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8,一辈子的责罚)

芥末绿2017-2-25 21:57:19Ctrl+D 收藏本站

    街头灯火璀璨,秦戈透过后视镜望着身侧低头把玩自己外套衣角的人儿,凤眸深沉。。

    两人一露无话,各自都在纠结着自己的心事。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在赫莲*梅斯住处的庭院里停下。

    时令颜下了车没看秦戈一眼,径直往里走去。悌悌

    秦戈皱眉,下车绕到后车座拿起给她买的那些孕妇用品和零食,然后追上去。

    “颜颜。”他拽住她一条手臂,迫使她停下来。

    “你别这样,我已经道歉了,请让我照顾你们母子。”

    时令颜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秦戈,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不需要你照顾,我说过你不用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就转台态度对我好,真的没必要。”谀

    她不要他的施舍。

    “你想太多了,我不是因为内疚,而是真心想照顾你们母子。”秦戈叹口气,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别闹脾气了,孕妇应该开心。”

    “我没闹。”时令颜拨开他的手,美目抬起来直视他。

    “秦戈,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说过,除非你爱上我了,否则不要再来找我。”

    话落,她决绝转身,低头往里走去。

    秦戈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走进去好一会仍站着一动没动,内心满满的挫败。谀

    他不懂她为什么要那么固执的一定要等他爱上她了才肯让他照顾她?

    可爱上一个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需要时间,但她的肚子却不能再等。

    而她还那么年轻,又不会照顾自己,现在加上怀孕,没有他在身边照顾他怎么放得下心。

    他是真的很想照顾她,也下定决定要和她好好过,为什么她不肯给他机会,硬要那么固执?

    不知站了多久,身后忽然一束强光照来,耳边响起车子滑动的声音。

    他回头,半眯起眸望着从车上下来的赫莲*梅斯,然后看着他走近自己。

    赫莲*梅斯扫一眼秦戈手上拎着的东西,棕眸闪了闪:“病好了么?”

    秦戈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却也点头。

    结果赫莲*梅斯说:“那就陪我去击剑吧。”

    “……”

    ————

    说是击剑,还不如说是责罚。

    秦戈刚大病一场身体还未痊愈,不论是体力还是技巧都要逊色于赫莲*梅斯,所以尽管他只是只守不攻,仍觉得吃力。

    更何况,他的确应当受到责罚。

    “咣当!”

    手中长剑被击飞,而眼前白光一闪,赫莲*梅斯手中的长剑已经牢牢抵在他心脏跳动的位置处。

    时间仿佛静止,两人的视线隔空相对,秦戈却看不清楚赫莲*梅斯那张被掩盖在头盔下的脸是什么表情。

    他摘下头盔,面色不改的望着同样缓缓将头盔摘下来的赫莲*梅斯,然后看到那双棕眸里一掠而过的一抹不悦。

    他果然是对他失望了。

    秦戈自嘲的叹息。

    赫莲*梅斯缓缓将长剑挪开,锐利如隼的目光却仍盯着秦戈。

    “你打算怎么做?”良久,他才开口。

    秦戈知道他问的是他和他女儿的事,想了想,如实将自己的决定全盘托出,末了补充道:“她想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我……不会再让她为我伤心。”

    “那你就照她说的,什么时候你爱上她了再去找她。”

    秦戈闻言一楞,像是没料到赫莲*梅斯竟然会赞同那丫头的决定。

    “我怎么可能把女儿托付给一个连爱和不爱都分不清楚的男人。”

    “……”

    “我现在才发现,号称商界奇才的Gavin在对感情的认知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感情白痴。”赫莲*梅斯毫不客气的批判他,悬高的心却也落了地。

    其实他看得出来,秦戈心里一直就有女儿,只是他在感情上太后知后觉,并自以为自己对过往的感情忠贞不二,不会轻易爱上别人,所以才没发掘他的心其实早就被女儿虏获了。

    不过既然他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这一点,那就让他继续纠结吧。

    他让女儿流了那么多眼泪,现在也该换他头疼为难了。

    赫莲*梅斯轻哼了声,抬步走向更衣室。

    *****************************

    时令颜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打算休息,就听见敲门声。

    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父亲,她挑挑眉:“爹地,您是来恭喜我快做妈咪了吗?”

    赫莲*梅斯原本是担心女儿会因秦戈的事而心情不好,所以打算来安慰她两句,没想到她还有心情调侃自己,看来是他多虑了。

    他轻哼了声,故做生气的板起来走进去:“你未婚先孕,传出去我脸上无光,是不是该受罚?”

    “爹地,您罚错对象了吧?”时令颜挽住父亲的臂弯撒娇:“要罚也应该是罚追亏祸首吧?或者等您小外孙出生后再罚?”

    女儿的话让赫莲*梅斯哭笑不得。

    “罪魁祸首已经罚过了。”

    他盯着女儿,那张小脸闻言瞬间变色:“您……罚他什么了?”

    “怎么?心疼了?”

    时令颜语窒,脸上的担忧和心疼却毫不掩饰。

    “你呀,就是心太软。”赫莲*梅斯慈

    爱地点一下女儿的额头,又说:“我罚他一辈子都留在公司给梅斯家族打工,你看如何?”

    听出父亲是在吓唬自己,时令颜长长舒了口气。

    她瞪了父亲一眼,松开他的手走去床边坐下。

    “我这次可没心软,他要照顾我,但我没答应。”

    赫莲*梅斯听女儿颇为得意的口吻,挑眉:“你这次拒绝他,就不怕他以后再也不来找你?”

    “他不是那种人。”

    况且她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呢,他怎么可能不来找她?

    “可是你说除非他爱上你了,否则不要再来找你。”

    “我当时只是说气话想逼他说爱我。”谁知道他说的是‘我会爱你’,而不是‘我爱你’,简直气死。

    “意思是就算他没有爱上你,你也还是会和他在一起?”

    时令颜不说话了,耷拉下小脸叹气。

    赫莲*梅斯见女儿这样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换个话题:“你和向南怎么回事?”

    时令颜皱眉:“什么怎么回事?”

    “你们俩最近走得很近?昨晚你还在他家过夜?”

    “昨晚在他家睡是有原因的,至于我和他走得近那不就是您介绍他给我认识的目的?您不是希望他能让我开心?”

    “但前提是你不能让他误会你对他的感情,否则往后会很难收拾。”

    对于父亲的提醒,时令颜并不以为意。

    毕竟她和贺向南本来就没什么。

    再加上贺向南知道她爱的人是秦戈,也知道她怀的是秦戈的孩子,就更不可能会误会她对他的感情了。

    “秦戈说你身体虚,昨晚还动了胎气,所以要在家卧床养胎,哪都不能去。”

    时令颜闻言撇嘴:“天天睡在床上那不是要无聊死?”

    “那是不是天天叫秦戈陪着你就不无聊了?”

    见父亲竟然打趣自己,时令颜有些羞赧的哼了哼,“我要睡了。”

    “睡吧,我过那边去看看你妈咪,顺便告诉她她快要做外婆了。”

    听父亲提起母亲,时令颜心头微微一酸,望着父亲转身走向门口的身影道:“爹地,妈咪不在的这些年您是不是很寂寞?”

    赫莲*梅斯身形一顿,却没回答。

    “爹地,其实……您如果真的寂寞的话……也可以再找个合适的女人,我不会再干涉您的感情生活。”

    以前她总以为父亲滥情花心,直到真正和父亲相处下来,她才知道秦戈以前说的没错,父亲对母亲果然是一往情深,不论母亲是否离开,他都深爱着母亲,从未改变过。

    但一个人真的太寂寞了,她尝试过这种滋味,所以才能体会父亲这些年过得有多煎熬。如果真的有一个女人能够让父亲快乐,她不会再阻止,而是会为父亲感到开心。

    赫莲*梅斯回头冲女儿微笑:“你是真的长大了,不过爹地并不需要,只要能看到你幸福就足够。”他深吸口气,“睡吧,睡饱了才能有精神想法子折腾罪魁祸首。”

    时令颜怔了怔,在父亲离开后才弯起嘴角把自己藏进被子里吃吃笑起来。

    ——————

    (快完了快完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