭了?”贺向南问。

    时令颜低头安静吃着早餐,“我不想提他。”

    贺向南可看她一眼,点头道,“那就先吃早餐吧。”

    吃过早餐,时令颜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得知她和贺向南在一起,赫莲*梅斯有些诧异,却也没多问。

    “你爹地大概会误会什么。”她挂了电话后听贺向南笑道。

    时令颜斜睨他:“你怕被我爹地误会?”

    她的反问让贺向南一楞,随即意味深长道:“我倒是不怕,只是你就未必了,即使你不怕被你爹地误会,大概也怕会被某人误会吧?”

    时令颜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就响了,而来电人正是贺向南口中那个某人。

    ——————————

    (我因为最近忙着找工作所以更新要比之前更不稳定,有亲让我给个具体时间我自己都很茫然,毕竟是我找工作,不是工作来找我啊。。。另外留言我有时间就会回复~谢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