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93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93章

    “你发烧了,我给你降降火。”语毕放下茶杯潇洒离开。

    讨厌来医院。

    一路上纤涵的嘴角都是扁着向下弯的。因为被瞿逸强行押上车载来医院而闷闷不乐。

    “只是做个小小的检查,用不着给我脸色看吧?”和她一起坐在后座上的瞿逸斜睨了眼她叹道。

    “你明知道我对上医院和过马路这两件事情深恶痛绝。为什么硬要逼我来?”纤涵没办法理解,“连藤木都说我没事了,还做什么检查,难道你还信不过他?”

    前头驾驶座上充当临时司机的藤木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睇向后视镜。刚好对上瞿逸的双眼。本来想马上缩回视线,却见瞿逸朝他使了个眼色。聪睿如他,立即意会瞿逸的意思。

    “纤涵,其实我说你没事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让你安心,所以这次检查是很有必要的。”藤木顺着瞿逸的意思劝道。

    见藤木也这样说,纤涵就算再不甘愿也只能这样了。

    瞿逸看着她再一次叹气。其实如果不是利辰睿坚持要看到dna鉴定结果才死心,他又怎么可能逼她来医院让她受罪?尤其那个家伙还好死不死的偏偏要选他以前就职的这家医院。

    到了医院,一行三人下车走向门诊大楼。

    纤涵像个孩子般紧拽住瞿逸和衣袖,手心不时冒出的冷汗很快浸湿了他的袖口。

    “纤涵,没什么好怕的,乖,来把手给哥。”瞿逸一根根拨开她抓得死紧的手指头改放在自己掌心里。

    纤涵颤抖着身子不吭声,怕自己抿紧的唇一松开,就会有尖叫声从嘴里发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讨厌医院,反正就是和过马路一样,没来由的感到畏惧。她有时候想也许是她上辈子过马路时被车撞到过,然后在医院里躺了很久很久,也或许死在医院里了,所以这种恐惧才会与生俱来。

    检查的程序不算复杂,但很奇怪。比如她犯病时明明是突然头昏然后就昏睡过去,为什么做的检查不是头部断层扫描或者其他关于脑部的检查?而是拿了根棉签在她口腔里头搅啊搅?采集血液她可以理解,但拔她的头发又是怎么回事?

    检查完后藤木又给她扎了一针,她苦着脸刚想问藤木检查是怎么回事,便觉一阵困意袭来,倒在了藤木怀里。

    另一边和纤涵一样做了同样检查的瞿逸瞄了眼藤木怀里的纤涵,低声说,“你先带她去车上等我。”

    待到藤木抱着纤涵离开,瞿逸才将目光移向某处,那里,站着透过一扇打开三分之一门缝观看了纤涵和瞿逸全程检查过程的利辰睿。此时,他的视线落在藤木离去的方向,眼底翻涌的怒意险些吞噬他的理智,让他差点不顾一切的追上去从那个金发男人怀里抢过纤涵。

    如果不是答应了瞿逸在结果出来之前不能和纤涵碰面,他想他一定会忍不住追上去。

    “所有经你提议的鉴定方式我都无条件答应了,希望结果出来后你真的能死心不要再缠着我妹妹。”

    瞿逸特意强调后面三个字,然后在利辰睿阴沉的目光中从容离开。

    纤涵一行人已离开许久,利辰睿的视线却依旧张望着那个方向,饱含依恋的目光像是胶缠住般,久久没法移开。

    不想被动摇的,他真的坚信纪纤涵就是他的羽微。可瞿逸的神情和语气都那么的笃定自信。

    如果鉴定结果真如瞿逸说的那样他和纤涵是亲兄妹,那是不是表示这一切都完了?包括羽微的病历记录和事实的出入,那些诡异离职的护士及纤涵谜一般的身世,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都只是他胡思乱想?

    瞿逸骂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他承认,也许他真的是疯了,被死死压抑在心底长达七年之久无人可诉、无人关心、无人心疼、无处可逃的痛苦折磨得疯掉了。

    三天后结果出来了。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对羽微特别关照?”瞿逸上挑的狭长凤眼斜睨着恍如一头重伤后意图挣扎却深感无力的猛兽般神色惨然的利辰睿,心头闪过一丝快意,“我不是好人,更不是烂好人,但我却为她做了许多比烂好人更超过的事。我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她注意安全,陪她去封缘那做产检,然后送她回家,又在她大哥谷司瀚离开后每天陪在她身边鼓励她支持她给她坚持活下去的勇气。我对她这么好,当然是有原因的。”

    他扯唇,以指弹了弹手里头那份dna鉴定报告,笑得很招摇,“因为她有一张和我妹妹一样的脸。让你失望了,利总裁,我家纤涵真的是我亲妹妹。”

    利辰睿凝神瞪着那份报告,神情严肃。

    “好了,这场闹剧终于划上句号了。既然已经真相大白,那么以后离我们瞿家人远一点!”觉得一个人自言自语太无趣,瞿逸警告完便掉头离开。

    “我并没有打算放弃。”利辰睿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就算她真的是你妹妹那又如何?反正我只认定她就是羽微。就算你再算无遗策,百密总有一疏,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的执念是对的。”

    当他承认自己或许真的是个疯子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不论dna鉴定出来的结果如何,他都要坚信纤涵就是羽微不疑,因为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他已经回不了头。只要有一丝疑虑无法解释清楚,他就不会死心。

    瞿逸闻言气极反笑,那股自心底直往上涌的怒火将他漂亮的双眼染红。

    “那我就等着看你怎么一点点心死一点点绝望,到最后生不如死!”

    如同失了魂落了魄,在公司里没了以往阴冷尖酸的讥讽,却比往日任何时候更寡言少语的利辰睿沉默得让公司全体员工都心碎。

    有人说总裁是失恋了,失恋的男人才会魂不守舍。

    有人猜总裁撞邪让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所以才会印堂发黑,面容憔悴不复往日神采飞扬。

    ……

    只有李峥清楚总裁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什么。唉,爱情真是折磨人的东西。

    眼看着连着一个星期开口不超过十次的总裁埋头办完公后起身就往门外走去,李峥忍不住叫住了他。

    “总裁,您要实在觉得心里难受,大可以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千万别憋在心里憋出病来。”

    走到门口的利辰睿顿了一秒,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日光流丽,阳光明媚。

    好不容易左转右转摆脱掉藤木纠缠的纤涵把手挡在额前,微眯着熠亮的水眸梭巡过四周。然后视线定格在一家西饼店的招牌上。脑海里忽地划过熟悉的感觉。

    奇怪,明明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里,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她错愕的瞪着西饼店好久,直到迎面走来的路人莫名狠狠撞了她一下,她才痛抽着冷气回神。抚着被撞痛的肩膀瞪向匆匆落跑的肇事者。

    真没礼貌!撞了人都不会道个歉还跑得那么快。纤涵扁着嘴气恼的咕哝两句。

    收回目光转身,刚想抬步,又忽地顿住。

    有人跟踪她。这是她突然停下来的原因。

    猜想着是藤木找到她了还是老哥派来的那两头猪,她猛地掉头,目光笔直射向给她带来困扰的视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