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94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94章

    很奇怪那个位置竟然只停着一辆价值不斐的跑车。而且跑车的挡风玻璃还是那种可以从里面看见外面,但外面却无法看清楚车内的材质。

    直觉告诉她跟踪她的人就是那辆跑车车主。于是她没有丝毫迟疑的走了过去。

    幸好跑车停靠的位置是马路边,她可以只站在人行道上就能把手伸向跑车车窗,很不客气的用力敲了好几下。

    车窗降下的刹那,纤涵猜想过车主一定是肥头猪脑,大腹便便,眼睛细如缝,鼻头如蒜的典型富得流油的色老头。

    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车主竟然帅得让人眼抽筋。不过脸色倒是差了点,有点憔悴,而且活像几百年没看过女人似的,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直勾勾盯着她,那眼神……怎么和那家西饼店一样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喂!”她不耐的眯眼又重重敲了几下帅男人的车窗,没好气的给了对方一记白眼,“看得很爽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露骨的视线已经严重妨碍到我逛大街?”

    对方一楞,随即猛一瞪眼,神情惊愕不已的张嘴望着她,一副很激动的表情,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一时说不出来。

    真是个怪人。难道刚才那句话刺激到他了?

    纤涵撇撇嘴,又咕哝了一句怪人,侧身闪人。

    “羽微!”

    含在喉咙口的名字在纤涵转身的刹那没有半秒停顿的逸出。

    结果当然是纤涵继续走她的路,车内惊讶又露出一丝惶恐的利辰睿则迅速跳下车追了过来。

    越过纤涵,利辰睿微喘着挡在她面前。

    高大的阴影自头顶落下,流丽的日光被遮掉大半。有些不适应前一秒视野还是阳光明媚下一秒就变成阴天的纤涵叹了声,有些恼的懒懒抬头,半眯的眸子睇着挡她去路的帅男人。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故意要挡我路的吗?”好不容易甩掉藤木那条尾巴,这个男人最好不要是看上她了然后紧咬着不放。

    有那么一瞬,利辰睿以为自己是置身在梦境里。不然纤涵看他的眼神怎么可能那么陌生,并且还问了这么奇怪的问题。

    难道是还在生他的气?

    “纤涵,我想我们需要静下来谈谈。”不管她到底叫什么名字,反正他都已经认定她是自己要的那个人。

    纤涵眨巴着长睫卷翘的大眼,微偏着头眼神古怪的看了他半天。然后抓过脑后被藤木束成马尾的发束上下拽了拽,目光依旧停留在利辰睿深刻俊魅的脸庞上,目光明显带着审视的意味,似在琢磨着什么。

    “虽然很奇怪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不过我好象对你没印象耶。”纤涵抬手捧着自己被炽阳晒得有些发红发烫的脸颊,有点小可惜的叹着。

    利辰睿绷紧冷硬的脸庞,深深凝视着纤涵流露疑惑的大眼。那丝毫不加掩饰的陌生眼神让他无从怀疑她是在假装不认识自己。而他奇怪自己竟然还能这么镇定的站在这儿,没做出任何抓狂的举措。

    她说对他没印象。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两人才多久不见,为什么她就把他忘了?

    利辰睿喉头一紧,明显突出的喉结上下滚动。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又把我忘了?”他眼神恍惚的看着她喃喃自语。

    纤涵讶异不已,“为什么说是我又把你忘了?”难道她之前就忘记过他?“我们真的认识吗?”

    利辰睿失神的望着她。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抽出一张质地考究的名片递过去。

    “先威金控总裁?呀,我从美国回来才没多久耶,以前都没回来过,你我怎么可能认识?”纤涵好笑的晃了晃名片还给他。“不好意思,先生,我真的对你没印象。我赶时间,麻烦你让个道。”

    “纪纤涵!”利辰睿闭眼拉住欲越过他离开的纤涵用力一拉拽回他怀里,再睁眼时,直视着她的眼神灼热得似乎可以焚烧一切。

    “够了!纪纤涵!不要再捉弄我了!不好玩,这种被一次又一次遗忘的游戏一点都不好玩!你看着我,我是你的利大哥,是你从十岁便爱慕的男人,是和你有过一段婚姻和你关系最亲密的男人!你爱我,你死心塌地的爱着我!”

    她那么那么爱他,怎么可以说忘就忘,甚至还忘得这么干净、彻底!让他在她眼里再也找不出半点以往的影子!

    纤涵被他狂热的眼神和微微扭曲的俊容摄住呼吸。他语气中自然流露出的痛苦让她惊诧也让她迷惑不已。

    什么他是她的利大哥,是她十岁便爱慕的男人?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他居然说和她有过一段婚姻是她最亲密的男人?真可笑,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呀!

    “先生,请你自重!”纤涵沉下脸用力挣出他的怀抱,神色严肃道,“请你不要对一个未婚女子说这些。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一口咬定我在捉弄你跟你玩游戏。可我现在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失忆也没任何脑子不正常,所以我说不认识你就代表真的没见过你,我敢发誓,如果我说着的这些是假话,那么就让我下辈子都躺在医院里好了。”

    比起过马路,她对医院的恐惧又更深一些。所以她发这种誓够毒了吧?

    利辰睿脸色煞白。

    耳边嗡嗡嗡的响,大脑一片混乱,难以理出一个头绪来。

    如果不是真的忘记了,谁又愿意发这么毒的誓诅咒自己?

    利辰睿这次是真的被纤涵的状况搞晕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累,我不想再做多余的解释。失陪了。”纤涵脸色很不好的垂眸避开他。

    利辰睿看着她,心头涌现一股难以忽视的无力感。在体内翻滚澎湃的疼痛无止境的蔓延。

    “纤涵!”一个发音有些怪的声音传来。

    走了好几步的纤涵停下来,目光越过利辰睿和他身后正朝她这边大步走来的金发男子相撞。

    “木木?”纤涵傻眼,直到藤木走到她面前,她才呐呐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藤木挑高细长的眉得意的哼笑,修长的手指亲昵的捏了捏她可爱的鼻头道,“你以为把我甩掉我就没办法找到你了?”

    纤涵撇嘴,没再吭声。

    “走吧,我们到处去逛逛,反正累了可以让瞿来接我们。”藤木亲密的揽过她的肩要走,不意瞥到一旁脸色全黑的利辰睿正以锐利如隼的目光瞪着自己。那犀利狠毒的视线似淬了毒的利刃让他浑身不自在,揽住纤涵的手自然而然的自她肩头滑落。

    藤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和他打个招呼,但又想起两人似乎并不熟,甚至没和对方说过一句话。正想着,却见利辰睿背转身坐进车内驾车离去。

    煊赫科技的会议室里,瞿逸神色冷严的端坐于首端,两手平放在会议桌上,十指交握,垂眸目无焦距的瞪着桌面。耳边响起各层高管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议论声。

    “董事长,自从我们公司终止和先威银行合作后,状况百出!各项资金无法正常启动,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如果长此以往下去,我们很担心公司的运营会不会也会因此而遭到影响。”

    瞿逸不动声色的抬眸梭巡过四周,沉默了五六分钟后挥手示意散会。并没有给予他们任何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