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节

江亭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哥他这段时间压力很大,跟我说,你回娘家住了,家里也没有个人说话,他每天下班回来只能对着你们俩结婚照发呆。”裘平低声说:“做伪证的事情,是我冤枉你,我跟你道歉。我以前对你有偏见,可能到现在还有,一时半会儿……很难改过来。但是官司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我先入为主了,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我哥。他心里……一直是很看重你的。”

    戴春城摇头,不说话。现在才来说这些,也没意思。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小女朋友这个时候刚好回来,见到气氛不好,以为戴春城不同意他和裘平的爱情,表情变得非常紧张。她低头和裘严用英语对答,裘严摇头,她露出惊讶的目光,裘严在桌子底下握住了她的手。

    戴春城又不是瞎子,两个人亲密的小动作看得他很上火。他把筷子一搁,啪地一声。

    裘严心虚,背都挺直了:“怎么……怎么了?”

    戴春城板着个脸:“吃饭呢,干什么?裘平,你有没有尊重过我?”

    “我怎么不尊重你了?”

    “我是你长嫂,按着咱们国内的规矩,你带人回来见我,那就是在走程序了。礼物没有,敬茶也没有,这餐饭还是我请你吃的,还不是不尊重我吗?你有没有把我这个长嫂放在眼里?”

    裘平梗着脖子,竟然反驳不出一个字来。

    戴春城继续训斥:“我看这姑娘是外国姑娘,她不懂规矩我理解,你哥平时也没教你吗?你们兄弟俩是不是都觉得我好糊弄,我这个便宜货随便娶进来充门面的是吧?”

    他一顶一顶帽子压下来,说得裘平瞠目结舌,脸色发白。从前只有裘平骂他的份,从没有被训话的机会,久而久之裘平总以为他不敢说话,现在裘严也不在,又是这兄弟俩求着他,戴春城当然没有什么可以顾及的。再说,戴春城也没有说错,别说是国内的规矩,就是在国外,也没有带着女朋友两手空空回家的道理。

    裘严没有和裘平说,倒不是他不尊重戴春城,的确是他忘了这件事。裘平也是个快三十岁的大人了,他以为弟弟不会连这点基本的礼数都没有。裘平也不是故意,带女朋友回家是他第一次,他一直很紧张,担心戴春城不见他,又担心戴春城不同意,甚至还教了女朋友几句简单的中文,就是忘了买礼物敬茶这些事。

    他也的确没有借口叫屈,这件事他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他理亏。无论戴春城是不是当官的,他也是家庭的一份子,既然裘平愿意把女朋友带给他看,就不应该缺少礼数。

    “抱歉,”裘平低下声音讨饶:“和我哥没有关系,是我把这事忘了,我也是第一次……”

    戴春城憋笑憋得很辛苦:“我不听解释。你和姑娘倒茶过来,给我磕三个头。”

    裘平牙一咬,拉着小女朋友倒了两杯茶,当场跪在地摊上,真的给他磕了三下。戴春城受了茶,把女士先扶起来,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才拉着这位心高气傲的小叔子笑。

    裘平反应过来,瞪眼睛:“你耍我!”

    戴春城莞尔:“你自己愿意跪的,我可没有强迫你。你们俩结婚我也不一定能参加,要是在国外办婚礼,我可能就去不了了。这杯茶迟早是要受的,又没占你便宜。”

    裘平轻哼一声,到底没有顶嘴。戴春城拍拍他的肩膀:“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是小孩子脾气。你在外面打拼,平时我能照顾的地方也少,这是我失职。终究咱们是一家人,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往后你自己好好的,不要老让你哥哥操心。”

    他也不愿意老是计较过去。裘平和他既然没有缘分,他也不强求。

    裘平和他握手:“还是谢谢你。”

    他欠戴春城一句谢谢,为了他哥,也为了这个家。

    戴春城冲着这对情侣笑。他有点想裘严了,总是看着人家谈恋爱甜甜蜜蜜,难免会泛酸水。他是太长时间没有和裘严在一起了。

    裘严晚了一天是临时要去夏威夷。他在落日的海滩上找到晒得黝黑健康的覃子午。

    覃子午背着钓鱼工具从海滩上慢慢走回来,他光着膀子,下头只穿一条裤衩,胡子乌黑浓密,活像个倔强的渔夫。见到裘严他把钓鱼包从肩膀上脱下来,无力地扔在沙地上。

    裘严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你今年年假是多少天来着?”

    覃子午假装听不懂:“什么假?我不是辞职了吗?”

    裘严叹气。得罪了大秘书,他这个CEO过得实在是不怎么样,机票要自己订,行程要自己安排,出个差连接车的都没有,还要自己打车。本来他已经财务情况吃紧,这么浪费钱不行。

    “好好好,”裘严点头:“加工资怎么样?百分之十,再给你两千股。”

    倔强的渔夫考虑考虑,把工具包背起来径直离开。裘严都以为他真的要辞职了,只听后头大喊一声:“我要优先股!”

    终于把大秘书劝回去上班了。裘严到国内已经是第三天早上。

    金燕高兴地说,戴先生从园子里带了枇杷回来,很新鲜,炖了糖水可以解解乏。裘严摆手,他不想吃饭,也不想吃枇杷。那个人不在,枇杷再好吃也没用。他望着深秋凋敝的庭院,悲观地想,干脆把银杏换成枇杷树,如果戴春城再也不回来,他也只能吃枇杷了。

    主卧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动。白色家居服的背影蹲在床头柜边上,听到有人进来,头也不回地笑道:“阿严,你看我找到什么了?”

    戴春城举着一张旧式学生证朝他晃了晃。这个瞬间,裘严以为他累出了幻觉。

    “你上学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就是头发太夸张了,这是染的什么颜色?学校也允许么?”戴春城走过来,发现他神情有异:“怎么了?”

    裘严掬起他耳鬓微长的头发磨蹭他的侧脸。戴春城的脸颊是微热的,上头还有枕头的压痕。床上有睡过的痕迹,他不是突然才从这里出现的,昨天晚上他就在这里睡过,昨天晚上他就已经回来了。裘严的喉咙一酸,他低头轻轻亲吻丈夫的额头。

    “阿平说你晚一天,我算着昨天晚上也应该到了,结果等到半夜睡了过去。正想给你打电话,看看是不是飞机晚点了。”戴春城拉过他的手亲吻掌心。

    裘严做了个艰难的吞咽动作:“睡得怎么样?我让金燕换了新的床品。”

    秋凉刚起,他就让金燕换了厚的床褥和被子,以防哪天戴春城回来,随时都可以睡。

    戴春城踮起脚来给他一个拥抱:“你再陪我睡一会儿吧。”

    多年的失眠不是一下子就能治好的,但是有了裘严他就不用担心了。

    亲爱的,欢迎回家。

    第39章

    “戴先生,辞职之后的生活和您想象中差别大吗?”

    “比我想象中好。目前我在担任裘氏基金会会长职务,我们联合了有项目能力、没有资金的大学生们做厨余垃圾回收,今年全国有偿垃圾回收站增加到了四万个,一年处理厨余垃圾六千万吨。我们也已经开始盈利了,虽然还只是十几万,但是我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