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87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87章

    记得当时瞿逸告诉他羽微是因为车祸导致胎动异常引发出血现象,在送往医院抢救的过程中转为大出血,以致到达医院时因失血过多而呼吸骤停抢救无效死亡。而死亡时间是在凌晨天未亮之前。因为当时他误以为瞿逸打电话给他是想向他炫耀羽微重新回到了他身边而不想接他的电话,所以时间记得特别清楚。

    但为什么这份死亡报告书上书写的羽微的死亡时间却是上午九点?

    心头的疑虑像雪球般越滚越大。利辰睿往下沉的心却一点点兴奋起来。绷得死紧的冷峻面容上也渐渐现出一丝喜色。特别是在他又发现了病历上的一个漏洞后,整个人都活了过来。深邃黑眸神采熠熠,眸底噙着希望的光痕。

    迫不及待的收起病历资料开车赶往那家医院。对他印象极深的总机小姐几乎是第一眼便认出这个连皱眉都能让人心悸脸红的俊魅男子。

    “您好,利先生,请问联系到封医师了吗?”她甜笑着和他招呼。

    利辰睿点头,薄唇浅勾起淡淡笑意,“多亏你帮忙,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联系封医师让我太太安心待产。我陪她上过产前健康教育课,知道孕妇最忌情绪反差过大,所以我太太提出的要求我都会及尽所能的做到,让她满意。”他继续无乱编造的话题和总机小姐瞎扯。

    “利太太真幸福,有这么爱她疼她的老公。”而且还这么英俊多金,能当美景欣赏又能当金饭碗用,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利太太祖宗十八代修来的福气。

    总机小姐羡慕得两眼冒星光。

    “你这么漂亮以后嫁的老公一定比我强。”有所求的利辰睿不忘再灌她一杯汤,然后在总机小姐呼吸乱序大脑犯晕时开口道,“我想查一个朋友的病历资料,但档案室值班的医生我并不认识,这家医院除了封医师我就和你最熟,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闻言,总机小姐面有难色。

    尽管在听到那句‘就和你最熟’时她兴奋得想尖叫。但她也知道档案市连本院的工作人员都禁止进入,更何况是一个和医院毫不相干的外人?

    “……很抱歉,利先生,我只是一个总机小姐,没有资格进入档案室,所以……没办法帮您。”

    利辰睿闻言并不惊讶。因为总机小姐的拒绝在他意料之中。他当然知道一个总机小姐是不可能在不惊动医院高层管理的情况下帮他的忙让他进入档案室的。但她的男朋友——档案室的值班医生却可以。

    医院档案室的位置比较偏。当他找过去时,刚好看到档案室门口站着的一男一女正在缠绵热吻。他隐在角落里静静的等到两人吻到快窒息才终于分开。当看清楚女人的面孔时,他发现她好巧不巧的竟然就是上次在面对他时一直脸红到要爆的总机小姐。

    “帮不了忙吗?”他垂眸微蹙着眉,以一种无奈的语气叹道,“看来这次是真的没办法让我太太满意了。”

    “不好意思。”总机小姐垂头不敢看他皱眉让人心疼的神情。就怕自己会心软答应。

    “怎么这样说?不能帮忙也不是你的错,是我太没用了,想让太太在怀孕期间保持好心情都不能。现在只能祈祷她不要太失望了。”

    总机小姐张了张嘴,在心里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帮。

    一直在察颜观色的利辰睿微勾了勾嘴角,黑瞳迅速掠过一丝笑意。随即敛去。

    “还是要谢谢你。好了,我走了,希望以后能在医院以外的地方遇见你。再见。”

    他转身。

    “等等!”总机小姐急忙叫住他。

    “什么?”假装没听懂她说什么的利辰睿回头看她。

    “呃,其实,其实我可以试一下。”

    档案室外,值班医师陈尘一脸为难的看着热恋中的女朋友,怕开口拒绝会让女朋友振出局,不拒绝他又没胆做违反院规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如果一旦被发现,不仅会马上失去这份工作,还有可能会接受严格的惩罚,甚至法律的制裁吊销他的医师资格。

    “陈医师,我是很单纯的查资料,不会要求影印也不会偷拍,保证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另外,一点小意思,请收下。”他递过去一张金额为两百万的支票。

    陈尘接过,然后和女友对望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到惊喜的神情。

    两人交往两年,一直因为不能解决住房问题而没能顺利结婚。如果有了这笔钱,问题马上就可以迎刃而解。

    “利先生,怎么现在才来找七年前的资料?”陈尘移动鼠标边熟练的点开一个个窗口边问。

    “……因为有一点小疑问。”利辰睿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荧幕。

    陈尘看他一眼,没再吭声。

    “找到了。”他将其中一个点开的窗口放大,用鼠标拖着窗口指给身旁的利辰睿看,“你要找的是这个吗?谷羽微……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咦?谷羽微?”

    陈尘忽地单手支着下颌讶异的咦了声。

    利辰睿心一窒,锐利的视线立即从荧幕上移到半眯着眼一副陷入沉思中的陈尘脸上。

    “你听过她的名字?”他听见自己出口的声音颤得厉害。

    “有点印象,七年前我刚好进入这家医院,那时候还只是个实习医师……这个人被送入院的日期……”他摁着鼠标键指着页面边往下拉边凝神回想。

    “哦,对了,那天好象刚好是我到妇产开刀房实习期满。我记得是有一个叫谷羽微的孕妇因为车祸引起大出血入院抢救的,封缘封医师是她的负责医师,我还曾因为孕妇的血型特殊而被封医师派去其他医院借……不过不对啊……”他搔了搔眉尾,喃道。

    “什么不对?”

    “我记得她好象被抢救回来了呀,怎么又死了?”他喃喃自语,“不过我第二天就转到脑外科去了,或许她在抢救回来后突然并发其他病症而导致死亡也有可能。”

    前半句话带给利辰睿的震撼让他心跳突破一百二十大关,但还没来得及感受那份欣喜若狂的喜悦,瞬间又被后半句话打击得半点不剩。

    “真可惜,眼看着差不多快生了居然还发生那种事情……我想她的家人一定非常悲痛。咦?对了,谷羽微是利先生的亲戚还是朋友?”陈尘移动鼠标好奇的问了句,却不见回

    声,不由疑惑的看去,却见利辰睿面无表情的瞪着电脑荧幕,眼神飘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利先生?你没事吧?”

    利辰睿回神,做了次深呼吸压下澎湃的情绪。

    “陈医师,为什么你会以为她被抢救回来了?”利辰睿将视线从电脑荧幕上移向他,“这种话无凭无据是不能随便乱讲的。还是说陈医师亲眼目睹谷羽微当晚的确抢救得很成功?

    陈尘楞了楞,“……这个,其实也不是我亲眼目睹啦,只是那晚我从外院借血浆赶回来马上便把它送到开刀房,结果有护士说血浆用不着了。当时我一听以为孕妇肯定是没救了。可护士又说我离开后已经有人献血给孕妇。然后没等我问她孕妇怎么样她又进了开刀房……因为当时护士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很轻松,而不是像一开始那样惊慌焦虑,所以我以为孕妇应该是没问题了。没想到她还是……”

    “那晚值班的护士都还在这家医院上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