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周游的世界》作者:甜梅星

    文案: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他愿意当一只朝生暮死的蜉蝣。

    梁嘉誉X周心远,1v1,年上。

    第1章{试镜}

    周心远来试镜。

    他穿了一身灰色的运动服,白色球鞋,额前的黑色碎发稍微遮了眼睛。

    今天是梁嘉誉梁导的新戏试镜。没在明星中选,特地跑到电影学院里面来挑“干净”的,弄得阵势很大。

    周心远大约一周前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是直到昨天,他才下定决心要来。

    他跟着人群,在礼堂外面领了牌子。他去的迟,刚巧是他想要的最后一个。

    周心远不跟任何人说话,等待的时候就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子。白色球鞋刷过了,散发出一种柠檬的香气。

    轮到他时,周心远安静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周心远,到你了。”有个助理喊道。

    “嗯。”周心远从喉咙里挤出一点点声音,然后走进了礼堂。

    大门关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礼堂里面的灯都没开,只有前面舞台那儿是亮的。

    周心远一步步走过去,侧过头的时候看见那个男人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双手十指交叉,正低着头看着资料。

    “开始吧。”他听见了周心远的脚步声,省略掉了自我介绍的部分,直截了当地要周心远开始。

    周心远走到光下面,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半天没有说话。

    梁嘉誉等了一会儿,才皱着眉打量周心远。

    “如果你不开始的话,那就算了。”梁嘉誉往后面一靠,对着周心远说。

    他今年刚满三十岁,是个极英俊的男人,鼻梁高挺,五官轮廓分明,与其余导演相比,梁嘉誉简直选错了职业。

    周心远看着他,努力小声地说:“等一下。”

    他慢慢地从舞台上面走下来,走到梁嘉誉的面前。

    周心远只有二十岁,身体还是介乎少年与青年人之间。梁嘉誉挺喜欢他的样子,觉得他蛮乖的,但是眼神又很不一样,所以他任凭周心远发挥了一下。

    周心远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轻轻、缓慢地拉开自己的运动服,梁嘉誉的眼神跟着他的动作,看见逐渐 L_uo 露在外的皮肤。

    他太白了,也太瘦了。锁骨分明,小腹一丝赘肉也没有。

    周心远敞开的运动服里,什么都没有穿。

    梁嘉誉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

    “下面也是?”梁嘉誉若有所思地问。

    “是。”周心远点点头。

    他大胆地拉过梁嘉誉的手,那只手骨节分明,比他的手要略微大一些。周心远把梁嘉誉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指尖先触碰,然后是手掌。

    梁嘉誉的手在周心远的身体上抚摩了一会儿, M-o 到哪儿,周心远便紧张地吸气,但他又不停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想要尽力冷静。

    运动服的裤子松松垮垮的,梁嘉誉的手指在边缘试探了一下,便伸了进去。

    他眼里有些讶异,低声笑道:“真的没有穿。”

    周心远垂着眼睛,不敢动,只是用鼻音回答:“嗯……嗯。”

    梁嘉誉站了起来,勾住周心远的脖子,把他往自己这里拉了拉,轻声耳语说:“周心远是吧?回去……等我的通知。”

    第2章{2039}^-^

    周六,八点,艾尔利斯酒店,2039,尽头的那一间。

    那条短信停留在周心远的手机里,号码他没有见过,但是他知道那是谁。

    梁嘉誉在圈内不缺人陪,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梁嘉誉都不会像是那种乖乖工作,晚上回家打一局游戏就睡觉的人。

    那一天在礼堂……周心远没有想过自己会成功。

    去不去呢?

    周心远又犹豫了起来,好在今天才是周三,他还有时间。

    然而到了约定的那天,周心远决定,他要去。

    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要演戏。还因为……梁嘉誉。

    他想要这个男人。

    初秋的天,渐渐有点凉意蔓延开来。

    周心远洗澡洗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把头发吹干之后,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下面是一条水蓝色的牛仔裤。

    “有约?”室友看了他一眼。

    周心远站在镜子前面,把左耳的耳钉戴上,漫不经心地说:“嗯。”

    他打了车,没有坐地铁。

    到了艾尔利斯酒店门口,周心远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抬头。

    好高啊。

    他一辈子都没去过那么高的地方。

    2039……2039……

    周心远请保安给他刷了一下电梯的卡,保安没有怀疑。他走在酒店的走廊里,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闻到一种好闻的花香。他的脚步声被厚厚的地毯淹没了,但是他的心跳声却无法掩藏。

    到了。

    周心远的手在空中停留了片刻,最终还是礼貌地敲了敲。

    梁嘉誉来开门,周心远立刻就闻到沐浴露的味道。

    男人有些惊讶,笑道:“这么准时?”

    “我不喜欢迟到。”

    梁嘉誉又笑了,他之前应当在洗澡,周心远看见他开门时只是在腰间围了白色的浴巾,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梁嘉誉背对着他,周心远跟在他的后面,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梁嘉誉自顾自地去喝水,他身材不错,周心远喜欢他肩膀和背部的肌肉,腹肌虽不明显,但也很 Xi_ng 感。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

    跟那天试镜时完全不同。

    没了冷漠,安安全全地放周心远进来。

    “梁导。”周心远开口。

    “嗯?”

    “要吹干头发,不然以后会头痛。”

    这句话到底有多少真心,又有多少逢场作戏呢?周心远也不知道。

    梁嘉誉慢慢朝他走过来,周心远退后,直到他的后背贴上冷冰冰的房门,梁嘉誉把他困在自己的怀里。他低下头,周心远不自觉地握紧拳头,梁嘉誉也只是在他颈窝边闻了闻,问:“你洗完澡过来的?”

    “嗯。”周心远松了口气。

    梁嘉誉走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出来,那黑色的长线还连接在里面的插座上。

    他笑:“你帮我吹吧。”

    周心远没有拒绝,也跟着梁嘉誉走到浴室里。梁嘉誉个子高,他干脆坐在浴缸边沿上,这样正好周心远可以够得到。周心远开了小风,站在梁嘉誉的身前,给他吹头发。

    他的手指穿过梁嘉誉的发间,温柔得就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梁嘉誉也不闲着,过了一会儿,他伸出一只手,慢慢撩起周心远的卫衣。

    梁嘉誉的手不冷,手心温热,周心远浑身一颤,手上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