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112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112章

    “……”她好象忘了他在点滴中,总得有人帮他拿输液袋吧?况且,“你不就是留下来照顾我的?既然什么都要我做,那你照顾我什么?”

    纤涵猛地翻过身跳下床冷眼看着他哼道,“是啊,我也奇怪你既然都能自己做那我留下来照顾你什么?这是不是表示我可以离开了?”

    说完也不等他发言,径直往门口走去。

    “其实是你根本就不想照顾我对不对?”利辰睿也被她气到了,本来就疼得厉害的头此时更是锥心蚀骨的疼。

    纤涵转身回他一记冷笑,“你还真是说对了,我是不想照顾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

    利辰睿抚上痛得快要教他抓狂的额头,粗喘着平息逐渐失控的情绪,怕自己气怒攻心之下口不择言伤了纤涵,但那股在胸腔翻滚叫嚣的委屈和心酸却像怎么也压不下似的,堵得他整个人都万分难受,一张俊容憋得发青。

    纤涵瞪着他忽青忽白的脸,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抓拢成拳。

    回转身,松开紧握的拳,颤着手触上门把。

    “纤涵,你不要走。”利辰睿急切的唤着她,同时翻身下床,一把扯掉手臂上的针头朝纤涵扑来。

    “你不要走,你可以不照顾我,我只要你在我身边。”他自她身后抱紧她,把脸埋入她如瀑的秀发中贪婪的嗅闻她发上的香气。

    “放手。”纤涵闭了闭眼冷静的对他说。

    “……不要走。”他喃喃着抱得更紧。身体莫名一阵颤抖,喷洒在她颈后的呼吸灼热得像是从火山爆发出来岩浆,烫得她全身快要冒烟。

    “纤涵,不要这么狠心……为什么你不肯原谅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做,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

    难以相信冷硬残酷的男人也会脆弱得发出哽咽的哀求。如同凶猛残暴的猛兽在重创后呜咽着舔吻自己的伤口向别人求助时发出的叫人心碎的哀鸣声。

    只是纤涵不是羽微,她不知道利辰睿的冷硬残酷,所以此刻的利辰睿流露出的脆弱的一面在她眼里反倒成了懦弱无能的男人。

    没有留恋的用尽全力扳开他如铁钳般紧箍住自己身体的双臂。不管他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她都无动于衷。仍执意要离开。只是以她的力气如果不是突然爆发怎么可能敌得过利辰睿。

    但让她意外的是身后慰烫着自己背部的高温胸膛竟然自动抽离了,甚至是完全放开了对她的箍制。

    讶异回眸,却见利辰睿紧咬牙关一脸痛苦面容的抚着额摇摇欲坠,而他刚才扎针的那只手臂正一滴滴往下淌着血珠。

    纤涵瞬地白了脸,忙过去扶稳他吃力的将他半拖半拽带到病床旁按下急救铃。

    “喂……”她颤着手拍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异常紧张。“你怎么了?”

    五官扭曲面色痛苦的利辰睿听到她询问的声音心里涌现一丝欣喜,想开口安慰,却疼得连话也说不出。

    医生护士急急赶来,展开一番检查急救。过程中,利辰睿不知怎么的突然‘哇’地一声吐了正在给他检查伤口的医师一身,然后是更痛苦近乎痛不欲生的神情。

    远远看着的纤涵呆滞住,只觉浑身冰冷。瞪大的眼眶莫名的流出眼泪来,怎么也无法止住。

    半个小时后,瞿逸和藤木赶到医院。

    “瞿医师,病人表现为头痛、多次出现恶心呕吐等现象,而且颅内压明显增高……初步诊断为脑震荡。这是检查报告。”曾和瞿逸在同一家医院供职过的医师将报告递给他。

    瞿逸接过。看着一干医师护士陆续离开。然后才将目光投向打电话把他叫来的小妹。

    “纤涵?”他走过去,抬轻拍她的肩,却发现掌下的身体竟然抖得厉害。

    是被突发的状况吓到了吗?他猜测着,但随即又发现了纤涵的不对劲。

    瞿逸审视着纤涵苍白的脸蛋,目光停留在她有些红肿很明显是哭过的眼睛上。心里的疑问一点点扩大,最后终于忍不住站到她面前,将她始终凝视着利辰睿睡容的视线隔断。

    被突然挡住视线的纤涵下意识的抬眼,却楞了楞,显然是才注意到瞿逸的存在。

    瞿逸以掌抚着额没辙的叹气,压低声问她,“纤涵,你刚才哭过?”

    哭?纤涵惊讶的抬手抚上自己的脸庞,那上面仍残留有未全风干的泪痕。

    “你哭是因为他?”瞿逸侧身指着病床上陷入昏睡中的利辰睿问。

    纤涵将目光移过去。

    被催人欲狂的头痛折腾得昏过去的利辰睿在给予了镇痛止吐等对症治疗后睡容不再痛苦,显然是药物发挥了疗效减缓了脑震荡的症状。安睡中的他没了往日的冷冽霸气,反而透着一丝孩子气。

    想起他不久前突然发病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纤涵仍心有余悸。破百的心跳到目前还没恢复正常搏动。

    “纤涵?”见她似乎又看得闪了神,瞿逸不禁再次出声提醒,并在她身旁坐下,“你有没有在听哥说话?”

    纤涵侧眸看了看他,点头,“刚才很可怕,他疼得呲牙咧嘴,痛苦得好象快要死掉。”她垂眼低喃,“我害怕……害怕他会突然死掉……”

    “你害怕他会死?”瞿逸惊愕不已,脸色瞬间惨变。他凤眸如刃的盯着纤涵,板着脸不悦道,“他受伤跟你无关,你不用因为感到内疚而害怕他会死掉。”

    “内疚?”纤涵琢磨着这个词的含义,神情有些茫然,良久才道,“原来我是因为内疚才为他哭?对啊,我怕他死了会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怪我没好好照顾他。”

    “纤涵,你怎么了?”发病的人明明是利辰睿那家伙,为什么现在不对劲的人反而是自家小妹?

    “瞿,我们出去让纤涵好好休息一下,先别打扰她。”两只手裹得像粽子的藤木向瞿逸使了个眼色。

    瞿逸皱眉,但见纤涵一副眼神空洞的呆滞模样,只好叹着起身走了出去。

    “为什么利辰睿突然病变会让纤涵整个人恍恍惚惚患得患失?”一拉上病房门,瞿逸便忍不住询问藤木。

    “你问我?”

    瞿逸回他一记‘废话’的眼神,忍住手痒想扁人的冲动没让他脸上开花。

    “我怀疑她是在骗我们,有可能事实上她根本就没失去记忆。”藤木语出惊人。

    “哈?!”瞿逸呆楞住。“也就是说她其实记得我和利辰睿在办公室争论她身世的那段记忆?”瞿逸难以相信的猛摇头否认。“怎么可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首先她会这么做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恨利辰睿所以想以这种方式断绝和利辰睿的瓜葛。”

    瞿逸苦笑,“可是她那天说恨的人不是只有利辰睿,就连我她也一样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