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50,总有一天我会比你爱我更爱你)

芥末绿2017-2-25 21:57:30Ctrl+D 收藏本站

    ( ) 时令颜从他抓住自己的那只潮湿的大手察觉到他的紧张,自己也莫名的跟着紧张。。

    她知道秦戈不会撒谎骗自己,他说喜欢她,那就一定是喜欢她。

    这虽然让她欣喜,可人心就是这么贪婪,当她知道他喜欢她时,她又希望他爱她。悌悌

    所以喜欢还远远不够。

    她拨开他的手,深呼吸平息内心的激动,然后才开口:“谢谢你的喜欢,但这不是我想要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身边有贺向南,他并不比你逊色,甚至比你更温柔体贴,我和他在一起不用担心他心里爱着别人而不爱我,这是最重要的,他比你更适合做一个丈夫和孩子的父亲。”

    秦戈面色骤变:“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带着我的孩子嫁给贺向南?”

    时令颜强迫自己忽略秦戈眼中的失望和受伤,垂眸道:“如果你一直没办法爱上我,我当然只有选择别的男人做孩子的父亲。”

    “我不准!”秦戈俊容一沉,突地捉住她的肩,声音夹杂一抹焦虑:“颜颜,我已经说了我喜欢你,你要给我时间,我——”

    “多长时间?”时令颜打断他,“一个月?一年?还是两年?”谀

    秦戈怔住,答不上话来。

    “秦戈,喜欢是不够的,在我爱你的时候你一次次把我推开,你有没有想过我那时有多伤心?”谀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以后好好弥补你。”秦戈歉疚的抱她入怀:“颜颜,你别这么固执了,你先答应让我照顾你,只有两人朝夕相处我才会更快的把对你的喜欢升华成爱不是吗?”

    “那如果你永远都没办法爱上我呢?”

    “不会的。”秦戈亲吻她光洁的额头,“我承诺,总有一天我会比你爱我更爱你。”

    时令颜感觉到额头上的温热,眼眶一下红了。

    其实她离开秦戈好几年,这次回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两天,她连做梦都想和秦戈在一起,这次若不是怀孕让两人破裂的关系有了转机,她不知道她和秦戈有没有可能在一起的机会。

    但另一方面她又很介意秦戈心里还爱着别的女人,她怕他和自己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才固执的一定要等秦戈爱上自己才肯答应和他在一起。

    现在听秦戈这么承诺,她一时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颜颜,你不是最喜欢缠着我么?”秦戈低声问她,漂亮的凤眸里盛满了柔情。“你难道不想每天都吃到我专门为你下厨烹饪的爱心餐?不想每天晚上都能抱着我睡、而早上都有我陪着你赖床?”

    面对这样的诱/惑,时令颜很快动摇了。

    可她如果就这样答应他,那她之前的拒绝不就全白费了?

    她都还没等到他说爱她,难道就要这样放弃?

    “颜颜。”秦戈低声唤着她,扣在她腰上那只大手往下滑至她挺翘的臀部稍稍用力压向自己,“你不想么?”

    时令颜瞬间粉颜爆红——想什么?他把手放到那儿是什么意思?这是在暗示什么么?

    秦戈瞥到她红如番茄的俏颜,凤眸闪了闪,忽地低头埋在她颈项里去啃咬着她的耳垂。

    时令颜在情事上是只小菜鸟,哪是秦戈的对手,被他这样蓄意的调/戏,身子没一会便发软,整个人瘫在他怀里不知所措。

    秦戈搂着她微微勾唇,“我们回家去?”

    时令颜缠着他的颈项脸红耳赤地瞪他,嘀咕了一声‘卑鄙’,又撅着嘴道:“这儿就是我的家,回去哪?”

    秦戈没回她,而是微弯身将她抱起,走进她的卧室将她放到床上,然后走去她的衣橱找出行李箱开始给她收拾行李。

    时令颜望着他的举动,心头微酸,却又觉得有几分窝心。

    可她不想让秦戈以为她那么好哄,于是高姿态的晃着两条腿拿乔:“我可没答应你要去你那边住。”

    秦戈回头望一眼下巴高高昂起的小人儿,纵容的笑了笑,继续收拾她的衣物。

    “喂。”时令颜随手拿起一个纯棉小抱枕砸过去。

    秦戈再次回头,瞥了眼脚边的抱枕,对她的招呼方式有些哭笑不得。

    他叹口气,弯身捡起抱枕走过来。

    “怎么了?”他在她身边坐下问。

    时令颜斜着眼高傲地看他:“你真的很想照顾我?”

    她眼里流动的狡黠光痕让秦戈心生疑惑,却也点头。

    “那好吧。”

    没想到她这次答应这么爽快,秦戈刚松了口气,却又听她说:“你求我。”

    “……”

    “你求我让你照顾,我就答应。”

    秦戈看她孩子气的表情,忍不住失笑。

    伸手揉揉她的发,另一手抱过她,让她偎在自己胸口,放柔了声音道:“小傻瓜,我求你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

    一辈子,时令颜怔了怔,仰头看他:“承诺是要兑现的,你确定是一辈子?”

    秦戈的回答是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那你……不爱她了?”

    秦戈楞了几秒才意会她指的那个她是岑欢,想了想,他才回她:“颜颜,或许我这样说你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但我不想骗你,我对岑欢的感情很复杂,我爱过她,但那种爱和对你的感情是不一样的,我对她的爱是沉浸虚构的世界中,而

    对你的感情却是真实的,这些年我一直以为自己还一直深爱着岑欢,但直到你身边有了除我以外的男人,我才渐渐看清楚我其实早就从对岑欢的感情中解脱出来了,而这都是因为你。”

    “那你现在到底还爱不爱她?”时令颜固执的想知道确切的答案。

    秦戈摇头。

    “真的不爱了?不是因为骗我才故意假装不爱?”

    “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这是时令颜听秦戈说过的最让她心动和感动的情话,也让她很快红了眼眶。

    “秦戈,你要是不快点爱上我,我就嫁给贺向南。”她半是赌气半是威胁的说。

    结果被秦戈用力弹了下额头。

    “我不会让你这个机会的,你等着做秦太太吧。”秦戈放开她,“走吧,行李收拾好了。”

    时令颜揉着被他弹红了的额头,扁着小嘴哀怨的瞪他。

    秦戈笑:“你这个样子怎么看都像个孩子,可不久后你就要升级做母亲了,我真怀疑你能不能适应?”

    时令颜撇撇嘴,冲他扮了个鬼脸说:“那你就当有两个孩子好了。”

    秦戈忍不住又揉她的发,然后催促她去换衣服。

    离开时秦戈拨了通电话给赫莲*梅斯,那端赫莲*梅斯听闻女儿要搬去秦戈那边住,不禁感叹女大不中留,小丫头昨晚还信誓旦旦秦戈不爱上她就绝对不和他在一起,没想到现在三言两语就被秦戈哄了回去。

    “秦戈,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

    对于老板兼未来准岳父的忠告,秦戈感到毫无压力,因为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再伤害她。

    ****************************

    回家途中,时令颜喊饿嚷嚷要吃甜食,秦戈只好绕道去她喜爱的那家西饼屋。

    “你喂我。”时令颜张着小嘴像只嗷嗷待哺的雏鸟等待秦戈喂食。

    秦戈瞥一眼她脸上挂着的贼笑,轻笑着摇摇头,拿起小勺挖了一小勺糕点喂她。

    “秦戈。”

    “嗯?”

    “你很混蛋。”时令颜突然骂他一句。

    秦戈愕然,“怎么了?”

    “哼,你要是早一些对我好,我也不会为你掉那么多眼泪。”他不知道她想他的那些夜里有多难熬,很多时候她想他想得哭,但又不敢回来,因为怕他又赶她走。

    秦戈捕捉到她眼里浮现的悲伤情绪,心疼地轻抚她的脸,“对不起,如果我早知道我最终还是会载在你手里,当初也就不用那么费尽苦心的要赶你离开了。”

    不过那时她真的太小,即使外表看起来和东方的成年女孩相差无几,但和她在一起他还是会有罪恶感。直到她终于成年,身边有了其他男人晃悠,他才意识到她长大了,而他险些失去她。

    难怪古人有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只是这个早知,又有多少人能够预料得到。

    ——————

    (风水轮流转了啊~~~某小丫头时来运转变女王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