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五百九七章 目中无他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随国公出了紫极殿,路过太子宫殿门口,顿住脚步,下意识回头看了眼紫极殿,犹豫了片刻,到底没敢先去见太子,他现在是钦差,真去见太子,见了面见不见礼都是麻烦事,再说,要是太子脾气上来,不让他去,或者给了他杯毒酒让他带进去怎么办?

    随国公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加快脚步,急忙出了宣德门,往大皇子府去。

    蒋先生正端坐在湖水亭子里,沾了水在地上写字,听小厮禀报说随国公奉旨来了,蒋先生提着笔的手僵在半空,脸上的神情似喜又悲,仿佛早就料到了,又仿佛出乎了他的意料。

    蒋先生有几分艰难的站起来,往前面正殿去,脚步还是有些缓慢,可跟平时比,却快了很多了。

    斜签着身子坐在大皇子下首,看起来浑身不自在的随国公一眼看到拾级进来的蒋先生,简直跟看到救星一般,急忙站起来,刚要迎出来,脚步抬起又落回去,回头看着大皇子,赶紧陪着小心解释,“是蒋先生!没想到蒋先生在这里。”

    “你怎么才来?”大皇子皱眉薄责蒋先生,平时他怠慢他也就算了,今天舅舅过来,他也敢这么怠慢……算了,这事等他出了这高墙,等他……再说。

    见大皇子脸色虽阴沉,却没说话,随国公冲他躬了躬身子,转过身,紧几步迎上前,扶住蒋先生,“先生一向可好?原来先生在这里,自从……我就找先生,到处找,后来海哥儿说你怕是回老家将养去了,没想到……”

    “多谢国公爷掂记。”蒋先生完全无视大皇子的恼怒,对着随国公发自内心的激动和感慨,微微有些动容。

    “先生请……”随国公扶着蒋先生走到椅子旁,一边先生请,一边瞟着大皇子,大皇子不发话,他不敢请蒋先生坐,大皇子瞄着激动相见的两人,脸色更加阴沉,紧紧抿着嘴一声不吭。

    蒋先生伸手扶住椅子扶手坐下,示意随国公,“国公爷也坐吧,来了多大会儿了?”

    随国公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提起来,先生进来不和大爷见礼,这会儿又自顾自坐下……唉,算了,如今不比从前。

    “一刻多钟了,皇上吩咐我过来看看大爷,问问大爷过的好不好,缺不缺什么东西,身边侍候的人够不够,称不称大爷的心,要不要再添些人手。”

    随国公瞟了几眼依旧阴着脸一言不发的大皇子,还是坐下了,絮絮叨叨的和蒋先生再说一遍已经说过的话,只有说着话,他才不那么尴尬。

    “那我陪国公爷走一圈看看,这是皇上的旨意,国公爷要亲眼看过,才好跟皇上禀报。”蒋先生按着椅子扶手站起来,微微仰头看着在正殿上方高高端坐的大皇子,“我陪国公爷四处查看一遍,正好说说话。”

    “这点小事,用不着劳动你。”大皇子更加别扭不自在,不过他总算知道,现在不是从前,当然,就是从前,他对蒋先生也容忍到他以为的容忍极限。

    “看完之后,我再陪国公爷将查看情况禀报给大爷。”蒋先生无视大皇子那句明显不赞成的话,冲大皇子拱了拱手,转身示意随国公,“走吧。”

    随国公不停的瞟着大皇子,片刻犹豫后,跟在蒋先生后面出了正殿。

    “先生怎么……大爷圈禁是圈禁了,可再怎么着,他也是皇子,皇上还是疼他的。”下了台阶,走出十来步,随国公忍不住提醒蒋先生。

    “我知道,皇上要是不疼他,他就不会到现在还住在这座奢华王府里,你也不会来这一趟了。”蒋先生声音轻缓。

    “既然知道,先生刚才……”随国公连连叹气,“先生又不是不知道大爷的脾气,最记仇不过,我不是替大爷说话,先生要替自己想想,万一……”

    “万一?”蒋先生笑起来,“国公爷觉得他还能活着出这座王府?”

    “先生!”随国公下意识的四下张望。

    “不用看,这高墙里,就是有人听到,又能怎么样?”蒋先生将手背到身后,仰头看着四圈高墙,“这墙是你带人修的。”

    “啊……是。”一句话说的随国公浑身的尴尬难堪,“我也是奉旨……”

    “你修了这墙,护了大爷周全。”蒋先生接着道,随国公愣了,“呃?先生这话……这是……”

    这是讥讽他呢?

    “要不是这墙,这会儿,他还能活着?”蒋先生停步,回头看了眼正殿方向,随国公又是一愣,呆了片刻,唉了一声,眼泪出来了,“先生,你说说,他怎么能鬼迷心窍成那样,一把毒生生毒死了他阿娘,那是他亲娘,生了他养了他,疼他疼的跟眼珠子一样,临死前,最不放心的还是他,最后一句话,是求皇上别杀他,善待他,先生,他怎么能这么没良心?一个人……人……哪能干出这样的事?”

    “爱到溺,怪不着别人。”蒋先生声音和表情一样,冷淡到寒意森森。

    随国公张了张嘴,在胸口不停翻腾的无数的话,化成一声悲伤的长叹。

    “他让你想办法救他出去?和太子作对?还是,杀了太子?”蒋先生不理会随国公的感慨难过。

    “是,问太子怎么样了,发了脾气,要我联络众人……”随国公想着大皇子的吩咐,只想一想,腰都要压弯了。

    “宁皇后还在京城?长公主呢?”蒋先生接着问道。

    “在,年后将杨嫔升位淑妃,给皇上挑选贵女充实后宫,都是她主持,贵妃丧礼时,长公主住进宝宫,一直住到现在,没听说什么时候回城外庄子,五爷如今住在延庆宫,延庆宫是太子给五爷指的地方,五爷如今每天去宝宫一个时辰,跟长公主学……不知道学什么。”

    随国公问一答十,说的十分详尽。

    “还能学什么,治国为君之道罢了,除了这个,长公主也不会别的。”蒋先生淡淡的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