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百六六章 不孝是要杀头的

闲听落花 Ctrl+D 收藏本站

    “唉哟二妹妹,这话可不能乱说。”曲大奶奶压根就不在乎。

    “就是你!”姜婉指着曲大奶奶,“怪不得你那天那么好心,让我们和阿娘去大相国寺!原来是调虎离山之计,你把我们调走,好偷阿娘的东西!”

    姜婉果然比姜宁聪明不少。

    “唉哟哟!啧啧!”曲大奶奶啧啧连声,“还调虎离山,就咱们府上,还有虎?我怎么没看着?”曲大奶奶装模作样的扭着身子到处看。

    “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陈夫人直直的盯着曲大奶奶,突然以众人从未见过的矫健敏捷,猛扑上去揪住曲大奶奶,“你这个贱货!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告诉你,你休想拿走我一条线!我的东西,一条线我都有数!你给我还回来!你这个贱货!不要脸的下贱东西!你还给我!”

    陈夫人一张脸扭曲的象鬼一样,曲大奶奶对着陈夫人几乎贴到她脸上的这张脸,心里涌起股怕意,“你疯了!”曲大奶奶用力往外挣,“那两个妮子胡说两句,你就信了……”

    “还给我!”陈夫人一声大吼,用力摇着曲大奶奶,“贱货!你把我东西还给我!你敢动我一根线,我就休了你这个贱货!”

    “快把她拉开!我贱货?你这个疯婆子!哈!休,那你休啊,我……”曲大奶奶可是经皇上朱笔御批进的绥宁伯府,她觉得她头上顶着圣旨,可不怕陈夫人的威胁。

    “……我要告你忤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还给我,我去礼部告你不孝!”陈夫人狂叫着,被王嫂子和伴月几个拖开。

    曲大奶奶浑不在意的冷哼了一声,淡定的整理着被陈夫人拉乱的衣襟,告?想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这是家务事,清官难断家务事!

    王嫂子看着昂着头,浑不在意的曲大奶奶,再看看满眼决绝、疯了一样的陈夫人,示意春妍上前拉着陈夫人,自己走到曲大奶奶身边,拉了拉她,低低道:“大奶奶得服个软,夫人真要告到礼部,那可不得了。”

    “哼!告就让她告去!我还能怕她了?礼部怎么了?也得讲理不是,她说是我拿的,就是我拿的了?人证呢?物证呢?这是家务事,清官都断不清!”曲大奶奶表示自己见多识广。

    王嫂子一脸干笑,“大奶奶,这到礼部告忤逆不孝,可不是家务事,不忠不孝是十恶之首,夫人只要去告了,也就是一句话,说大奶奶不孝,大奶奶……不孝都是要杀头的。”

    曲大奶奶吓了一跳,“哪有这样的事?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我不孝,那也得讲出个道理来。”

    “大奶奶,不用讲道理,夫人说你不孝,你就是不孝,可没人论真假,国法就是这么定的,可没人敢论。”王嫂子瞄了眼几乎拉不住的陈夫人。

    曲大奶奶狐疑的看着王嫂子,王嫂子迎着她的狐疑,“大奶奶要是不信,就让人去打听打听,夫人真要是去告了,就是一句话的事,大奶奶可就活不了了。”

    曲大奶奶有点不托底了,京城毕竟跟她们镇上不一样,万一要真是这样……这个疯婆子可不是好东西,先把她稳住再说。

    “夫人!”曲大奶奶拿定主意,身段立刻放软了,“你别听大妹妹和二妹妹胡说八道,你这一库一库又一库的东西,要真是我搬走了,我往哪儿放?这满府里,你随便搜,要是能搜出一根线,那就算是我拿的!你先别急,这事儿咱们慢慢查。”

    “你别跟花言巧语!你偷了我的东西!你给我还回来!你给我拿回来!”陈夫人本来就不是个讲证据论道理的人,她认定了是曲大奶奶偷的,别说真是曲大奶奶偷的,就算真不是,那也得是!

    “我都说了,我偷了也没地方放,夫人怎么还揪着我不放?”曲大奶奶对上不管你说什么,就是你给我还回来的陈夫人,浑身上下全是嘴,也没施展的地方。

    “你还给我!一条线都不能少!你给我拿回来!我告诉你!你不拿回来,我这就去告你!你这个贱人!我要告你忤逆不孝!”陈夫人想到她攒了一辈子的东西,痛如刀剐。

    “我都跟你说了,不是我拿的!”曲大奶奶急了,陈夫人用力往前,要再扑上去打她,姜婉紧张的看看陈夫人,再看看曲大奶奶,她十分期盼阿娘去礼部把这个姓曲的贱人告了,让大哥再娶一个好的回来。

    姜宁看的摩拳擦掌,挑着话缝儿叫道:“就是你!除了你还有谁?就是你偷了阿娘的东西!穷酸……”

    姜宁话没说完,就被早就恼怒无比的曲大奶奶扬手甩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姜宁原地转了半圈。

    “你把东西还给我!把我的织锦缎!我的银子,你还给我!”陈夫人心里眼里浑身上下,只有她的东西,姜宁挨的这一巴掌,她看到了,不过跟没看到没什么分别,她得要回她的东西,她立命倚身的东西,她在这个世间所有的倚靠!

    “我看你是疯了!”曲大奶奶没耐性了,脸一翻,声调又上去了。王嫂子急忙拉她,“大奶奶,您忍一忍,耐住性子,大奶奶。”

    “我告诉你,我没拿你的东西……”

    “贱货!”陈夫人痛恨的离疯不远了,“敢拿我的东西!我告诉你,我父亲是国子祭酒!我是堂堂的伯夫人!你敢拿我的东西!我让你活不了!我要去告你!我要告你忤逆,我要让你千刀万剐!”

    “大奶奶,您就服个软,大奶奶,真要告了,您真活不了了。”王嫂子急了,真要告上去,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好好好!”曲大奶奶对着她说什么都不听的陈夫人,只能咬牙服软,“这间库房漏了,我替你把东西先挪到别的库里,跟你玩笑罢了,你看看你,把这库房修好,我就给你搬回来。”

    曲大奶奶施了个缓兵之计。

    王嫂子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夫人库房里那些绸缎物什,当天就被大奶奶送进当铺卖了死当,回,肯定是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