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百九三章 棋逢对手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福安长公主笑声没落,廊下小丫头的禀报声传进来:“长公主,宁七爷请见。”

    “宁远,他来干什么?”福安长公主惊讶了一句,立刻吩咐道:“叫他进来。”

    宁远掀帘进来,紧趋几步上前,恭恭敬敬给福安长公主见了礼,又冲李桐深揖一礼。

    “什么事?”福安长公主跟宁远一向不怎么有好气,宁远陪着一脸笑,“事是没啥事,刚教五哥儿练了功夫,离宝宫这么近,要是不过来给姐请个安问个好,那也太失礼了。姐有啥想吃的、想玩的没有?不拘什么事,只要姐想到了,姐只管吩咐。”

    福安长公主呆了片刻才哈了一声,“你是有什么事要求着我呢,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瞧姐说的,我头一眼看到您,就觉得您就跟我亲姐一样,比亲姐还亲……”宁远嘴甜脸皮厚这项长处,一般人比不了。

    “停!”福安长公主被他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第一,我不是……你什么样人,我什么样人,我心里清楚,你心里也明白,咱们明白人不说暗话,别跟我来这一套,你哄不了我;第二,我不是你姐,你姐在宫里当娘娘呢,别跟我套这份亲,咱们攀不上……”

    “姐……”

    “别叫姐!我不是你姐,我不会因为你这几声姐,就真以为你是我弟弟,我没弟弟,也不会象你亲姐一样,你叫几句姐就是灵丹妙药,咱们有事说事。”

    “姐,您瞧您,您精明成这样,这不是让弟弟我无地自容?姐,我来,是想问问您,里头那个,我那个姐,没给我看中哪家姑娘吧?”宁远不用福安长公主让,自己已经拖了张椅子过来,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福安长公主,一脸无辜里透着委屈。

    “你姐有没有给你看中哪家姑娘,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姐肚子里的虫子,你该找你姐去问。”福安长公主心里微微一松,一口回绝。

    “我哪敢问我姐?也就找您说说。”宁远一脸郁郁。

    “怎么?你自己有中意的姑娘了?怎么不跟你姐说?”福安长公主心里转了几个圈,问了句,对宁远的亲事,她还是很有几分关心。

    “姐您这话问的,我没法答。”宁远一脸为难,“我要是说有吧,这不成了没议亲先有私,我倒无所谓,反正名声也不咋地,可人家姑娘跟我不一样,我要说没有吧……唉,我只能说没有,就是没有。”

    福安长公主下意识的瞄了眼李桐,李桐正听的抿嘴笑,这个宁远,好象还是把长公主给绕进去了。

    宁远顺着福安长公主那一瞄,也跟着瞄了眼李桐,见她一脸好笑,一颗心往下沉了沉。

    “这事,你还是找你姐姐去说吧,跟我说再多也没用,我也懒得听。”福安长公主摆着手,示意宁远可以走了,没等她话说完,外面小丫头的声音又响起,宁皇后来了。

    “咦!”福安长公主上下打量着宁远,“你们姐弟这是商量好的?赶着这个点儿一起过来?”

    “我得走了!”宁远站起来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交待,“就说我刚进来,刚请了安正要走,我什么也没跟您……”

    话没说完,人已经冲出了屋,在廊下正迎上宁皇后,长揖见礼,“姐,我来给长公主姐请个安,已经请了安了,这就走。”

    “遇到你正好,我有点事跟你说,你先进来吧。”宁皇后看了眼推开窗户探头出来看着宁远一脸笑的福安长公主,一边越过宁远,一边吩咐道。

    宁远哎了一声,低眉垂眼跟在宁皇后身后进来,宁皇后和福安长公主见了礼,在扶手椅上了坐下,宁远规矩无比的垂手站在宁皇后身后。

    “你这个弟弟,怎么见了你,象老鼠见了猫一样?”福安长公主跟宁远不客气,跟宁皇后也没很客气过。

    “阿娘生他时有了些年纪,精力不济,他小时候,我带他的时候最多,两三岁上学功夫,也是跟着我开始扎马步练吐纳,手板打的多了,看样子到现在还怕着呢。”宁皇后转头看了眼宁远,柔声细气的答着福安长公主的话。

    福安长公主轻轻噢了一声,李桐听的惊讶,忍不住多看了宁皇后几眼,宁家不论男女都从小练功,这事她是知道的,却从来没真正把看起来柔柔弱弱宁皇后和杀人这事想到一起过。

    宁远说过,他们宁家的功夫,就是杀人的功夫。

    “你也是有功夫的。”福安长公主不知道想到什么,仿佛刚刚想起来,自言自语般说了句,她确实和李桐一样,虽然知道宁家有不论男女都自小习武的规矩,却没怎么把这件事和宁皇后想在一起。

    “我是无事闲人,你怎么也出来了?”福安长公主话题转的很突然,宁皇后笑道:“有杨娘娘和太子妃,还有晋王妃她们呢,我身子骨一向不好,再累就受不住了,长公主这里清幽雅静,过来躲个清静,喝几杯好茶。”

    “手谈一局?”福安长公主噢了一声之后,沉默片刻,建议道。宁皇后忙点头笑应,“琴棋书画,我样样不精,一会儿长公主手下留些情。”

    “棋道如兵道,娘娘必定是棋中高手,手下留情这话,该我说才是。”福安长公主回了句。

    绿云等人取了棋盘棋子过来,李桐换了个位置,既能沏茶,又不耽误看两人下棋,宁远左右看了看,干脆蹲在宁皇后和福安长公主中间,双手托腮看两人落子。

    宁皇后和福安长公主落子都很慢,李桐对棋,也就是能看懂个死活,再多就全看不懂了,可虽说看不懂,也能看得出来,宁皇后和长公主都是棋中高手,而且,看起来棋力不相上下。

    宁远托着腮,磕了几下头,圆瞪起眼睛,瞪了片刻,往后挪了挪,站起来,掂着脚尖转到李桐这边,蹲到李桐旁边,示意李桐沏杯茶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