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是你一辈子的过错

第151章

芥末绿 Ctrl+D 收藏本站

    第151章

    瞿逸被这句话气得额角青筋暴起,他红着眼怒吼着说纤涵快死了,我快把纤涵逼疯了!

    那一瞬,我的心跳和呼吸骤停。

    我跟着他去见纤涵,昏睡中的纤涵一脸病态,瘦得让我心如刀割。

    瞿逸说她恨我但更爱我,他说她没失去记忆,甚至记得我和她七年后重缝那段时间里我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当我还沉浸在瞿逸那些话中难以置信时,随后醒来的纤涵狠狠泼了我一头冷水,浇熄了我体内翻腾流窜的热情,让我从头凉到脚。

    “够了!我受够了!你不要再来缠我……你走,你走,你走,不要再来缠我……”

    “没错,我怎么可能会爱你?我恨死你了!利辰睿你是个混蛋!是个花心大萝卜!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感情道德最恶劣最可恶的坏男人!”

    ……

    纤涵,我知道记忆颠覆被爱恨缠身的你痛苦不堪。可是你又知不知道,当你一次次把我推开,冷眼看着我说‘我怎么可能会爱你’时我心里有多痛?

    那种像是在我清醒时硬生生割心挖肺的痛,我想我到死都无法忘记。

    当她满含嫉意和愤怒的指责我滥情私生活糜烂,没有感情道德时,她夹杂厌恶和痛恨的眼神真的让我感觉到自己在她眼里连条狗都不如。

    毕竟她不必用骨头,而单单只是一个委屈的眼神或者一滴眼泪就能浇熄我满腔的怒气,心底一片酸软,为她心疼得哪怕付出一切也甘愿。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忘了我忘了羽微的记忆,你做你的纪纤涵,从此不会再有谷羽微。”临走时,我真心希望她可以忘记这一切,就像过去那七年一样,把所有和我有关的记忆抹除,就当我们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交集。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

    婚礼前一晚,我家那个比老妈子还要管事的助理不知道发的哪门子疯怒冲冲冲进我的办公室双目圆瞠地瞪着说,“总裁,秦斐她不是真心爱您!您明知道她帮着她父亲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

    为什么要和秦斐结婚,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包括秦斐本人。可是我什么也没对她说,因为没必要。况且我要怎么说呢?难道说是因为我得了脑瘤快死了,所以想赶在自己死之前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完成父母的遗愿免得断了利家的香火?

    “总裁,我刚才跟秦斐呛声祈祷明天的婚礼泡汤。”

    这个白痴!不知道是他和纤涵兄妹早有预谋还是他的祈祷真的灵验,总之,如他所愿,婚礼因纤涵的出现而彻底泡汤了。

    “很抱歉要让各位前来参加新郎新娘婚礼的朋友们失望了,我宣布今天的婚礼取消!”当纤涵抢过婚礼司仪的麦克风这样说时,我整个人风化成石像。

    当时耳边反复回响过这句仿如天籁般美妙的话,心里想着,就算是梦境如果能够一直梦下去不让婚礼继续进行,而是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那么也是好的。

    “我没有胡言乱语,婚礼的确要取消。”纤涵自信满满的笑刺伤了我的眼,我回神,意识到这并不是梦后大步朝她走过去。体内热血沸腾,满腔激动勃发的情感在认知到她是真实站在我面前后不可遏止的自胸腔强烈喷薄而出。

    “纪纤涵!你在搞什么鬼?!”当我这样大声质问她时,恍惚中我竟然有种我是在对她说‘纪纤涵,我爱你’的错觉。因为我感觉到自己看她的眼神是那么的炙热。

    我就那样看着她,脑海里有个声音在不厌其烦的叫嚣着说‘利辰睿你完了,你根本就没办法和除了她以外的其他女人结婚’。这个声音让我四肢冰冷,而我的心却因纤涵的出现滚烫火热。

    不过一夜的时间,纤涵像变了个人似的。她不但叫我利大哥,还荡着灿烂的笑颜亲密的挽住我的臂弯说‘我又来抢婚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我想她这么做或许只是想在婚礼上捣乱让我出丑,藉以报复我。可是她又说‘我比任何一个女人都爱你’。

    冰火两重天。她一句话,让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震撼之余,我一方面虽然怀疑她来抢婚的目的是否真的因为爱我,但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却让我满心欢喜。另一方面又担心她的一字一句都是真的,忧心她是真的爱我所以要阻止我跟秦斐的婚礼转而和她在一起。

    我,在决心放弃她走出她的生活以后,怎么能再因其他因素而改变这个初衷。所以,就算她爱我,我也不会选择跟她在一起。

    在新娘休息室里头部又痛得无以复加,而这更坚定了我赶她离开的念头。

    我硬着心肠徉装冷酷的对她说我是真的打算和秦斐结婚,即使婚礼取消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

    可她耍赖,一次又一次缠上来可怜巴巴的要我兑现当年的承诺,左一声利大哥右一声利大哥叫得我心头酸软。

    她抱住我的腰孩子气的边哭边跺脚,苍白的脸蛋上泪水横流。她哽咽着,哭得嘴角抽搐仍不停的问我爱不爱她。我说不爱,她哭得更凶,每一滴眼泪都像是腐蚀性极强的致命毒药侵蚀着我的心。

    可我再心疼她再爱她,也无论如何不能搂着她吻干她脸上的泪水告诉她我说不爱是在骗她。

    婚礼上一番争论无果,却让纤涵因ibs而入了院。

    期间秦斐打来电话,心情差到极点的我很不耐烦的告诉她纤涵的状况很糟糕,现在我没时间跟她谈婚礼的事情,要留在医院照顾纤涵。没想到,一向懂得察颜观色的秦斐却情绪失控了。

    她不停的在电话那端抱怨,控诉我宁愿陪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都不愿意陪她那个未婚妻。她指责我的无情诅咒我这样的冷血自私的男人该死。

    我突然发现选择和秦斐在一起根本就是个错误。她不是我在乎的人,我不爱她,所以没理由要关心她,更不会因为对她态度冷淡而觉得内疚。从她和她父亲贷款的事情上不难看出,她或许真的爱我,但没有爱到非我不可的地步,或许,她更爱的是我的钱。我和她结婚,纯粹只是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不让利家断后,而我能给她的,只有物质上的充裕。

    詹教授说脑瘤会导致男人的降低,所以在我屡屡拒绝秦斐主动求欢时我都用这个借口安慰自己。但结果我发现这根本就是个错误的认知,因为当纤涵抱着我往我身上蹭时,我的身体对她的渴望很强烈。我想,我只是没办法碰纤涵以外的女人。

    既然是这样,那我和秦斐之间的婚礼还存在着什么意义?不如让一切结束,就算父母地下有知从坟墓里爬出来大骂我是个让利家绝后的不孝子孙那又如何?

    我非纪纤涵(谷羽微)不可。

    只是和秦斐分手并不意味着选择了纤涵。我拒绝回答她类似‘你爱不爱我’或者‘你要不要我’这样的敏感话题。任她哭得再狼狈再可怜,任我心里再难受,我都咬牙不让自己因心软而妥协。

    可我终究是爱她的。在她哭闹着对我又捶又打说我不爱她不要她而要赶我离开时,我因为担心她再次受到刺激而又发生什么状况,所以不得不顺着她的意思。

    只是一切转变得太快。刚说了要她爱她,她居然恁地大胆,在医院的病房里挑诱我的激情。我知道,她是怕我顺着她说的那些话全是敷衍,口头上的承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安全感,她要更激烈一些的方式来确定我对她的感情到底有多真。

    接来这几天,我仍在水深火热中煎熬。一边幸福着两人甜蜜相处的美好时光,一边却痛苦地计划着要怎么才能让纤涵在不伤心的情况下离开我。

    纤涵邀我过去瞿逸那边吃饭,我没想到他会催我和纤涵结婚。结果我如实回答说没办法和纤涵在一起。而我的回答引起了他的警惕。

    烦心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秦斐竟然拿我的就诊病历书要挟我离开纤涵和她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我挺同情她。一个看不清楚局势、弄不懂自己在别人眼里是否重要、想要人财两得的女人,如果没有我的爱,她凭什么以为她可以威胁到我?大大方方的问我要钱我可以给,只是何必要我这个快要死的人。

    我本想放过她,放过她父亲的公司,念在纤涵的份上。

    是她不懂得珍惜,在我一心想着让纤涵不受任何伤害保护她时,秦斐竟然笨到自寻死路去找纤涵。

    当我掐住她脖子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满是恐惧。或许她一直以为我就算再狠也不会狠到对一个曾是我未婚妻的女人下杀手,是她高估了自己的份量,把我想得不够坏。商界传闻利辰睿冷硬残酷、阴狠毒辣,只有我爱的女人才有资格让我为她心软为她妥协为她不顾一切。

    而秦斐,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于我,什么都不是。那么,胆敢伤害我的爱人,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