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手术风波

顾清渏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林文恼羞成怒,伸手就朝郭湘打去。

    郭湘一个闪身躲避,“大家看啊,他还想打人!”

    “你敢!”王崇明冲到面前把女儿拉到身边,怒目看着林文。

    “林诚,你就是这样教育儿子的,女人他也打?”郭雅琴气得全身发抖。

    “够了!”林诚脸色铁青,指着林文,“你做的好事儿!”

    “老林、老林,不是的,肯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小昌妇陷害我们林文,她不愿意嫁给林文,就颠倒黑白,我们林文一定是被陷害的……”郑梅急了。

    趁这空档林文朝一旁的詹妙然使了个眼色,她咬咬唇,还是听话地跑了出去。

    她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阻止顾振南的手术,手术肯定还没有做完,这个时候若是停下顾振南肯定会死。

    她虽然不想做杀人犯,但却不敢忤逆林文。

    若是这次帮了他,也许他会感激自己。

    那自己和他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

    詹妙然趁没人注意她偷偷出了酒店,叫了辆出租快速朝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马上冲到手术室,可是一看,手术室外竟站着四个一身黑衣的大汉。

    她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儿,这是手术重地,你们都给我出去!”詹妙然大喊。

    四个人看了看她,无动于衷。

    “出去,听到没有!”詹妙然脸色涨红,可是她不敢上前,自己一个人也对付不了,何况是四个?

    四人现在是看也不看她一眼,仰着头一动不动。

    “你们……”

    詹妙然急忙跑出去,跟医院的保卫科说有人在手术室捣乱,保卫人员马上跑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儿干什么,这里是医院,立刻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保卫科长说道。

    四人还是不吭声,像门神一样站着一动不动。

    “给我动手,拉他们走!”詹妙然大喊。

    几个保卫动起手来,四个黑衣人再不是无动于衷,是他们先动手的。

    为首的一挥手,几人朝几个保卫冲了过去。

    一阵混战,几个保卫都倒了下去。

    毕常平听到外面的动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身边的助手说道:“加快速度!”

    “是,毕老师!”助手应道。

    顾振南脑中的铁片已经取出来了,现在是头骨回缝的时候,虽然重要部分已完成,但这一步也不能出错,要是一个不好造成感染,那也是有生命危险的。

    毕常平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更加紧张起来,他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惊心动魄的手术。

    詹妙然见这边的人一点用也没有,急了,急忙跑出去打电话报警。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来了几个公安,四人对视一眼,都老实起来。

    公安二话不说把几人都带到派出所去了。

    詹妙然冲进手术室,手术已经完成,毕常平正准备把人推出去。

    完了,来晚了!

    “不准走!”詹妙然伸开双手挡在前面,即使做完手术也不能让他们离开,否则没办法跟林文交代。

    毕常平和助手对视一眼都没动,他们只是医生,没有功夫,再说也不好对付一个女人。

    刚才那场面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

    这时詹妙然身后出现一个人。

    毕常平和助手都呆住了,这又是谁?

    纪昌林对二人示意别动,手里拿着一根银针朝詹妙然的项后刺了过去。

    詹妙然的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快走!”纪昌林一挥手。

    毕常平看着他不敢动。

    “我是郭湘的师父!”纪昌林说了一声。

    毕常平松口气,对助手说道:“快走!”

    两人推着顾振南往外走,纪昌林带着二人往后门,“跟我来!”

    后门救护车早已等在那里,把顾振南抬上车,车快速朝首都医院驶去。

    京城饭店宴会大厅。

    两家人已经彻底翻脸,郑梅还在一旁骂骂咧咧。

    郭湘不想再理那个泼妇,带着家人就要走。

    这里大厅门被推开,高飞闯了进来。

    “郭姐郭姐,有消息,特劲爆!”高飞把录音机塞到郭湘手里,还朝她使劲眨了眨眼,表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郭湘一笑,把声音放了出来。

    “来,别急,谁知道什么,说一句给十块钱!”这是高飞的声音。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林文根本不是郑梅的孩子,是她表妹的孩子……”

    “当时她就是我接生的,生下来是个女孩,虽然活不了了,但还有一口气……”

    “孩子就偷偷埋掉了,真是作孽啊!”

    “她家的孩子强了一个小姑娘,人家也是清清白白的人家,就这样被糟蹋了,他们想找林文帮忙摆平,到底帮没帮啊?”

    “那可是他亲弟弟,肯定会帮的吧?”

    “他们还说实在不行就拿一千块钱去堵人家的嘴……”

    “他家不是有钱吗,肯定没问题啊。”

    “他妈都找到京城去了,应该见着了吧?”

    “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亲妈,还有亲弟弟……”

    哟,还有这种内幕,郭湘失笑。

    郑梅脸色一下煞白。

    林文大惊失色。

    林逸也很意外。

    当年郑梅生孩子是回娘家生的,谁也不知道竟然来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林诚的脸色已经铁青,恶狠狠地盯着郑梅,“郑梅!!”

    郑梅一个激灵,“不是,不是,老林,你听我说……”

    “不是这样的,是她陷害我……”

    郭湘一关按扭,我可什么也没说。

    只要留下怀疑的种子,林家自然会去查清楚。

    郭湘挥手转身,深藏功与名。

    林逸冷笑,看着林文嘲讽道:“原来你根本不是我的亲弟弟,而是表弟啊?”

    林文的脸色难看,林逸看他的表情有点意外,原来他早就知道?

    是了,郭湘说过一个中年妇女来找他那肯定就是他的亲生母亲了,他们早有联系。

    “小昌妇,你给我站住!”郑梅大喊,凶神恶煞朝郭湘冲了过来,“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害我?我和你拼了!”

    眼看郑梅要打到郭湘,郭雅琴一下冲到郭湘身前想护住女儿。

    郭湘大惊,一把拉开郭雅琴,一个侧踢把郑梅踢了出去。

    “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以前对你是客气,以为我好欺负是吗?”郭湘盯着郑梅,“若是今天打到我妈,我要你的命!”

    大家都惊骇地看着郭湘,这姑娘好凶啊!

    林文也有点惊了,原来郭湘对自己还算是客气的了。

    “哎哟,哎哟,杀人啦,老林,老林,你要给我做主啊……”郑梅大叫起来。

    “你给我闭嘴!”林诚脸涨得通红,“还嫌不够丢脸吗?”

    “老林,我……”郑梅很少见丈夫这么凶自己,一下不敢说话了。

    “林文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

    郭湘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忙看向郭雅琴,“妈,你没事吧?”

    郭雅琴身子弱,若是被郑梅打到后果不堪设想。

    “没、没事儿……”郭雅琴还有点惊魂未定,愣愣地看着郭湘,“湘湘,你怎么会功夫?”

    “妈,我们回家,我慢慢跟你说!”郭湘扶着郭雅琴一家人走出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