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六章 偶遇2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吕公子肯定就是吕相爷的嫡长孙了。”宁海笑,答的极快。“听说儿子孙子里头,吕相爷最疼的就是这位吕公子,那位季公子,是季天官嫡长子,听说先季皇后在时,最疼这个侄子。”

    作为京城大半个百事通,不认识吕相和季天官家最出色的子弟,那不是笑话儿了?何况人家还报了名了。

    “真是……巧!”李信说不清什么感觉,他刚刚进到京城,先是过继,接着身边有了文二爷这位高深莫测的先生,今天,又巧遇了吕相的孙子和季天官的长子这样的京城权贵子弟,相谈极欢,还邀请他参加文会。

    “别想太多。”文二爷用折扇拍了拍李信,示意他该去寺里了,“在京城这种半城豪门半城官的地方,别说碰到相爷家公子,就是碰到皇子皇孙,都稀松平常。走吧,法会快开始了,咱们去看看热闹。”

    今天的宝林寺贵人云集,不比寻常,吕炎他们能从角门进去,李信和文二爷,却只能绕到正山门,从正门进寺。

    沿着宝林寺山墙,转个弯就能到正门了,走在最前面的宁海刚要转过去,脚还没踏实,一眼就看到了晋王,紧接着,就看到了跟随在晋王身边的姜焕璋。

    宁海急忙收回脚,又往后退了半步,转头和李信和文二爷道:“大爷,二爷,晋王也来了,还有咱们姑爷。”

    李信推开宁海,急忙上前半步,探出半边身子往寺门看。

    “晋王旁边,穿银蓝衫子的,就是姑爷。”宁海猜到了李信要看的是谁,忙在后面低低指点了句。

    李信没看晋王,只盯着紧跟在晋王身边,一身银蓝衫的姜焕璋,一直看着他进了寺门。

    “我这破嘴也能一说就灵了!”文二爷一脸干笑,“说碰到皇子皇孙稀孙平常,还真就撞见了皇子。你这个妹婿倒也聪明,傍上了晋王,另辟蹊径,这份心思难得。”

    “就是太有心思了。”李信想着这些天听到的那些事,心里说不上来的恼怒和厌恶。

    “咱们等一等再进去。”文二爷示意众人往后退一退,李信的恼怒他知道原因,不过这是人家家事,他不管这个。

    “你这个妹婿既然搭上了晋王,你最好离晋王远一点,一来,两个人都搭上去太浪费,二来,目前的情形,做个纯臣,才最有前途。”

    “嗯。”李信脸色有些阴,心情更加阴郁,这姜焕璋看上去人才出众,怎么做事那样龌龊?他那样待阿桐,自己愤怒之下,却没能想出什么办法,甚至,都没想好该怎么办。

    想尽办法把姜家,把姜焕璋打入尘埃?可姜家和姜焕璋落进尘埃里,阿桐这个姜家媳妇,不一样要跟着坠入尘埃?

    自己尽快爬上去,然后捏死姜焕璋,让他不敢对阿桐不好?自己能不能爬到能捏死姜焕璋的位置,什么时候能爬上去不说,就是一年两年他就能捏死姜焕璋,逼着他不敢对阿桐不好,可这样的不敢不好,这样的好,要来干什么?

    能和离是最好的法子,阿桐得以解脱,大不了,他以后求个外任,带上母亲和阿桐,远离这京城,给阿桐重新找个好人家……

    可开国以来,就没有有爵位人家休妻和离的先例,这个他已经仔细查过了,哪怕犯了七出,也不过是拘进家庙,余生清灯古佛。

    二爷说,这是因为礼部那一关,根本过不了……

    “想什么呢?”文二爷用折扇捅了捅怔怔出神的李信。

    “我在想阿桐。”李信没隐瞒,他主意少,要解决阿桐的事,只怕还有借助二爷这个几乎洞悉一切污秽阴暗的人。

    文二爷的目光里透着说不出的味儿,斜着李信,好一会儿才慢吞吞道:“我不知道你这个妹妹是什么打算。不过,你这个妹妹,目光深邃幽远,十岁的人,却有几分四五十岁人的神韵,她不简单。别的不敢说,就姜家那点破事,她想料理,动动手指头就能料理的清清爽爽,你最好问问她,她到底是什么打算。”

    “破事能料理,人心怎么办?”李信反问道:“国士报效,还讲究君待我以国士,我才能报以国士,难道夫妻之间就不讲究这个了?姜焕璋这是没把阿桐视作和他敌体相对的妻,难道阿桐料理了所有的事,就能换来姜焕璋真心实意的把她当作他的妻?”

    文二爷被李信这一阵控制不住,生生高昂起来的质问问的瞪着眼,双手一摊,“算我多嘴,这事我不懂,老子连个丫头都使唤过,不懂!”

    “是我急躁了。”李信有几分垂头丧气,这女人嫁错人,真是万劫不复。

    “瑞哥儿呢,进去瞧瞧,晋王往哪儿去了,咱们得避着他走。”文二爷吩咐瑞哥儿,李家大姑娘这遇人不淑的事,以后少提为妙,他是来参赞公务的,不是来参和人家家务事的!

    李信和文二爷在寺门外看到晋王和姜焕璋时,已经进到寺里的李桐和张太太也看到他们了,一行人正避在天王殿一堆经幡后面,眼看着晋王和姜焕璋一群人沿着长廊,穿天王殿而过,张太太看向李桐,李桐眼皮微垂,低低道:“咱们下山吧,法会不听了,我不想看到他。”

    “好。”张太太答的极其爽快,娘儿俩转身出了天王殿,紧贴长廊,逆着人流往外走,刚到山门口,就看到瑞哥儿夹在人群中间,探头探脑。

    “先生和大爷呢?”万嬷嬷一巴掌拍在瑞哥儿肩上,瑞哥儿吓了一跳,一看是万嬷嬷,顿时眉开眼笑不停长揖见礼,“是您老哪,吓我一跳,先生和大爷在那边,刚才看到……”

    “知道了,别叫!”万嬷嬷堵回了瑞哥儿的话。

    “是!您老教训的极是!二爷吩咐我过来看看,看……往哪儿去了,好错开。”

    “已经过天王殿了。一会儿你跟大爷说一声,太太和姑娘不听经了,到山下福音阁喝茶随喜,让他不用急,反正都是要吃了午饭才回去。”万嬷嬷指点了方向,又吩咐了一句,瑞哥儿忙答应了,拱手别了万嬷嬷,在人群中,灵巧的象一条游鱼般往天王殿后看动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