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105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105章

    “你没资格赶我走,现在证实了纤涵的身份,我和她的关系比你和她更亲密。”利辰睿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嗓音极冷的反驳。

    “呵,你和她关系亲密?”瞿逸气到眼抽筋,满腔无处可发的怒气憋得他难受得忍不住狂飙脏话,“你他妈的到底是要提醒你几千次你们已经离婚了!”

    “就算离婚了我也是和她关系最亲密的男人。”利辰睿依旧冷静的不为所动。“何况离了婚还可以复婚。”

    “……”怎么会有脸皮这么厚的男人?简直是比家里那个死变态脸皮还要厚上几米。

    “你死了这条心吧!不说纤涵现在完全不记得你,就算她恢复记忆也不可能会再和一个杀人凶手在一起。你没听她说你的双手沾满血腥吗?”瞿逸冷哼着看他神色遽变。心想果然只有拿纤涵说过的话激他他才会有反应。

    “她那么恨你,你怎么还好意思死皮赖脸的硬要留下来惹人嫌?”

    利辰睿长叹一声,垂头将十指插入浓密硬挺的黑发中,声音痛苦的懊悔道,“我只是想确定她什么时候清醒——”

    “好再伤害她刺激她?”瞿逸冷冷接下他的话头,“你是不把她逼死不甘心是不是?我早说过强迫她恢复记忆对她根本没半点好处,你偏要处心积虑的接近她。现在好了?把她逼到情绪崩溃你满意了?”

    “利辰睿,如果这次纤涵醒不过来,你要拿什么来赔偿她?”

    闻言,利辰睿猛抬头,锋锐利眸掠过一抹惶恐。

    “你怕了?”瞿逸暗自冷笑。

    “我会永远陪着她,不管生死。”利辰睿敛眼许下生死承诺。

    瞿逸震愕失语。死瞪着他久久无法出声。

    “你神经病!”本以为那样吓他可以让他退缩,哪知道他竟然做出生死承诺?他妈的这家伙明明就不是那么煽情视爱情为生命的男人,学人家搞什么浪漫玩生死承诺?!

    “瞿,你们聊天的声音可不可以小一点?”病房门打开,藤木俊美的脸庞探出来,目光掠过脸色阴沉的利辰睿,然后落在火冒三丈的瞿逸脸上。

    “特别是你,别吼那么大声,吵醒其他病人是没关系,别把太平间的尸体也吵醒了。”

    话刚落,他掩藏在病房内的大半个身体都被瞿逸伸出去的手臂给大力扯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不出来了呢!”居然进去两个多小时都不出来,难道不知道他有多担心纤涵吗?

    藤木头疼的揉额,“瞿,纤涵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不久前才昏迷过一次现在又再度崩溃,我不敢贸然对她——”

    “白痴啊你!”瞿逸即使阻断藤木欲出口的字眼,用眼神示意他身后正关注着两人一言一行的利辰睿。

    藤木眨眨眼,恍然点头。却又神经质的越过瞿逸的肩线探想他身后的利辰睿,朝他友善的笑笑。气得瞿逸磨牙。

    “利先生,你不用太担心,虽然纤涵的情况看起来有些不太秒,不过你放心,虽然我也不太确定她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不过我敢保证她绝对不会再像几年前一样沉睡个两三年。”最近一段时间报读中文班勤学中文的藤木口头中文大有进展。

    利辰睿不动声色的打量过他,很清楚的记得这次是两人第三次见面。而据他所知,这个老外和纤涵的关系非常不一般。

    “你是谁?”不喜拐弯抹角,他问得直接。

    “咦?”藤木楞住。然后才想起他认识利辰睿,但对方未免认识他。于是淡扬笑意,自我介绍道,“我是瞿逸最最最亲密的男朋友藤木——”

    “也是纤涵的未婚夫。”这句话是瞿逸说的。

    “纤涵的未婚夫?!”利辰睿突地站起身,利眸直勾勾瞪着一脸错愕的藤木,阴沉的脸色益发阴骘。

    难怪他和纤涵之间的互动那么亲密。原来他们是未婚夫妻关系。可恶!怎么没有人告诉他纤涵居然有个未婚夫?就连瞿小鬼也瞒着他?

    藤木困难的咽了咽口水。本能的往后退两步。

    虽然他和利辰睿的身高相似,两人的体形在外形上均属偏瘦。但当利辰睿突然站起身时无形释放的那股压迫感却让他感觉危险。

    更何况他还挺纳闷,什么时候自己成了纤涵的未婚夫了?

    “你爱她?”被藤木是纤涵的未婚夫这个消息炸得浑身气痛的利辰睿沉默半天突问。

    “……??”没反应过来的藤木瞠大的桃花眼里浮现出一个又一个不解的问号。

    白痴!瞿逸瞪藤木一眼,低咒着偷偷把手伸向他背后趁他不备在他肉多的地方用力拧了一把,直到藤木全身猛的抽紧才满意抽手。

    随即不动声色的斜向利辰睿,撇嘴道,“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爱纤涵,不然怎么可能会从日本追到中国来只为了能够和纤涵在一起?况且他们曾经同居过两三年。”

    “同居?!”被瞿逸拧得五官痛到扭曲还没停止抽搐的藤木惊讶出声。

    拜托!他什么时候和纤涵同居过了?而且还长达三年?他怎么不知道?

    “怎么?你把我妹吃干抹净就想耍赖不承认?”瞿逸逼近他,脸上的威胁意味十足,看向他的眼神请清楚楚的写着‘你敢说个不试试’。

    藤木楞了楞,然后才意会瞿逸的意思是想让利辰睿误解他和纤涵的关系,从而让利辰睿死心。

    可是这样做好吗?撒谎和破坏别人的感情都是要天打雷劈的耶,他才不想被雷劈。可是如果不帮瞿逸,那他今晚就只能睡客厅了,天知道他是找了好多借口(例如怕黑、寂寞、心灵空虚、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才成功混到瞿逸床上的……

    藤木低头思忖着,冷不防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

    抬眼哀怨的瞪去,对上瞿逸铁青的脸和他冷冷翻动的两片薄唇,“你敢对我妹始乱终弃,我会每天把你打成猪头。还不快进去看看纤涵怎么样了。”

    “哦。”藤木扁着嘴摸着后脑勺往病房走。

    “等等。”利辰睿叫住他,在藤木诧异看来时挑眉问,“你真的和纤涵同居过三年?”

    “……”藤木迟疑了一秒,刚要点头,却见利辰睿松了口气般哼了声,又坐回身后的长椅。两条长腿拉开身体往后倾上挑着黑眸看着他。勾唇道,“既然打算要骗我就应该事先排练好,至少表情会到位一些,不至于那么轻易被拆穿。”

    害他虚惊一场。如果不是藤木的表情太过僵硬,他还真的会信了瞿逸这番说词,认定藤木是纤涵的未婚夫。

    “你以为我们在骗你?”没想到如意算盘这么快被识破,瞿逸气恼不已。

    “不是以为,是肯定。”利辰睿看他一眼,目光再次转向藤木,“从你说他是纤涵的未婚夫到现在,他的反应一直在状况外。如果他真的是纤涵的未婚夫根本不用考虑就会反射性的点头。而不是要看你眼色决定。”藤木的表现那么差劲如果他都看不出来,那岂不是当真瞎了眼?

    藤木愧疚的看向瞿逸,果然见对方投来一记杀气腾腾怨念十足的眼神。

    他耸肩给瞿逸一个无奈的眼神,就在对方身形移动时病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着医师袍的男医师,只见他走到藤木面前,将手中一叠资料递过去,神色必恭必敬地道,“藤木大师,这是纪小姐的各项检查结果,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