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五五章 浑不吝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宁远溜完了他的猎狗,一进府就吩咐卫凤娘,去请阿萝小姐,以及云袖和柳漫,晚上他要宴客。

    卫凤娘答应了出来,云袖正好空着,答应了就赶紧出来往定北侯府去,卫凤娘再赶到软香楼,说阿萝被隔壁柳漫请去陪客,卫凤娘直奔隔不多远的飞燕楼。

    飞燕楼上,礼部赵侍郎和翰林院孙学士,以及其它几人,正吟诗作画,一派清雅热闹。

    卫凤娘脚步极快,几步上了楼,掀帘子探进头看好了,几个帮闲才手忙脚乱的追上来,声音压的低低的,“卫大姐,您这是……”

    “我们七爷要宴客,请你们家柳漫小姐过府,还有阿萝小姐,现在就得走。”卫凤娘指了指里面,几个帮闲忙去请了妈妈过来,妈妈一脸干笑,“唉哟,凤娘姑娘,今儿个实在过不去,里头是礼部赵侍郎,还有翰林院孙学士,赵侍郎就不说了,孙学士最得皇上喜欢,听说天天都离不得呢!”

    “喔。”卫凤娘有几分踌躇,这里毕竟是京城,这俩人,能不能惹得起……不是,是现在犯着犯不着惹?这事,还是请了七爷的示下再说,“我回去问问我们七爷。”

    卫凤娘转身就走,刚出门走了没几步,一个旋身又回去了。

    她糊涂了,七爷的规矩,只管做他吩咐的事,七爷上头的事,不是她该想的,得罪谁不得罪谁,关她什么事?

    她来前,七爷只说一定要请到这三位小姐,可没说若是这三位得闲了就请过来。

    还没等妈妈缓过口气,卫凤娘就又窜回来了,“妈妈去说一声,我们七爷现在就要请柳漫小姐和阿萝小姐过府,至于那两位……那是你的事!”

    妈妈不高兴了,“哟!卫娘姑娘,那两位,可不是咱们能得罪得起的,姑娘还是请回吧,别怪我没跟姑娘说,你们七爷……哼,那两位,可不是你们七爷能惹的。”

    卫凤娘双手叉着腰,歪头看着妈妈,叹了口气,“惹起惹不起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们七爷吩咐了,这人,就必须得请到,否则我们七爷发了脾气,我可就得倒霉了,你不去,我去。”

    卫凤娘放重脚步,脚步咚咚往楼上窜,妈妈一看急了,“哎!你下来!你这人……快把她拉下来!我告诉你,冲撞了贵人……”

    卫凤娘窜的多快,等一众帮闲和妈妈跟上楼,她已经冲到楼上,冲进室内,站在中间,看着柳漫和阿萝道:“我们七爷晚上要宴客,请两位过府助兴。”

    孙学士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一只手提着笔,瞪着卫凤娘呆住了,赵侍郎见多识广,恼怒的皱着眉头问道:“怎么这么无礼?你们七爷是哪家七爷?”

    “定北侯府。”卫凤娘扫了赵侍郎一眼,转眼看着柳漫和阿萝接着道:“快点,晚了七爷要发脾气的。”

    “放肆!”孙学士反应过来了,定北侯府七爷,就那位前几天到翰林院学认字的那位?“一点都规矩都没有!来人,把她拖下去,去跟宁七说一声,让他好好管教管教下人!”

    帮闲们响亮的答应了一声,有两个冲上前去捉卫凤娘,卫凤娘烦恼的叹了口气,脚下没动,挥手就打飞了两个帮闲,转头看着吓呆了的一群帮闲,和站在一群帮闲后面的妈妈道:“往后我们七爷来请你们柳漫小姐的时候多着呢,咱们别打破了脸,你既然说不管,就下去吧。”

    妈妈只看着赵侍郎和孙学士,孙学士怒的将笔砸向卫凤娘,赵侍郎阴沉沉盯着卫凤娘,“如此放肆,你这是给你家七爷招祸,你家七爷若是知道,只怕要打断你的腿,还不滚下去!”

    卫凤娘烦恼的拍了几个额头,“唉,我真不想……这位侍郎,我们七爷要请两位小姐,吩咐了,就肯定得请到,您还是……这天也不早了,您看您这胡子,年纪也不小了,玩到这会儿也差不多啦,赶紧回家吧,教导教导孩子,养养身子骨啥的,我都是为了你好……”

    “放肆!”赵侍郎气的嘴唇乱哆嗦,这定北侯府,简直就是一群野人加疯子!

    “七爷总说我心软,唉,我说的都是实话,您二位,年纪一把,别跟我们家七爷较劲儿,回头传出去,两位跟我们家七爷争女伎,我们七爷还小,两位……算了算了,你们随意吧,柳漫小姐,阿萝小姐,咱们得赶紧走了,我出来可好大一会儿了。”卫凤娘烦恼的挥了挥手,上前一步,示意柳漫和阿萝。

    “我不去!我累了。”阿萝转身坐到了最里面,柳漫年纪大了两岁,为人玲珑周到,陪着笑,悄悄站到了赵侍郎背后,她去不去,得看赵侍郎什么意思,这两家,她哪一家也不能得罪不是。

    孙学士气的直着嗓子要喊人,赵侍郎伸手拉住他,“不犯着和那个二愣子较劲儿,那是个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知道。”

    孙学士梗着脖子,赵侍郎再拉一把,“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回去写弹折。”

    “对!告诉那个祸害,让他等着!”孙学士气的一个劲儿的跺脚。

    柳漫陪着一脸笑,“侍郎下回再来,漫儿一定多请几个姐妹,设宴专程给您陪罪。”

    赵侍郎这会儿却没心思理会她,拉着孙学士,从卫凤娘身边越过,径直下楼走了。

    卫凤娘示意柳漫和阿萝,“赶紧走吧。”

    柳漫低低应了一声,也不进去,吩咐拿衣服来换,阿萝‘呼’的站起来,“我说过,我累了,让开,我要回去。”

    卫凤娘一把拎起一阵风般要从她身边过去的阿萝,“阿萝小姐,我跟你说过多少回,别惹我们七爷!你看看你,别闹了,赶紧走,我告诉你,到了我们府上,一定要听话,眼皮要活,你看看柳漫小姐,学着点,做你们这个行当,你这个脾气……”

    卫凤娘拎着阿萝,一边走一边说一边摇头,柳漫衣服还没穿整齐,急忙跟在后面下楼,卫姑娘这话,倒真心是为了阿萝好,她劝过多少回了,可她那脾气……唉,只怕要吃大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