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51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章

    “……罗律?”羽微惊讶的望着笑容满面的大男孩,被他真情流露的笑感染,竟也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挥散不少凝聚在心头的阴霾。

    “真开心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当初你说辞职就辞职,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的关系你才那么急着辞职的。”扬笑的俊朗脸庞突地黯下来。

    羽微楞了一下,随即失笑,“你想太多了啦,怎么可能是因为你的关系,你忘了我们一直相处得很不错。”

    “真的不是?”当初他真的以为是自己厚颜无耻的追求让羽微厌烦了所以才逼得她不得不辞职,害他一直都很内疚。现在见她点头,他才松了口气。却又不解道,“那你为什么要辞职?而且还是那么的突然。当时你那么努力的学习一心投入工作中,我以为你很喜欢那份工作的。”

    羽微笑笑,“我的确很喜欢,毕竟那是我第一份工作。可是……”她顿了顿,垂眼接着道,“罗律,我想你应该多少知道一些我的事情吧?”当初的‘离婚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她不信罗律不知情。

    果然,听她这么说,罗律幡然醒悟,“哦,原来你是因为……”未完的话在目光瞥到她高高隆起的大肚子后自动消音。半晌才支支吾吾出声,“你,你怀孕了?”

    羽微见他惊讶不已的猛盯着自己的肚子,点点头,然后左右望了望,视线定在不远处的咖啡厅。

    “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喝咖啡。”

    颇有情调的咖啡厅里流淌着令人心情愉悦的轻音乐。

    靠窗的位置上,羽微微笑着静静的倾听对面的罗律说起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们各自的生活状况。并不时发出几个单音节以做回应。表示她真的有很认真的在听。

    事实上她想离开了。

    实在没想到罗律居然能够在咖啡厅里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而咖啡厅的服务生已经是第七次在为他续杯,他却依旧兴致高昂,压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真让人头疼。羽微以掌抵着额际无奈苦笑。

    “……没想到你居然怀孕了,你那时候拒绝我是因为这个原因吗?”罗律忽地又把话题扯到了两人身上。

    羽微想起他曾那么热情的追求自己却屡屡遭拒,心下感到有些内疚,不由歉意道,“很抱歉那时候没跟你说实话,因为——”

    “我知道的,感情勉强不来,不过知道你是因为怀孕才拒绝我而不是因为讨厌我这个人,我已经很开心了。”罗律反过来体贴的安慰她。

    羽微感激的笑看他一眼,视线不经意飘向右侧,却蓦地僵住,笑容凝在嘴角,脸色苍白得仿佛全身血色尽褪。

    “羽微,你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异常,罗律疑惑的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见五步外的地方,一个英俊而神情冷漠的男人,他眸色阴骘的望着这边,眸底迸裂出的冰冷寒光似能瞬间教人血脉冻结……

    好恐怖的眼神……

    罗律不自主的颤了颤莫名发冷发僵的身体,才刚觉得那张英俊的面孔有些眼熟,脑海里猛地绷出一个名字来。

    那个男人……是羽微的前夫……

    不记得是怎么从那两道锋锐而阴冷的视线下逃脱的。只知道她来不及等刚叔去接,便自行打车匆匆回到利宅。只是她没想到,利辰睿居然比她更早返抵家门。

    推开卧室,视线一触及那道熟悉的身影,她本能的想转身,却还是在念头闪过的当头便压下,走了进去。

    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是偶然遇见以前的旧同事一起喝了杯咖啡随便聊了一下而已。并没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她没理由心虚,更没理由怕他。

    “舍得回来了?”利辰睿转过身,黑眸冷峻无温的瞅着她。慵懒而不起一丝起伏的语调却教羽微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知道,这是他气极的症状。只是他气什么呢?如果是因为咖啡厅那一幕,那么——“他是我以前的同事,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只是遇见了就随便聊聊。”

    “随便聊聊就能让你笑得那么灿烂,看来那个同事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不轻。”他冷眼横她,嘴角勾起伤人的笑痕,“他的真实身份不会又是你的情人之一吧?”

    他的无理取闹让她失笑,却笑得很苦涩。

    “好象在你眼里,所有和我接触过的男人都是我的情人。”她在他眼里就那么不堪,那么滥情吗?

    忽略她话中的嘲讽,利辰睿靠近她,俯视着她的锐眸阴冷嗜血,“你似乎总喜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说过没我的命令不可以离开,你居然大着肚子还跑出去和男人约会。怎么,是我的疏忽让你耐不住寂寞想男人了?”

    羽微傻眼,脸上一片灰白。

    她望着他,不敢相信他竟然那样伤她。一时被震得说不出话来。满眼满脑都是他伤人的笑和恶毒的言语。

    “被我说中心事哑口无言了?”他扯出一丝讥笑。直起身,目光沿着她不见一丝血色的脸蛋一路滑下,勾唇冷哼着,“我开始怀疑,你肚子里怀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心猛地一窒。像是突然被扼住喉咙无法呼吸般,羽微极度难受的垂眼阖上,再度睁开时,眼里所有的情绪都似乎被刚才那轻轻一闭掩掉般,异常平静。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她抬眼,水气氤氲的潋滟水眸黯然失色的望着利辰睿,淡声说着,“第一,立即把我赶出去。第二,闭、嘴!”

    “你敢这样对我说话?”他难以置信的嗓音含着怒火。

    像是不想再和他多说一个字,羽微转开眼错开身走向自己的行李箱,开始把自己的东西往里面塞。

    利辰睿被她的举动激怒,脸色一黑,大步走过去忘了自己说过不会再碰她的承诺,大掌扣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起紧箍在怀里,恶狠狠的道,“谷羽微,我自认已经够容忍你了。你不想见到我所以我连家也很少回,你讨厌我碰你我就真的不碰你。而我只是要你在生下孩子前听我的话,难道就那么难做到吗?还是女人都喜欢得寸进尺?”

    羽微冷笑,眼眸无惧的迎视他泛着杀人光痕的利眸,撇唇道,“容忍?你知道什么是容忍吗?像我这样卑微的一次又一次受你威胁,不管你说再难听的话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想要报复你这就是容忍。而如果你所谓的想要我听话是每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和外界接触,那你不如把我锁在房间里,这样我不就出不去了?”

    “谷羽微,别再挑战我的耐性。”他加重扣住她手腕的力道,从齿缝中迸出的寒意似要将她拆吃入腹。

    手腕似乎要被捏碎般,手指头涨成紫红色。然羽微却没半点感觉。从心脏传来的疼痛已经远远掩盖了一切。

    她绝望的眼神让他心惊,眼睛瞄到她青紫的手,在震惊于自己的再度失控中,他连忙松手。闭眼转身背对她。

    “我不懂你为什么可以对我残忍到这种地步。”羽微突地缓缓开口,声音里充满无限悲伤。“大哥已经死了,你对谷家的报复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

    他皱眉,“你认为我是在报复你?”

    “不然,你这样对我是因为什么?”她走到他面前,对上他黑不见底的眸,心痛道,“你不让我和外界接触,这种近乎变态的独占欲难道就是因为我隐瞒了你怀孕的事情?还是……你是真的爱上我了,却一直不愿意承认?”

    利辰睿只觉大脑闷了一下,向来冷硬的脸庞迅速划过一丝震愕,却随即敛去。

    “我承认我独占欲很强,但这并不表示我爱上了你。只是不想别人碰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羽微冷笑,“曾经我把一颗心系到你身上,那时候我的心属于你。可是现在……你凭什么认为一个心早已经不在你身上的女人属于你?”

    利辰睿凝视她良久,“女人的身和心也和男人一样可以一心二用吗?”

    她楞住,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