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92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92章

    仿佛可以听见从瞿逸口腔里头发出的‘咯噔’的牙齿摩擦的声音,他欲将利辰睿分筋错骨撕成碎片的狠戾眼神让利辰睿发出了笑声。

    “没想到恨我入骨的你居然这么关心我的一举一动,连曾跟我暗中交往的秦斐你都知道?你的关心还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不过要让你失望了,我和她早没了关系,这一点纤涵可以为我做证。”事实上那晚在公寓如果不是发生秦斐还戒指的插曲,想必他和纤涵的关系一定大有进展,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形同陌路了。

    “你去死!谁有空关心你了?还有不准再提我家纤涵!”他恶声警告。

    “她是羽微,是我老婆,我为什么不提?”利辰睿无惧的反驳,在瞿逸又要恶言相向时抬手示意他住口,“你先听我说,我既然敢肯定纤涵就是羽微,自然是有原因的。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再来生气说我诬陷你也不迟。”

    瞿逸不甘的闭嘴。内心不得不承认利辰睿的脾性经过七年的沉淀的确变化很大。尽管他还是一贯的阴冷恶毒,但现在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一旦沾染上任何和羽微有关的事情情绪就暴走失控,根本无法做出理智的判断决策。而是沉稳内敛依旧,明明能感觉到他全身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喷洒着灼热的怒火,但他却还能死死的遏制住。

    啐!他干么长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瞿逸免费赠送白眼一枚。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你当我很闲,没事跟你扯这些?”

    利辰睿见他翻白眼反而楞了一下。原本他以为瞿逸会激动得七窍生烟,或者直接用拳头招呼他的。

    “我在羽微的病历资料上找出几处破绽。其中最明显的是你把羽微的‘死亡’时间写错了。还有,病历上护士签名和医师签名都和事实有出入,你先别急着辩解,事实到底是怎样我已经调查过。还有,你告诉我羽微是大量失血导致死亡,但我却查到羽微当晚进行过输血并且在输血前就已经控制了出血现象,而且!”他加重这两个字的音,接着说,“有人可以做证羽微在输血后清醒过一次!”

    垂眼静听的瞿逸又等了会没见他继续说下去,这才抬眼,眼底并无慌乱。

    “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请回,因为我不和疯子沟通。”抬手赶苍蝇一样赶他。

    利辰睿冷哼,“不敢面对不敢承认?”

    “我要面对什么?承认什么?不懂医就别学人家扮专家。你懂不懂病历书写规则?还有我否认过羽微输过血吗?我有说她没清醒过吗?如果没清醒过我怎么会知道她说‘下辈子不要再遇见你,就算遇见也不要再爱上你’?”

    因为瞿逸最后那句话,利辰睿神情黯然。

    “瞿逸,其实并没有谁告诉我羽微曾经清醒过。”所以那句话有可能是瞿逸自己编造出来的。

    他定定的凝视着瞿逸,眸光犀利如能洞穿对方心脏的利箭。

    妈的!居然敢阴他!

    微眯的凤眼掠过一抹阴狠。瞿逸侧开眼不看他,却转过身从抽屉里掏出一盒烟,点燃一根面无表情的吞云吐雾。

    他一直很少吸烟。只有在觉得事情棘手的时候才会点上一根。因为只有把自己没入烟雾中他才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不会让对方看穿而出卖自己。

    “我还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羽微没死。像当晚参与全程抢救的护士都莫名其妙的离开了那家医院移民的移民,出国嫁人的嫁人。还有你,不也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消失了一年多才又出现的?还有封缘,她在见到我时竟然全身抖得险些站不住脚,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也是那场戏的主角之一?”

    瞿逸恶劣的对着他吐出一口浓烟,然后才道,“我又没特意功能,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见到你就发抖?说不定是你利大总裁魅力太无边,把她给激动的。还有那些护士为什么移民出国我就更奇怪了。敢情利总裁是户口调查局派来的调查户口的?可惜你走错门了,那几个护士不是我女儿。”

    “那瞿司煊呢?”

    “什么?”听他突然提起小鬼,瞿逸愕然。

    “他真的是你儿子?”

    瞿逸怒极反笑,快燃到烟屁股的香烟从他手指间滑落。

    “他不是我儿子难道是你儿子?!就说你瞎了眼!小鬼和我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你没眼睛看啊!”无法忍耐心头奔腾横窜的怒火,瞿逸想也不想的恶言送上。

    利辰睿想了想,也认为自己刚才那个问题问得太牵强。自己在第一眼见到瞿小鬼时不也觉得他那双凤眼似曾相识吗?虽说李峥咬定他和瞿小鬼像极了亲生父子,但羽微怀的可是女儿,怎么可能变成儿子?

    “总之,我相信纤涵就是羽微。”他还是那句话。

    “狗屁!我忍你很久了,再说这样的话我可不保证不会揍你!”他阴狠嗤道。

    “是你封锁了纤涵的消息。”梨辰睿自顾自的往下说,“你是在防我查她的身世。其实我一直不相信你有一个和羽微这么相似的妹妹。”

    “很遗憾让你失望了,她就是我亲妹妹!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要不要我和她去做dna鉴定一下让你死心?”瞿逸揶揄他。

    “这当然是要的。而且整个鉴定过程中我都会步步紧跟,不会给你弄虚作假的机会!”

    “那你就等着死心吧!”瞿逸冷哼,“你的执念会害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希望到时候别因为想不开而萌生自杀的念头。”

    “我相信自己不会错,纤涵就是羽微!”他目光坚定如初,不曾有过丝毫动摇。

    瞿逸回以一记残忍的笑,结束了这次对峙。

    从瞿逸的办公室出来,利辰睿卸去强硬外壳的神色现出一丝无法掩藏的疲惫。

    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这场争论。就某些方面而言,他和瞿逸太过相似,才导致以前屡次碰面都忍不住讥讽挖苦对方。所以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和瞿逸来一场恶战的准备。

    不想瞿逸竟然那么冷静。虽然争论过程中也曾见过他变脸惊愕,但总的来说瞿逸的镇定有些打击到他的信心了。

    不过虽然他找到的证据和一些臆测设想都让瞿逸全盘否决了,但如果瞿逸认为这样就会让他放弃继续调查,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七年前在羽微面前他发誓只要她醒来,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答应。而现在,该是他履行誓言的时候了。

    他要让她知道,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

    与此同时,煊赫科技董事长办公室里,瞿逸姿势不变的背靠着办公桌缘,苦大仇深的死瞪着利辰睿离开时关上的玻璃门,仿若那是利辰睿本人般,凤眸瞪出血丝来。专注得连玻璃门打开有人走进来都未回神。

    “还要不要喝菊花茶?”藤木一本正经的问他,同时不忘张开五指在他眼前画圆圈一样转动,像极了那些诡异的神婆装神弄鬼替人勾魂时才会做的动作。很巧的是瞿逸竟然因此回神了。当然,回神的同时还送了藤木一个力道极轻的耳光。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你给我惹的麻烦,让我躲都躲不掉!”瞿逸把无处发泄的怒气统统迁怒到藤木身上,难以给他好脸色。“你惹出来的祸,你负责善后。”

    “其实……我看着他离开的,当他走出房门时,脸上的神情是真的很痛苦。”无法忘记最爱的人是世界上最痛苦也最折磨人的精神惩罚。那份心灵所承载的煎熬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得到的。

    而他却深有体会。藤木捧心做忧郁状。

    瞿逸楞了楞,然后猛地跳起脚来以掌为刃给了藤木的左肩一记手刀。

    “你居然同情他?知不知道他有多可恶?!他的罪行罄竹难书!”哼,同情他的敌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藤木哀怨回眸,抚着疼得厉害的肩控诉,“纤涵说得没错,你果然有暴力倾向,我真担心以后家庭暴力会成为你我的家常便饭。”

    瞿逸没再理他,侧身抓过桌上那杯菊花茶没有半丝犹豫的从藤木头上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