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7,我会爱你)

芥末绿2017-2-25 21:57:14Ctrl+D 收藏本站

    ( )    不知道是秦戈的怀抱太温暖,还是他身上的气息让时令颜觉得安心,即使是心里对他颇有怨言,但这样被他亲密的抱着,她还是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而嘴角不自觉的微勾。请使用访问本站。

    秦戈一觉睡到下午,醒来睁开眼看到怀里还在熟睡的人儿,心里某个地方没来由的感到柔软,也从未有过的满足。悌

    早上打电话给赫莲*梅斯,当赫莲*梅斯听说小丫头怀孕时沉默了许久,久到他以为赫莲*梅斯会摔了电话或者暴跳如雷。

    可赫莲*梅斯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所以沉默过后只是一言不发挂了电话。

    他想,赫莲*梅斯对他应该不只是生气,而更多的可能是失望。谀

    怀里的人儿呼吸轻浅,秦戈近距离的望着她秀丽精致的眉眼,忍不住在她额头上亲亲印下一吻。

    今天起,不论以前他心里有过谁或者还爱着谁,他都不会再去想,只一心一意守着这丫头和她腹中的小宝贝,以后好好和她过日子。悌

    环在她腰上的大手不自觉抚上她仍旧平坦的小腹,心口竟然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让他喉咙有些发胀。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还有能当父亲的一天,而孩子的母亲还是他以为永远也不可能会有交集的小丫头,这太出乎他意料了。

    但不可否认,他是欣喜的。谀

    欣喜他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像他或者像她的小翻版喊他爹地。

    欣喜他孩子的母亲是她,这个让他无奈又放不下的丫头。

    他不自觉放柔了目光温柔的亲吻她的眉眼,心口溢满了柔情。

    时令颜被他轻柔的吻扰得直皱眉,嘴里哼哼着抗议,迷迷糊糊伸手推拒着秦戈。

    秦戈忍不住轻笑,看她似乎还想睡的样子,于是不再吵她。

    过了会见她再度熟睡,他抽出自己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在不惊扰她的情况下下床。

    他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没在家下过厨,冰箱里的食物早就不能吃了。

    更何况这丫头现在是个孕妇,要补充营养,他不能让她吃不新鲜的食物,所以他要出门去一趟超市。

    进浴室洗了把脸,看到镜子里面容瘦削的自己神色憔悴,下巴上胡茬冒出来,完全就一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模样,这和以前尤其注重外形的他实在差不远。

    他楞了一楞,立即拿了剃须刀开始整理仪容。

    刮干净下巴上的胡茬,人瞬间清爽许多,只是眼皮下因为连日来的睡眠不足引起的黑眼圈仍是严重。

    他想起时令颜喊他的那声秦叔,心里微微有些不是滋味。

    看来要好好保养,免得那丫头以后当着孩子的面叫他一声秦叔,岂不是失了面子?

    走出浴室打开衣橱挑了条藏青色修身仔裤和天蓝休闲衬衫换上,又选了根橙色的细皮带系好,然后从一排外套里挑出一件土黄色的亚麻修身西装外套穿上。

    全身上下焕然一新的秦戈往穿衣镜前一站,整个人都显得年轻精神许多。

    满意的长吁口气,离开前扫了眼衣橱上那一行行某人不久前留在衣橱上的杰作,他笑一笑,透过镜子望了眼床上的人儿,随后走出卧室。

    **************************

    在超市逛了一大圈,采购的食物和生活用品堆满了整个购物车,秦戈才意犹未尽的走去收银台。

    经过生活用品区时不经意瞄到一则孕妇内衣广告,他停下来,忖了忖后扔下购物车顺着箭头指示来到孕婴用品专区。

    货架上形形色色的各式孕妇内衣琳琅满目,看得秦戈眼花缭乱。

    旁边有几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也在挑选孕妇内衣,不知是秦戈长得太帅还是挑选内衣时看地太仔细,她们纷纷笑眯眯盯着秦戈,让秦戈分外不自在。

    皱着眉忍受那几道目光的非礼,秦戈挑了最贵的几款,按照LED显示屏上的指示各个尺码都买了两款,这才黑着脸在那几个孕妇的嬉笑声中离开。

    回到住处,时令颜还在睡。

    秦戈把东西一一分类放好,发现光是给时令颜买的孕妇用品就占一半多。

    各类营养品包括孕妇零食,全部齐全。

    看了眼时间,他开始准备晚饭。

    ————

    时令颜醒来时秦戈已经将晚饭准备得差不多了。

    开了灯看了眼时间,时令颜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从上午一觉睡到了晚上。

    果然怀孕的女人都特别能睡。

    她坐起来,一眼看到对面衣橱上大大的‘混蛋’‘淫/魔’等字眼,她脸红了红,立即别开眼,下床走出卧室。

    秦戈听到脚步声回头,俊容勾出一抹笑容:“刚好可以吃饭了,你先坐着,我把汤端出去。”

    时令颜望着冲自己微笑的男人,忽然感觉怪怪的,像是有些不适应他突然对自己这么温和。

    还有,她怎么感觉睡一觉醒来,他好像变得年轻了许多?

    虽然他脸色还是有些憔悴,但却不再是一脸病态。

    而且秦戈进厨房前已经脱了外套,天蓝色的衬衫袖口挽高,领口的两粒纽扣又刻意解开,让他的俊美多了一丝不羁和狂野。

    时令颜看得有些心跳加速。

    晚餐清淡而营养,全是秦戈参照孕妇营养食谱而烹调。

    “你现在是两个人吸收营

    养,所以要多吃点。”秦戈将一碗熬成奶白色的鱼头汤递给她,忽然又想起什么,“你不会闻到鱼腥味想吐吧?”

    时令颜端起盛有鱼汤的碗嗅了嗅,摇头。

    “那就好,吃吧。”

    秦戈松口气,整个用餐过程中都在为时令颜服务,不是夹菜添饭就是递纸巾,或者干脆自己给她擦拭嘴角的菜渍,让时令颜倍觉受宠若惊。

    而她知道,他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

    饭后秦戈切了些水果让她去客厅坐。

    “这是什么?”时令颜指着茶几上那一大堆孕妇用品愕然问。

    秦戈像是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子,拿起一件蕾丝边的大码孕妇内衣道:“这个……你以后胸围大了会用得着的。”

    听他这么说,时令颜也猜到是怎么回事,耳根一下变得滚烫。

    “我买了孕妇吃的零食,你可以放在包里,饿了就拿出来吃。”

    他微弯身将零食挑出来,时令颜望着他俊美的侧颜,胸口微微酸胀。

    “秦戈,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时令颜垂眼低语,“怀孕不是你的错,是我强迫你和我发生关系,所以你不用因为我怀孕而觉得内疚或者自责,更不用因为孩子而对我负责,甚至勉强自己去做这些,我不需要。”

    秦戈动作一顿,随后才抬眼看来:“我没有觉得勉强。”

    他是真心实意想做这些,想好好的补偿她呵护她和他们的孩子。

    “颜颜,”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捉住她的手含在掌心里,“原谅我那晚说的那些自私的话,也原谅我始终没看清楚自己的感情,我——”

    “你现在就看清楚了么?”时令颜打断他问,美目荡着一抹自嘲,“秦戈,你爱我吗?”

    秦戈愕然,顿了顿才说:“我在努力——”

    “不用了。”时令颜没等他说完便站起来,“我不会再要求你爱我,因为那是太遥不可及的事情,又或者太阳可以从西边出来,但你却永远不可能会爱我。”

    她语气伤感得让秦戈心疼,想开口说什么,但却始终没开口。

    “送我回去吧。”

    秦戈仍捉着她的手没放开。

    时令颜回头看他,眼眶红红地,“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那晚说不会把孩子生下来只是气话,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又怎么会舍得拿掉你的孩子?”

    “别走。”秦戈起身拥住她,“我会爱你。”

    时令颜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他说他会爱她,却不是他爱她,一字之差,意思却截然不同。

    她推开他,美目亮如星辰:“那就等你什么时候爱上我了,你再对我说‘别走’吧。现在,请你送我回家。”

    话落,她不再看他,转身走向玄关。

    ————————

    (这一章有木亮点。。。。。想像一下秦某人在超市被几个女人直勾勾盯着挑选内衣一下红脸一下黑脸的画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