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53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53章

    咦?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刚叔狐疑的下了楼,还没走到门口,就见离去又返回来的利辰睿脸色比刚才更阴沉难看的走进来,当他空气般越过他上了楼。

    刚叔望着他的背影楞了楞,又叹了声走开了。

    羽微伤心欲绝的把脸埋入掌心,无法遏止的泪水透过指缝流出来。

    她好恨自己为什么在一次一又一次的绝望后仍对这份感情抱有一丝希望。为什么明明知道他不爱自己却还是不肯死心。为什么她无法爱上瞿逸,为什么收不回遗失在他身上的心……

    “你怎么这么喜欢哭。”一进们便看到她仍哭得不能自己的利辰睿蹙眉走过去,将抬起惊讶的泪眼望着自己的羽微抱过,边为她擦拭眼泪边道,“我刚才说的话太绝了。或许我不会爱上你,但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无法忽视你的存在。”他刚才一气之下离开,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她泪流满面的绝望眼神,胸口的闷痛因此越来越尖锐,也让他发觉,他并不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她。所以才又返回来,并且心下做了一个决定。

    不会爱上她,却承认她是特别的?

    “……因为我怀着你的孩子,所以特别?而不是因为我和其他女人不同,所以特别?”

    他拧眉,“有区别吗?不论是哪种原因反正都是你让我觉得特别,这不就够了。”

    他竟然觉得没区别……

    “知道你爱的人只有我,我很开心。所以我允许你永远留在我和孩子身边。”他说。

    羽微倏地一震,抬眼不可思议的瞪着利辰睿,严重怀疑这个刚才还冷酷地说绝不会爱上她的男人是不是突然大脑断路了。还是她出现了严重幻听?

    “……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没有?”利辰睿捏了捏她泪痕未全干透的脸颊,指头上传来的丝丝冷意让他不悦的抿紧唇,把温热的掌心贴在她脸颊上,给她冰凉的小脸送上暖意。

    羽微用力眨眨眼,直到确定不是幻觉,也不是自己出现幻听,而是他确确实实那样说了。可为什么同是一个男人,前后反差却这么大?

    “你,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又不是青年痴呆,才说过的话怎么可能忘记?”他贴在她脸颊上的掌心眷恋的轻挲着她嫩滑的肌肤,懒声哼笑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她问得直接,急于知道最后的答案。

    “你没听懂?就是想你留下来,陪着我和孩子,只要你愿意,这个承诺的期限无限延长,永远有效。”

    “永远有效?”羽微迷茫了,“你为什么这么做?无限延长的意思我可以理解为一辈子吗?你说过你不爱我的,又为什么突然愿意承诺我一辈子?”

    “我说过我无法忽视你的存在,而你也害怕到时候离不开孩子,既然这样,不如干脆留下来。我保证就算我以后再结婚,这个承诺也不会变。”他承认他很自私,因为觉得她特别而又放不了手所以想留她在身边。可又不愿意交付自己的真心。她已经左右了他的情绪,不能再让她左右他的心。

    羽微闻言僵住,仿佛全身血液都被抽干了般,整个人苍白得骇人。

    “原来如此……”她低喃着,忽地失笑,“我以为你承诺的一辈子是要给我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结果……结果……”结果是她想太多了,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和她复婚。

    “不管我和谁结婚,有你和孩子的地方才是我的家,这样还不够?”他收回贴在她脸上的手,方才还噙着一丝温柔的利眸瞬地冷下来。

    “如果我留下来,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身份安置我?新婚下堂的前妻?金屋藏娇的情妇?”

    “……你想要给你一个名分?”他退开她一些,利眸注视着她苍白的脸,冷道,“我说过别得寸进尺。允许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已经是我最大的退让。你不能再多要求别的。”贪心的女人会让他胃口尽失,如果她继续这样,或许他很快会觉得她和其他女人一样平凡庸俗。

    她回望着他,眼神还是那么的深情,却夹杂着丝丝恨意。

    “我不是乞丐,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尤其是你。如果把我留在身边当情妇就是你所谓的最大退让,那么,你还是留给其他女人吧,我不稀罕!”

    “谷羽微!”他咬牙恼声低咆,“你到底想要什么?别以为怀了我的孩子就可以任意妄为。你是特别,但没有特别到让我为你疯狂!”

    羽微心痛到麻木。她静静的看着自己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他恼怒的样子还是那么英俊迷人,可此刻,她再也感觉不到半点悸动。

    真的够了。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清楚,她再没有可以眷恋的了。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答应,以后我不会再对你发脾气,我会对你好,会尽可能的疼你宠你,不会再让你感觉委屈。”

    换做是以前的谷羽微,如果听到这番话一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吧?可是现在的她却不。

    她并不贪心,只是无法想象她若留下来,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以后的妻子?还有当孩子懂事后,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亲生母亲是父亲的下堂妻兼情妇的身份?最重要的是她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爱着的男人娶别的女人为妻。

    她不要残缺的承诺,如果拥有的不够完整,那么她宁愿不要。

    沉闷而诡异的沉默长时间的横亘在两人之间。

    得不到她的回应,本就心情烦躁的利辰睿益发显得焦躁不安。

    “你想好了没有?我并不是非留下你不可。我不是没有女人就无法生存的白痴(白白浪费时间的情痴),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若错过,以后就算——”

    “我不稀罕。”羽微站起身异常冷静的淡声打断。

    “……”利辰睿难以置信的瞪着她,胸口莫名翻滚而上的无名火忽地窜至脑海里狂燃起来。“你不稀罕?”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承诺她居然说她不稀罕!

    该死的他似乎永远搞不懂这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偶尔表现出的倔强教他气得想不顾一切的毁掉她。

    察觉自己的情绪无例外的又被她左右,他拼命强压下那股可以吞噬一切的怒火,僵着嗓音质问她,“你确定你是真的爱我?”

    她抬眼看他,眼底一片坦诚。

    “当然爱。”就算他伤得她再深,她还是不可救药的爱着他。

    她对他的爱,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已经深入骨髓,除非转世投胎再生为人,否则这辈子,她是无法忘记他了。

    “既然那么爱我,为什么又要拒绝可以和我长相厮守的机会?为什么就不可以妥协一次?”电视剧里说什么爱一个人就是要为对方着想,为对方无私的付出而不计回报,全他妈的都是狗屁!

    “可你所谓的长相厮守是必须要和另一个女人一起分享,而这不是我想要的。”名分算什么?如果他保证不会娶其他女人和她一起分享他,那么就算一辈子都没名没份的呆在他身边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想要什么?”他不耐的瞪她。紧咬的牙关似要咬出血来。

    羽微看他一眼,缓缓抬起右手伸出食指直指他心脏的位置,“这里,我要你这里。”

    当她的食指戳在他心脏的位置上,一向正常的心跳忽地停摆一拍,那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停止了心跳。

    可随即心跳声再度响起。只是乱了序,跳得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