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百八零章 勤俭持家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顾姨娘是吓晕了头,被青书一句话提醒了,对啊,表哥回来了,她还用得着怕姓曲的泼妇?顾姨娘想着表哥对她的宠爱和说过的那些话,胆气立刻升起来,虽说还是没敢迎着曲大奶奶的目光看回去,可背却敢挺起来了,和青书两个,以和大肚皮完全不相匹配的灵巧,几步窜进了上房。

    曲大奶奶眯眼看着窜进上房的两人,叉着腰的手放下来,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垂花门,让人搬了把椅子过来,就坐在垂花门外等着姜焕璋。

    她是这府里常常正正的世子夫人,头顶着圣旨嫁进来的,她怕谁?

    上房里,姜焕璋目瞪口呆的看着两张惊喜看着他见礼的顾姨娘和青书,头一眼,他没认出来她们,第二眼,他还是没认出来。

    顾姨娘和青书打扮的一模一样,头发在脑后绾成个牛屎粑粑式圆髻,用一根细银簪子绾住,上身一件靛蓝细布大棉袄,棉袄足够肥足够厚足够难看,大棉袄下面,是一条靛蓝大棉裤,和棉袄一样风格,足够肥足够厚足够难看。小腿上缠着绑腿,绑腿下面,是一双厚重的靛蓝布老棉鞋。

    “这是……”姜焕璋指着顾姨娘和青书,就算是顾姨娘和青书见了礼,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一人叫了好几声大爷了,他还是认不出来这是顾氏和青书。

    “这是你媳妇的意思。”陈夫人很不自在的咳了几声,努力显的十分自然的解释道:“你媳妇说,象咱们这样的人家,仕宦大族,书香门第,都要讲究个俭朴持家,规矩上头更得讲究,你媳妇的意思,咱们府上的小妾通房,狐媚妖道的可不行,都得这样打扮才最好,既勤俭持家了,又省得一个个狐媚妖道的,带坏了爷们,我觉得很有道理,你说是吧?”

    陈夫人抬对看着捧云问道,捧云瞄了眼青书,不怎么情愿的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规矩?哪有这样俭朴的?”姜焕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站在府门口,看着看了几十年的金光闪闪的绥宁伯府四个字,变成灰败的蓝色,一直到现在,他觉得他象是在做噩梦,又象是在一出在地狱演出的鬼怪剧中客串了一角。

    “你还不知道,”一句话没落音,陈夫人的眼泪如同开了闸,两边脸颊,一边一行哗哗的往下流,“你先前那个媳妇,还有李家,你不知道他们有多狠毒,说咱们家的铺子庄子都是她们家的,她那个大哥,还是个举人,手狠手辣,一点脸成都不要了,闯进咱们府就抢东西,连我屋里的几样东西也被她们抢走了,还有你妹妹那里,可怜我们娘几个,你又不在家。”

    陈夫人照例哭命苦,“……都是我命苦!我就是个苦命人!这日子还怎么过?”陈夫人就此进入泪流如雨哭命苦阶段。

    “都拿走了?”姜焕璋铁青着脸问姜大娘子。

    姜大娘子不停的点头,“都拿走了,先是闹到咱们府上,阿爹不理他们,他们就闹到族里,族里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跟着说咱们该给,那是咱们家的东西,凭什么给她们?后来就闹到官府……”

    姜大娘子的声音低下去,那东西是不是她们家的,她心里明镜儿一样,不过,她更愿意相信那些都是她们家的,就是她们姜家的!

    “……都拿走了,官府还说,咱们家还欠李家三十八万两嫁妆银子,还有咱们这宅子,说是咱们这宅子地契在李家手里,给咱们限了一年,要是拿不出银子赎回,他们就要把咱们的宅子收走……”

    姜大娘子看着脸色越来越青的大哥,不敢再往下说了。

    姜焕璋气的手指轻轻颤抖,他和她过了一辈子,他竟然不知道她如此歹毒!

    “大嫂也是没办法,才让她们都穿这样的衣服,其实也挺好看的,不是说只要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么!”姜二娘子幸灾乐祸的看着顾姨娘和青书,心里极其愉快,她最喜欢这样,最好这府里,除了她和姐姐,别的人都穿成这样!

    顾姨娘汪着两眼委屈,直勾勾看着姜焕璋,哽咽着声音委屈道:“爷,自从新大奶奶进了门,我和青书一趟平安脉也没请过,好几回我肚子疼,青书肚子也疼的厉害,夫人吩咐了不知道多少回,她就是不让人请大夫……”

    “那你不也好好儿的一点事也没有么。”姜二娘子刺刺的接了句,当初她和姐姐当家,可没少被这两个贱人折腾,原来一趟不请大夫,她们也能平平安安的把肚子养这么大。

    顾姨娘扭过头,没敢把姜二娘子顶回去,她如今半步不敢出这这间正院,她十分明了,只要她敢出这院子,大奶奶就敢把她肚子里的孩子踹下来。

    既然要在这个院子里求个庇佑,她哪敢得罪姜二娘子?

    姜焕璋只觉得头嗡嗡作响,浑身上下炽热的仿佛要裂开了一样,可手脚却冻冷透心,姜焕璋摇摇晃晃站起来,“阿娘,我路上赶得急,累了,我先回去歇着,这些……等,等我歇过来再说。”

    姜焕璋两脚虚飘,全凭着毅力出了垂花门,两眼花的根本没看到摆着把椅子居中坐在廊下的曲大奶奶。

    曲大奶奶看他却看的仔细清楚,见他脸色青灰脸颊绯红,两眼发直脚步踉跄,急忙上前,伸手摸在他额头,额头滚烫,曲大奶奶顿时疼的揪心一般,急忙扶住姜焕璋,又叫了个婆子过来帮忙,一边将姜焕璋往自己院里扶,一边吩咐赶紧去请大夫。

    姜焕璋病倒在床上高热不退,离绥宁伯府不算太远的杨舅爷家,赶着腊月前的最后一个吉日,正热热闹闹、锣鼓喧天的迎娶新嫁娘。

    杨舅爷娶媳妇,送贺礼的人家多,上门庆贺的就极少了,不过好在看热闹的人多极了,倒也热热闹闹。以杨舅爷传遍四城的名声,以及在软香楼下的那场光身子风波,他要成亲了这件事,实在是太有看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