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49,表白)

芥末绿2017-2-25 21:57:25Ctrl+D 收藏本站

    (文学大.)()()秦戈很头疼。请使用访问本站。

    回到住处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满脑子都是那张控诉他不爱她的小脸。悌

    ——除非你爱上我了,否则不要再来找我。

    怎么会这么固执?

    他回到卧室一头倒在床上,凤眸盯着衣橱上她留下的那些涂鸦,嘴角不自觉微微勾起。悌

    生命真是很奇妙的东西,想到那具小小身体里孕育着他的孩子,他心里就有种柔软的感觉,满心都是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和欢欣。

    忽然想起国内的父亲,这几年他一直想把父亲接到伦敦来,但每次提起都被父亲拒绝。

    如果他知道自己快做爷爷了,而孩子的母亲还是他一直念叨着的那个小丫头,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他坐起来,看了眼时间,国内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早上六点多,不知道父亲醒来没有。

    迟疑了一会还是按捺不住内心迫切想和亲人分享喜悦的心情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谀

    电话响过五六下才有人接听。

    秦戈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父亲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然生出许多感慨。

    “爸,是我吵醒您了吗?”

    “没有,我刚醒来。”顿了顿,“怎么这么早打电话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您别急,我只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什么事?”谀

    “您再过几个月就要做爷爷了。”

    “……”

    “爸?”电话那端的沉默让秦戈有些惊讶。

    他以为父亲会开心得语无伦次或者迫不及待问他孩子的母亲是谁等等这些问题。

    “我已经知道了。”

    秦戈一震:“您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

    “我收到了颜颜发来的短信,她告诉我她怀了我的孙儿,我也打了电话给她。”

    秦戈闻言更震惊:“您和她有联系?”

    “我这几年和她一直有联系,只是没让你知道,这是她要求的。而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寄礼物给我,或者打电话询问我的身体健康情况。”

    “……”

    “颜颜这丫头真的很不错,怎么这么好的女孩天天在你眼前晃你都不动心?我都为她感到委屈了,她越是地我好关心我,我就越觉得对她内疚。”

    “……”

    “我以为她怀了你的孩子,你们就会结婚在一起了,可是她说,要等你爱上她,她才会和孩子一起回到你身边。”那端传来一声长长叹息:“儿子啊,你倒是给个我确切答案啊,你什么时候才会爱上她?我还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儿子儿媳和孙儿一家团聚?”

    父亲语句中流露出的无奈和渴望让秦戈心酸。

    “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别真的等到她对你死心了你才知道后悔。”

    秦戈听到父亲挂断电话的声音,目光无焦距的望着某一处,良久都一动不动。

    他没想到这些年时令颜一直都和父亲有联系,她背着他用另一种方式介入他的生活,替他关心父亲,孝顺父亲,而她这么做都是因为,她爱他。

    爱,秦戈皱眉,手指无意识在腿上写下这个字,陷入沉思中。

    *****************************

    秦戈一大早爬起来去超市采购好新鲜食材,然后直奔赫莲*梅斯的住处。

    他到来的时候赫莲*梅斯刚好要出门,于是秦戈顺便向赫莲*梅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赫莲*梅斯上下打量他,目光落在他采购来的那些食材上,叹气——他这是要把女儿当猪养么?

    秦戈不明白赫莲*梅斯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他,也没来得及问,赫莲*梅斯便上了车离开了。

    他拎着东西进屋,从佣人口中得知时令颜还没起床,于是进厨房先给她准备早餐。

    而时令颜一觉睡到九点多才醒来。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怀孕的关系,她今天早上醒来觉得肚子特别的饿,于是爬起来匆匆洗漱过便离开卧室去厨房找吃的。

    秦戈在厨房给她炖汤,听到脚步声回头,两人的视线相接,后者一楞,脚下的步伐也跟着顿住。

    秦戈见她顿住,轻咳了声化解尴尬的气氛,开口道:“饿不饿?我给你做了早点。”

    他将一直保温的早点一一端到餐桌上。

    时令颜扫了眼见都是自己爱吃的,心口微微有些泛酸。

    “你怎么来了?”她走过去坐下,故做不悦的拧眉:“不是说了没爱上我就不要再来找我?”

    她才不会相信他一大早跑来是因为发现自己爱上了她。

    秦戈大概是猜到她要这么问,面色不改的在她身边坐下。

    “感情是需要多接触培养出来的,你不让我来找你,那我怎么爱上你?”

    “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以前接触那么久也没见你爱上我。”时令颜撇嘴反击他。

    “现在……不同。”

    时令颜一楞,随即眯眸:“有什么不同?因为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强迫自己努力爱上我?”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秦戈接过她手中的漂亮银匙舀了一小匙鲜奶蛋羹喂她,俊容浮现一抹不自然的绯色。

    时令颜挑眉——他脸红什么?

    “颜颜,你为什么瞒着我一直和

    我爸有联系?”

    时令颜原本还在等他的答案,没想到他突然换了话题。

    “你怎么知道我和秦爸有联系?”难道秦爸告诉他了?

    “我打了电话回去。”顿了顿,“他希望……你能答应让我照顾你们母子。”

    “可以啊,那你爱上我了吗?”

    “……”

    “你看,你回答不上来,这说明——”喉咙里忽然涌上一阵恶心的感觉打断时令颜未完的话,她脸色一变,立即捣住嘴站起来往盥洗室跑。

    秦戈看她的举动就猜到她是要吐,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跟过来。

    时令颜对着马桶呕了会,将刚吃进去的一些东西全部吐了出来,面色也阵阵发青。

    秦戈在她身旁轻拍着她的背,等她不吐了又放了热水给她洗手。

    时令颜望着镜子里脸色难看的自己,想起电视剧里那些怀孕后吐得面色发黄的孕妇,心里一阵惶恐。

    明明之前吃东西都不会吐的,怎么今天例外了?

    扫了眼身侧脸上写满担忧的男人,她扁扁嘴:“看来我是没福气享受你的爱心餐了,你以后也别来了,反正你也不爱我。”

    她转身往外走。

    秦戈是知道女人怀孕后脾气会变得有些古怪的,但这位才怀孕没多久脾气就见涨了,以后他的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我另外做一份早点给你。”

    “不用了,刚吐过,没胃口。”时令颜往卧室走,推开卧室门时转身望向秦戈:“你不是天天都很忙?去公司做你的事吧,不用管我。”

    “现在你最重要,我已经向你爹地请了假专门陪你。”

    秦戈的回答让时令颜受宠若惊:“你还真是一个好父亲,孩子都还没出生就这么紧张了。”

    “我请假是因为你。”秦戈叹口气,捉住她的手道:“颜颜,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你怀了我的孩子的原因,其实在你受伤住院那段时间我就反省过自己对你的感情,我以前一直把你当孩子,所以才会误以为对你的心疼和怜惜都只是长辈对晚辈那种感情,可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心里会很不开心,不论是侨西还是……那个贺向南,只要你对他们笑,我都有种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而转投入他们怀抱的感觉。我对你,其实……其实是喜欢的,是纯粹的男人喜欢女人那种喜欢……”

    秦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手心直冒汗。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对女人表白过,即使是岑欢,那时他也只是默默的爱着,而对闻佩就更加没有过了,他甚至都没说过喜欢闻佩。

    可眼前这个小女人不一样,如果他再不表白,他就有可能会失去她。

    父亲说的没错,若是哪天她对自己真的死心了,他不知道会有多后悔。

    ————————

    (。。。我知道有人要说两点多就说码字的人怎么码到现在才更新。。其实是接了个面试电话然后就准备资料去了~~)<>文学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