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85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85章

    他点头,神色很沉重,“其实——”

    “其实他有爱人了。”突兀的男音介入。

    封缘侧眸探去,错愕的瞪着如鬼魅般突然出现的金发碧眼男子,难以置信的目光因那张极漂亮的脸蛋恍惚了下。

    同样错愕的还有瞿逸。

    “藤木?你怎么会在这?”刚问完,便见藤木在自己身边坐下,并把他修长的四肢缠了上来,硬是不留半丝空隙的将他霸得死死的,像极了一只超大的吸血水蛭。

    “亲爱的,人家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偷偷的跟来了。你是不是很感动?”藤木眨动卷翘的长睫,脉脉含情的望着瞿逸道。

    藤木电力十足的勾人眼神成功的将封缘震得险些把眼珠子瞪出来。也让瞿逸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如果不是强忍住,一定连胆汁都会吐得一干二净。

    “你,你说的苦衷就是……”封缘来回看着两人,震得说不出话来。

    “封缘,你——”

    “你猜对了,我和瞿的关系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青梅竹马,他的爱人就是我。”藤木再次成功抢白,并以挑衅的眼神回赠封缘眼中的怒焰。

    “我不信,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演戏来骗我好让我死心。”封缘越想越有可能,“瞿逸,我们的事以后再谈,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她起身。

    “如果我们这样你信不信?”藤木诡异一笑,趁封缘抬眼看来时迅速将唇贴上来不及阻止他变态举动的瞿逸的嘴。

    封缘僵住。眼泪夺眶而出时她猛地跑出餐厅。

    她一离开,藤木立即抽身保命,但还是迟了一步。

    “你去死!”随着凛冽拳风的逼近,藤木好不容易重拾美貌的五官再次被打回几天前的原形——猪头脸重现江湖。

    瞿逸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驾着车在如织的车流中超速行驶。体内汹涌翻滚的怒火似涨潮的海水淹没了他的理智。

    餐厅里被幽灵般忽然出现的藤木强吻的那一幕任凭他怎么忽视都无法把它从脑海里抹除。反而越是想忘记偏偏记得愈清晰,教他满腹无处宣泄的怒焰在胸腔里横冲直撞却又找

    不到一个出口。

    该死!该死的藤木……他狠咒着,踩着油门的脚发狠的踩到极限。

    “……瞿,太快了,停,停车,我想吐……”

    车后座传来奄奄一息的请求声。

    “我管你去死!”

    瞿逸看也不看的咬牙恨声咒着车后座被自己揍得整个人体积大了一倍的藤木。努力遏止着想将他抛出车外让他一了百了的想法,掌控着方向盘的双手却抓得死紧。

    “……瞿,我死了纤涵怎么办?”想扮可怜博取一点同情的藤木见这招没戏,忙收起楚楚可怜的表情,尽量把肿得只剩一条细缝的双眼瞪得更大一些,然后很吃力的从座位上

    爬起来,看着驾驶座上被自己气得怒发冲冠的瞿逸,眼神哀怨。

    “……我一番好意想帮你的忙把那个缠人的女人吓走,所以才会对你那样的。其实这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嘛,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生气。大家都是男人,亲一下你又不会吃亏

    (藤木的心理活动:比较吃亏的是我啊,我比你漂亮)。况且那根本就不能叫接吻,只是嘴碰嘴停留了五秒,吓唬那个女人。”藤木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又不是真的爱上你了—

    —”

    “你给我闭嘴!”瞿逸怒不可遏的瞪着后视镜里那张猪头脸暴咆,“我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这混蛋居然还说是小事!

    “……咦?”经常被瞿逸骂中文白痴的藤木疑惑的看他,以他有限的中文知识根本无法理解瞿逸这句话的意思。“你的脸长在你自己身上我怎么丢光了你的脸?”他的脸明明

    还在,哪里丢了?

    脑残的白痴!气到抓狂的瞿逸在不想爆血管的前提下怨念极深的诅咒藤木。

    望着瞿逸扭曲的俊容,藤木猜想自己一定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不由感叹,不懂中国文化真可怕。

    他苦着脸摇头,忽然——

    “啊!!”不小心瞥到自己那副四不像尊容的藤木惊叫一声,吓得花容失色,“亲爱的,你把我揍成这样我晚上要怎么和纤涵约会?”

    “你去死!想追我妹你下辈子……下辈子都别想!”

    藤木傻了眼,“瞿,你那天明明答应过我的,怎么今天被我吻了一下——”

    “再提那件事情我杀了你!”好不容易降下一丝丝的怒火再次被点燃。眸光尽现杀气!

    藤木识时务的捣住嘴猛点头。

    痴心爱了近八年的男人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这个打击让封缘难以承受。

    难怪一直不见他身边有亲密的女性朋友。原来是他根本就对女人没兴趣。

    亏她还以为他留联系方式给自己又肯赴约是和她一样对对方有情。呵,简直是太讽刺了!一向清高气傲的她竟然输给一个不男不女。

    她好恨!

    既然对她没有情为什么要留联系方式给她,为什么要来赴约,为什么给了她希望又要那么残忍的让她绝望。为什么不能像呵护纪纤……纪纤涵?

    封缘怔了怔,忽地失笑,笑自己的傻,笑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自己那么悲哀。

    无声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玉珠顺着脸颊滚落,引来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而她却浑然不觉。

    她怎么就没想到当时在机场一心想躲开自己的瞿逸会突然变卦愿意和自己约会的原因其实根本就是为了纪纤涵,是想保护那个和谷羽微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的女孩呢?

    利辰睿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荧幕右下方的时钟,看着它一分一秒的变,神情专注得教李峥冷汗直流。

    怪了,总裁今儿个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出了错,大清早的跑来公司上班,却对公务不闻不问,也不参与公司由总裁主持的例行早会,反倒诡异的窝在办公室里头连着好几个小

    时姿势不变的对着电脑神游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