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百四九章 身为长兄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你想哪儿去了。”皇上的脸也要青了,“贺氏那生意,是你的?”

    这事不挑明不行了,再不挑明周贵妃就得认定大皇子跟贺氏哪能哪能了。

    “是。”到这份上了,大皇子只能咬牙认了生意这事,总比认了跟贺氏有私好吧。

    “喔。”周贵妃松了口气,随即又哭上了,“你没钱用,怎么不跟我说?你是皇子,你做什么生意?那是下三滥的事,你也不怕丢人,你怎么能……”

    “这些事朕和他说。”皇上上前拉起周贵妃,“这不是私事,你别管了,太医来了,你好好看着四哥儿,让太医好好诊诊。”

    “嗯。”周贵妃答应一声,转头看到四皇子仿佛比刚才又肿高了许多的脸,泪眼花花盯着太医诊脉去了。

    “说吧,怎么回事?什么事能让你失心疯一样,把你弟弟当仇人打,把你阿娘气成这样?”皇上语气很不善,他确实气坏了。

    “下个月阿娘生辰,”大皇子深吸了口气,压住满腔几乎压不住的愤恨,“我想着阿娘爱珍珠,到处寻找,好不容易买到一箱子珍珠,找了工匠,打算穿一幅珍珠帐子给阿娘用。”

    皇上脸色微霁,嗯了一声,这是一片孝心。

    “没想到前几天老四得了挂珍珠帘子,打听着我正在给阿娘穿一幅珍珠帐子,就派人一把火烧了,就是昨天夜里。”

    大皇子痛心疾首,“我是气极了,四哥儿怎么能这样?他要是不想让我抢他的风头,他要在阿娘面前卖这个好,他只要跟我说一声,我都能让着他,他这么做……他怎么能这么做?”

    皇上听的一肚皮烦恼,“你怎么知道是四哥儿放的火?许是下人不经心,走了水也是常事。”

    “周家小六在莲池边上召了一群人庆贺,说就是庆贺这事,庆贺我给阿娘的珍珠帐子被人烧了!顺宁王府的老九也在,亲耳听到的,小六说是四哥儿让人放的火!”大皇子兜底说了个干净。

    “小六?”皇上脸色微变,沉默片刻,“先不说四哥儿,只说你,头一条,借着贺氏的名头做生意,你以为你能瞒得过谁?皇子做生意,与民争利不说,象你阿娘说的,那是下三流的事,你一个皇子,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银子就那么好?你难道还缺银子使?你要用银子,用多少你阿娘没给你?”

    大皇子低着头不说话,他缺银子,可没法跟阿娘要。

    “第二件,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就能下那样的狠手打四哥儿了?那是你亲弟弟!你怎么下得去手?你看看四哥儿那张脸!这事,四哥儿有三分不是,你有七分!”

    大皇子生硬的低着头,忍不住错牙,明明全是老四的错!阿娘偏心,阿爹就跟着偏心!

    “你是长兄,长兄如父,你哪有半分长兄的样子?”皇上接着训斥,“四哥儿要是跟你学着,你们兄弟难道要天天打架?别说皇家,就是一般的人家,有这样的没有?你这个兄长是怎么当的……”

    皇上越说越痛心,大皇子越听越愤恨,阿爹越来越偏心了!

    “……第三条,你阿娘一向娇弱,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当着你阿娘的面,做出这种事来?你的孝道呢?往后,朕百年之后,你岂不是更不把你阿娘放眼里?这一件,朕最生气,也最难过,在你阿娘面前,你怎么也敢这样?”

    大皇子浑身上下除了愤懑就是仇恨,耳边嗡嗡作响,皇上的话,有些如石头般砸进心里,有些,在耳边绕了绕就如风而散了。

    阿娘偏心四哥儿,阿爹什么都听阿娘的,他们都偏心老四,他们都在包庇老四……

    “……去,到殿门口跪着去!什么时候你阿娘消气了,什么时候再起来!”皇上发了话,大皇子猛磕了几个头,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到殿门口,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殿门口,面无表情。

    皇上气的连呼了几口气,手指点着大皇子拌了半天,唉的叹了口气,转身进去看四皇子的伤势了。

    四皇子涂了半边脸膏药出来时,大皇子已经跪了一刻多钟,这对大皇子来说,已经是前所未有过的处罚了,他已经跪的浑身痛楚麻木,摇摇欲倒。

    四皇子晃到大皇子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吃吃笑道:“好好跪着,往后,你跪着的时候长着呢,阿娘说了,我消了气,你才能起来,我倒是不气了,不过,我不想让你起来,正好,你好好学一学怎么跪着,我这是为了你好!”四皇子拖长声音,洋洋得意,“往后,你跪的时候长得很呢!”

    四皇子说完,一袖子甩在大皇子脸上,扬长而去。

    大皇子气的浑身颤抖。

    …………

    今年夏天的雨水好象特别多,李桐进了宝林庵,又是细雨霏霏。

    福安长公主立在廊下,李桐穿过蔷薇花架时,恍然觉得她仿佛是一尊白玉雕像,从李桐认识她以来,福安长公主总是带着她能看出来的情绪,或是喜悦,或是愤然,或是难过,或是郁结……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全无情绪,却又仿佛充满了世间所有的感情。

    李桐的心提了起来,进了廊下,站着看了一会儿,坐到茶桌边,垂眉凝心,焙茶碾茶。

    茶香溢出,福安长公主动了动,长长叹了口气,坐回椅子上,看着专心提壶沏茶的李桐,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前天,老大和老四在周氏宫里打起来了,这一对同胞兄弟,不知道哪一天就要兵戎相见。”

    李桐纹丝没乱,仿佛没听到福安长公主的话,沏好茶,放下壶,这才抬头看着福安长公主道:“你不是早就看到了么?”

    “嗯。”半晌,福安长公主才答了句,“看是看到了,可从前没有宁远。”福安长公主伸出手指,抚着注了茶之后,分外碧透的细瓷杯,“若是没有宁远,他们兄弟,也不过分个胜负,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