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也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继续啊。”梁嘉誉懒懒地说。

    周心远说:“嗯……”

    梁嘉誉掀起他的卫衣,正好露出周心远的腰来。周心远就觉得梁嘉誉的手指游走过的地方都像是着了火。

    “梁导……”他觉得现在不是吹头发的时候了。

    梁嘉誉充耳不闻,最后站了起来。周心远关掉吹风机,卫衣落了下去,又是严严实实地遮住自己。

    梁嘉誉扬了扬嘴角,搂住周心远,手在他背上 M-o 索了几下,问:“今天穿没穿?”

    “穿……了。”周心远低声说。

    “是吗?”

    周心远没怎么用力地推了一下梁嘉誉,他的眼神避开他,只是说:“真的穿了。”

    /……/

    周心远微微张着嘴,在心里喊着。

    他看见梁嘉誉低着头,笑道:“你还真是……每次见面都让我有点惊喜。”

    第3章{水果}^-^

    梁嘉誉的手指轻轻碰上周心远的嘴唇。

    他的嘴唇很软,唇形也很饱满。梁嘉誉形容不出,总感觉像某种鲜嫩多汁的水果。

    会是什么味道呢?

    他很好奇。

    /……/

    他说:“周心远,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什么……味道?”

    “牛奶味。”梁嘉誉正儿八经地说道。

    “哦……”周心远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

    梁嘉誉这时候才觉得,周心远可能还只是一个男孩,变成男人后,他们才不会用这么赤 L_uo 、大胆的眼神去看另外一个人。他任凭周心远胡闹、点火,最后看到他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时,梁嘉誉才站了起来,走到他跟前,按住他的腿。

    /……/

    第4章{红酒}^-^

    他长得很对周心远的口味。

    从前周心远一直不懂,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在课上,有个老师说,这一切都是主观的。别人觉得美的,并不一定对你适用。

    周心远一直找不到那个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找到了,能够让他彻底晕头转向的人,就是梁嘉誉。

    梁嘉誉太特别了,周心远想。

    他的鼻梁很高,脸也不大,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温暖的。不笑的时候呢,梁嘉誉又有点冷酷。周心远喜欢他的眉毛,喜欢他的嘴唇。他甚至能想象得出他戴眼镜,穿白衬衫和西装裤,站在大学讲堂上,开一辆车上下班,手腕上戴着一块男士手表,下了课,梁嘉誉便第一时间开车来接他。

    /……/

    梁嘉誉拿着浴袍,直接穿上,然后去倒酒。红酒,周心远平时不怎么喝的。梁嘉誉倒了两杯,对他说:“渴吗?”

    “嗯。”周心远点点头。

    “给你。”梁嘉誉笑了笑。

    周心远从梁嘉誉的手里接过酒杯,看着杯子中深红色的液体,他想到血液,想到红宝石,想到跳动的心脏。

    入口有一点点甜,之后才有后劲。

    周心远一口气全喝光了,梁嘉誉微微睁大眼睛,很是惊讶。

    周心远用手背擦了擦嘴巴,嘴唇似乎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梁导。”他想了想,没有叫嘉誉。

    梁嘉誉淡淡地应道:“嗯,你想演戏,对吗?”

    他什么都知道。

    周心远不撒谎,诚实地点头:“是的,我想演戏,我想做你的男主角。”

    他这话说的太狂妄了,梁嘉誉重复了一遍:“男主角。”

    梁嘉誉就没拍过商业片,从二十五岁那年以一个非常惊人的方式横空出现以外,也才过了短短五年而已。五年里,梁嘉誉拍了两部戏,全都是文艺片。

    他好像根本不在乎钱,也不在乎是否有人认可。

    梁嘉誉就是想拍,拍完就完了,放在那儿,你夸也好骂也好,都不关他的事了。

    两部片子多是新人演员参演,而后他们在圈内的发展也很不错。可以说,没有梁嘉誉,他们未必能走到屏幕面前来。

    梁嘉誉的男主角……多少人觊觎着。

    像周心远这样的男人、女人,又有多少呢?

    恐怕数也数不清吧。

    梁嘉誉端着他那杯没喝完的红酒,半靠在床上,看着周心远站在那儿,笑道:“我可不能给你保证。”

    “况且,我也什么都没有做,对吧?”

    周心远迷茫了,犹豫道:“可是我……”

    梁嘉誉歪着头,喝了点酒,他看了一会儿周心远。房间窗帘都拉上了,屋子里光线暗淡,有一种淡淡的香薰味。

    梁嘉誉说:“你过来。”

    周心远不疑有他,走到梁嘉誉的面前来。

    “把衣服脱了,我想看看你。”

    周心远很乖,没有任何犹豫就把自己的卫衣给脱掉了。这还是梁嘉誉第一次看到周心远的所有,他安静地打量着他,从那张精致的脸到那双笔直修长的腿。

    周心远有一种梁嘉誉不可能再拥有的东西——青春。

    这青春太可口了,是彻彻底底、流动着的生命力。

    梁嘉誉想到周心远刚刚在浴室里那种青涩的表现时,他就觉得心中有一团火。

    接着,他看到周心远也坐到了床上。

    /……/

    “我记住你了,周心远。”

    “但是,想当我的男主角,你还不够资格。”

    第5章{大冒险与你}

    梁嘉誉说,你不够资格。

    嗯……应该是真的吧。

    周心远回去之后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凌晨五点钟他被室友开门的声音吵醒。室友看了一眼从床上坐起来的周心远,被吓了一跳,说:“哎哟我天,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谁让他穿那么好看出门,室友理所应当地认为周心远在外面有约。

    “嗯。”周心远迷迷糊糊地说,“你出去玩啦?司凯乐。”

    “对啊。”司凯乐就是他室友,“徐承昨天过生日。”

    司凯乐一晚没睡,身上全是烟味和酒味,他脱了衣服,去浴室里冲澡,周心远也睡不着了,干脆起来弄点东西吃。昨天从梁嘉誉那里回来,梁嘉誉没有送他,只是挥挥手就让他走了。

    周心远路过一个水果摊,还买了一盒小番茄。

    他嘴里还有梁嘉誉的味道,身上也有。回来后,周心远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想要找找有没有吻痕。

    什么都没。

    干干净净的,仿佛刚刚他和梁嘉誉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梦。

    司凯乐洗了个澡,出来看见周心远在吃东西,随口道:“徐承可能要走运了,羡慕。”

    周心远背对着他,手里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问:“怎么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