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于不皮了,“帮我个忙,让我去剧组里面探班吧。”

    秦臻犹豫了一下,说:“不好办,最近影视城查的严,说是里面遭小偷了,保安叔叔天天在门口盯人,你没有工作证肯定不行。”

    “那你借我一个。”周心远说。

    秦臻说:“我他妈就一实习的,哪里给你弄。”

    周心远说:“我不管,你把我弄进去,我要追我老公。”

    秦臻:“……”

    秦臻:“那看你肯不肯为爱牺牲了。”

    “我肯。”周心远想也没想。

    他去了之后才知道秦臻什么意思,秦臻的意思是让他翻墙进来。

    “快点啊。”秦臻在那边说,“只有这里是个死角,待会来人就不好了。”

    周心远试了一下,说:“我不会……”

    “哎哟我的弟。”

    “哎,那边好像有个洞,我能钻洞吗?”

    “那是狗洞……”

    “那正好啊!”周心远眼睛一亮。

    秦臻服了,说:“你钻吧。”

    周心远这辈子都没干过这种事,但是还好他比较瘦,居然真的给他钻进来了,秦臻在那边拉了他一把,看他灰头土脸的,头上还粘了不少草。

    “你把这个换上。”秦臻赶忙说。

    “这什么啊……”周心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秦臻套了件戏服。

    “龙套的,穿上穿上。”

    “哦……”

    周心远穿好之后才觉得有点不太对,秦臻又给他戴了个帽子,笑道:“完美。”

    “我怎么觉得像是个太监。”

    “就是太监。”

    “……行吧。”

    周心远成功混了进来,一路上各种好奇,秦臻说:“喏,那边就是梁嘉誉的剧组。”

    “我去了。”周心远整理了一下衣服,扶了扶自己的帽子。

    中午休息的时间,两个剧组是互相认识的,所以也没人管周心远。周心远在里面找了半天,才看见梁嘉誉坐在一间屋子里面,他低着头,一边吃盒饭一边看剧本。

    周心远左右看了看没人注意到他,这才快速溜了进去,然后把门也关了。

    “谁?”梁嘉誉吓得筷子都没拿稳。

    周心远抬头,对他笑道:“我。”

    梁嘉誉愣了半天,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极了,半晌才笑道:“哪里来的小太监,细皮嫩肉的。”

    第11章{香水、火锅、可乐}

    梁嘉誉:“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周心远:“就,混进来的。”

    梁嘉誉饭也不吃了,笑着看周心远。周心远的太监帽子有点大,一张小脸藏在下面,他最先注意到的竟然是他的下巴。

    都说事不过三。

    这已经是周心远第三次来到梁嘉誉的面前了。每一次都很离奇,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闯进梁嘉誉的心里,让他觉得像在冬天的暖炉边上吃第一口冰激凌。

    实话实说,梁嘉誉有些被触动。

    “你干什么呢?”梁嘉誉问,“演戏啊?跑龙套?”

    “没有。”周心远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把头上那个帽子给摘了,“你别告诉别人,我就是混进来的。”

    “嗯。”梁嘉誉点点头。

    周心远头上还有根半绿不黄的野草,梁嘉誉伸手给他拿掉了。

    “你在看剧本吗?”周心远没话找话。

    梁嘉誉面前剧本的空白页面上都用红笔涂涂改改了一堆,他说:“嗯。”

    “改哪儿?”周心远说。

    梁嘉誉想了想,忽然问道:“你觉得《蜉蝣》可以拍吗?有哪里需要改的?”

    周心远愣了一下,说:“当然……可以拍啊,像是你会拍的类型。”

    梁嘉誉说:“这个男孩,他没怎么见过世面,到大城市以后,他会做些什么呢?”

    周心远说:“他会走路,然后会去逛超市,然后去宜家,看看家具之类的。”

    “宜家?”

    “对啊。”

    “为什么是宜家?”

    “因为他肯定会想,要是以后自己在这里有个家就好了。”周心远笑了笑。

    梁嘉誉皱着眉,半天没说话。

    周心远看着他,看着他英俊的脸,眼神都移不开,他低着头,小声说:“梁……”

    “你等我一会儿。”梁嘉誉站起来,拿着剧本走出去。

    “嗯。”周心远乖乖地说。

    这地方看上去是梁嘉誉专门用来休息的,周心远看见屋子里面还有一张睡觉用的躺椅,梁嘉誉的外套就放在那上面,是件黑色的皮夹克,此外,还有他的钥匙和手机。

    说起来,前两次周心远见到梁嘉誉,他都是穿着西装的,虽然不是特别正式,但是梁嘉誉个子高,肩膀也有力量,能撑得起来,看上去特别好看。

    而到了片场之后,梁嘉誉似乎就不这么穿了,他头发也没打发胶,看起来还有点乱糟糟的。

    周心远一个人无聊,先是观察了一下梁嘉誉的盒饭,想要知道他在吃些什么。

    都是很普通的菜,两荤一素,好像导演也没有特别加餐。

    周心远忍不住想,有机会了!自己做饭超好吃啊!下次给梁嘉誉做点好吃的。

    接着,他又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检查了一下墙壁的漏水情况,还有角落里的卫生。他发现了几只蚊子的死尸,有点担心梁嘉誉会被蚊子咬。

    实在没有东西可以看了,周心远 M-o 了 M-o 胃,才想起来自己早上只吃了一点小蛋糕。

    他的眼神在梁嘉誉的衣服上停留住,周心远的心里冒出了一个很邪恶的想法。他犹豫了半天,还是走了过去,想闻一闻梁嘉誉的味道。

    梁嘉誉喷了香水的,但是周心远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那香水和他的体温混合在一起,最后又流连在他的黑色夹克上。

    周心远想,他真是变态。

    “周心远。”

    “什么?!”周心远吓了一跳,赶忙从躺椅边走开。

    梁嘉誉一愣,说:“你干什么呢?”

    “没,没干什么啊……”

    梁嘉誉怀疑地看了看他,没说什么,他手里还拿着剧本,像是刚刚出去和编剧讨论了剧情。周心远又回到椅子上坐好,忽然问了一句:“梁嘉誉,你盒饭还吃不吃了?”

    梁嘉誉说:“不吃了。”

    “那我可以吃吗?”

    梁嘉誉翻剧本的手停住,看着周心远,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啊?”周心远不明白。

    梁嘉誉笑了笑,说:“喜欢我到这个程度?”

    周心远反应了过来,有点不好意思,他其实只是有点饿罢了,但是梁嘉誉已经先入为主……算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梁嘉誉看了看时间,说:“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