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歌(52,秦戈的裸/体画)

芥末绿2017-2-25 21:57:48Ctrl+D 收藏本站

    ()秦戈看她抢电话的动作那么积极,不禁黑了脸,哼了声掀开被子下床。请使用访问本站。

    时令颜盯着他光/裸的完美身躯美目一眨不眨,直到他走进浴室传来流水声,她才如梦初醒,耳红心跳的拍了拍滚烫的脸颊暗骂自己是小色/女。悌

    手机还在响,她接听:“喂?”

    “让我猜猜你才接电话的原因是还在睡?”贺向南好听的声音传来。悌

    时令颜俏皮的轻吐舌:“答案正确,可惜没有奖。”

    “呵,怀孕的女人果然是比较能睡,都快十二点了还赖床。”

    “谁说只有怀孕的女人能睡?大病初愈的男人也一样,甚至比怀孕的女人更能睡。”这些天虽然是她缠着秦戈要他陪她赖床,但秦戈自己也很享受,有时候她醒了可秦戈还在睡。

    那端贺向南沉默了好几秒,然后才有声音缓缓传来:“你们,正式复合了?”谀

    时令颜有些害羞的轻笑:“是不是很没骨气?被他三言两语就给骗回来了。”

    “……恭喜。”

    “说起来真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开导和安慰,我可能会胡思乱想自己把自己弄成神经病。”顿了顿,她想起自己曾说过要请贺向南吃饭的事,于是又说:“你中午有时间吗?来我家吃饭吧?秦戈厨艺很不错哦。”

    秦戈一从浴室出来就听她热情的邀请某人来家吃饭,原本是想板着脸的,却因为那句‘我家’而轻哼了声,不悦的情绪微微飞扬。谀

    他刚才是光着身子进去的,出来时腰上却系了条浴巾。

    时令颜见他打开衣橱拿了套家居服要换,忙从床上爬起来阻止。

    秦戈困惑望着她,而时令颜还没开口那端就听贺向南道:“中午我约了客户,如果可以的话,晚上如何?”

    “行行行,那就这样说定了。”

    语毕时令颜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双臂改搂住他脖子吊在他身上。

    “秦,一会我们一起出门去逛超市,晚上请贺向南来我们家吃饭。”

    秦戈怕她摔下去,小心翼翼托住她的臀轻拍了拍以示教训:“安分点,你现在怀孕不比以前,以后不准再跳来跳去。”

    他训斥的口吻让时令颜不满,小嘴一张咬在他鼻梁上。

    都说怀孕的女人脾气古怪,秦戈也不和她计较,纵容地捏捏她的脸,把她放到床上。

    “你要穿哪套衣服?我给你拿。”

    他给自己挑外出的衣服时问她。

    时令颜懒洋洋往后仰躺下,闻言道:“随便。”

    ——

    两人出门后先找了家餐厅吃中饭。

    时令颜这几日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孕吐反应消失了,食欲大增。

    吃完主食上了甜点,她吃完自己那份又眼巴巴盯着秦戈的。

    秦戈看她那副谗样像极了饿了许久的非洲难民,如果被赫莲*梅斯看到估计还会误以为他虐待他女儿不给她东西吃。

    “甜食不能吃太多,尤其是布丁这类寒性零食。”嘴上这么说,他却还是把自己那份草莓布丁递过去。

    时令颜却有些犹豫:“我怀孕吃这么多甜食会不会胖很快?”

    “没关系,就算你胖得像头小母猪我也不会嫌弃你。”秦戈揶揄她。

    时令颜小嘴一撅,意犹未尽的望了眼草莓布丁,叹口气把它重新递到秦戈面前。

    “那还是你吃吧。”

    秦戈看她盯着草莓布丁不舍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吃吧,你这么瘦,身上长点肉刚刚好。”秦戈拿起银勺舀了一口布丁递到她嘴边,目光温柔。

    吃完甜点,两人离开餐厅去超市采购。

    因为超市人多,秦戈担心时令颜不小心被人群撞到,一直拥她在怀小心翼翼护着。

    时令颜虽然因此而少了许多来超市购物的乐趣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洒脱,但也乐在其中,因为秦戈每一个举动让她感到甜蜜。

    “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吗?”

    在挑选食材时秦戈问怀里的人儿。

    “我在他家吃过饭,他和你一样饮食偏清淡,菜色嘛就是很平常的家常菜,但是口味真的很不错。”

    秦戈撇嘴:“比我做的还好吃?”

    时令颜仰起小脸看他,棕眸染着狡黠笑意:“你吃醋?”

    秦戈一楞,随即有些不自在的压下她的头:“赶紧买好了回家,你不宜站太久。”

    时令颜偎进他怀里,小手偷偷在他腰上掐了一记。

    秦戈僵了一下,看怀里的人儿偷笑着身子乱颤,忽地扳过她的脸飞快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两人进超市时因为出色的外形一进入超市就有许多道目光盯着,这亲密的一幕自然也看到了,许多年轻的女孩都投来又嫉又羡慕的目光。

    时令颜没想到秦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俏颜红了红,把脸偎入他怀里,却听头顶落下计谋得逞的低笑,才知道他是故意亲她的,就是想让她害羞。

    逛了两个多小时,秦戈见她还没有要回家的意思,二话不说抱起她放进另一辆购物车里把她和采购好的满满一购物车战利品一同推向收银台。

    ******************************

    回到住处时令颜又打电话订了鲜花,忙着布置客厅和饭厅。

    秦戈怕她太劳累,

    按照她说的全部一手包办,完了又一头扎进厨房准备晚餐。

    时令颜体贴的帮忙打下手递杯盘洗配菜,结果越帮越忙,因为她总是不自觉看秦戈看到入神,然后不是递错杯盘就是把配菜洗得一团糟。

    “我是有多帅让你这么着迷?”秦戈叹息,不知道是在打趣她还是在拐着弯赞美自己。

    时令颜也不懂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觉得不论怎么看秦戈都似乎看不够。

    “乖,你要看在一旁专心看,别帮忙了,免得到时候没晚饭吃。”轻轻将她推到厨房门口,秦戈接手她洗配菜的工作。

    时令颜望着他的背影,忽地心血来潮想把秦戈下厨房的画面用画笔画下来。

    她嘴角一扬,走去书房找来画具,以厨房的门框为支架支着画板,然后便开始一笔一画勾勒秦戈下厨的画面。

    秦戈隔了会没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禁扬眉。

    时令颜正好在勾勒他背影的轮廓,见状道:“转过去先别回头。”

    秦戈看她盯着画板的专著神情,摇头笑笑,回过头继续搭配料理的工作。

    很快空气中弥漫开食物的香味,时令颜画好秦戈背对自己的画面又开始捕捉他侧脸的线条。

    “画好了么?让我看看?”秦戈说着转过身来。

    时令颜立即紧张的将画板藏到身后,有些心虚道:“不行,还没好。”

    她紧张的神情让秦戈狐疑,关了火走过来。

    “让我看看,你把我画成什么样子了?”

    时令颜皱起小鼻头抗议:“我还没画好。”

    秦戈懒得和她多说,一手搂过她轻易将她藏到身后的画板抢过来,然后楞住了。

    画中正在忙碌下厨的男人的确是他,不论是背影还是侧脸都唯妙唯肖,一眼就能看出是他本人。

    而唯一不同的是他本人是穿戴整齐,只把衬衫的袖口挽高而已,但画中的男人却是光/裸着身体,全身上下仅有一条围裙遮掩春/光,后腰以下的臀部线条每一笔都很立体,让他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脱/光了给她当模特,她才能将他的裸/体画得如此传神。

    时令颜为自己一时的恶趣味羞得不敢抬眼看他,而秦戈盯着她的目光却越来越火热。

    “原来不论我穿多少,在你眼里都是光着身子的?”

    他揶揄的话语让时令颜恼羞成怒,一把抢过画板来,棕眸大瞠着瞪他:“又不是没看过你不穿衣服的样子,画一画有什么关系?”

    秦戈捏她鼓起来的小脸:“那我晚上脱/光了给你画?”

    “画就画,你以为我不敢?”

    秦戈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我突然想问,你以前是不是就偷偷画过我的裸/体画?”

    时令颜惊讶地瞠大眼,俏颜爆红:“怎、怎么可能。”她只是有把那些A/V中男主的脸幻想成是秦戈过。

    “既然没有那你脸红什么?”秦戈继续逗她。

    “你、你继续忙你的吧,我、我画完了。”话落她心虚转身,而这时门铃响起。

    ——————

    (对秦戈感兴趣的童鞋也可以幻想下秦戈光着身子系着围裙下厨的画面。。。有木有喷鼻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