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样子,道:“不知道,梁导就是不满意吧。”

    周心远想了想,道:“你觉得嘉木被舅舅推倒在地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怨恨吧。”徐承比周心远吃得快,走到一边扔了手里的木棍,“要是我生在那样的一个家庭里面,我肯定受不了的。”

    周心远说:“可是舅舅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只有舅舅。”

    徐承满不在乎地说:“但是舅舅是个疯子,不能正常的沟通啊。让我每天伺候一个疯子,我都想……”

    他没把话说完,但是周心远知道他要说什么,他鼻尖上被太阳晒出了细汗,周心远默默地吃完冰棍,感觉胃里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块冰。

    吃太快了。

    周心远 M-o 了 M-o 肚子。

    徐承看着他,道:“说真的,你其实挺有手段的吧?”

    “啊?”

    徐承走到他面前来,低头说:“你……其实还没有放弃吧。”

    “你想演男主角,对不对?”徐承扬起嘴角,“你剧本背的那么熟,偷偷溜进片场来,其实就是为了……”

    “随你怎么想。”周心远也笑了笑,“但是如果你演不好要换人的话,我也不会介意再试一次镜。”

    “你!”徐承气急败坏。

    过了一会儿,他又平静了下来,道:“反正你能考上我们学校,也是走后门进来的……”

    “谁跟你这么说的?”周心远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徐承道:“谁都知道,大家都知道,切,你以为这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啊。”

    周心远一字一句认真地说:“我、不、是。”

    “我信你咯。”徐承欠扁地说。

    话不投机半句多。周心远扭头就走。

    他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打电话给秦臻,道:“果哥,我回去了。”

    “你这就回去了?太监衣服还我!”

    “我……”周心远感觉一阵头疼,“我忘在梁嘉誉的房间里了,这样吧,你跟梁嘉誉要一下,我先挂……”

    “你他妈!给我站住!你敢挂电话试试看。”

    周心远:“……”

    秦臻在对面骂了他半天,意思就是周心远是个白眼狼,如果今天不把太监的衣服原原本本地还回去,秦臻改天就要周心远变成真的太监。

    这……万万使不得。

    周心远想,他还是厚着脸皮去拿吧。

    他不敢暗自行动,先给梁嘉誉发了条短信。但是周心远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梁嘉誉的短信,他就只好自己去了。路上,他又碰到了刚刚的那个场务姐姐。

    “姐姐。”周心远一开口,场务顿时心都化了。

    “怎么了?”

    “你有看见梁导吗?”周心远问。

    “应该在他自己的休息室,我们等会儿还要再拍一场。”

    周心远笑了笑,道:“谢谢。”

    果然……

    那么,他又要去打扰梁嘉誉了。

    其实他有一点不想在工作时间找他,因为感觉自己会耽误他。梁嘉誉拍戏时候的那股认真劲儿,真的是——帅爆了!

    周心远一边想,一边走回去,梁嘉誉休息室的大门紧闭,周心远抬起手来敲了敲门。

    他紧张不安地等待着,却没有人来开门。

    周心远又敲了敲,这才有个男人的声音,问道:“谁啊?”

    他目瞪口呆,那才不是梁嘉誉的声音,是……是那个火锅店里的男人!

    但周心远整个人好像被施了定身咒,明明知道不妥,但就是迈不开腿跑掉。

    尹文斌过来开门,正好和门口的周心远撞了个正着。

    尹文斌的衬衫纽扣松松散散,嘴唇也有些红,他看着周心远,若有所思地说:“你谁啊?”

    “我……我找……”周心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手心里都是汗。

    “找谁?”

    “梁……导。”

    尹文斌侧过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梁嘉誉躺在他的那张躺椅上玩手机,看了一眼周心远,道:“周心远,你怎么了?”

    “我来拿我的……衣服。”

    “你拿吧。”梁嘉誉站起来,把那套戏服递给周心远,又问:“等会收工了我送你回去?”

    尹文斌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轻轻地笑了一声。

    周心远尴尬极了,说话都有些不顺畅,就一个劲儿地摇头,然后跑了出去。他一直跑一直跑,经过徐承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徐承在喊他。

    等到周心远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胃里的冰不仅没有融化,反而变成了沉甸甸的石头。

    是他太傻了。周心远想,他真的有点傻。

    秦臻正好看见周心远失魂落魄地走着,就对他招招手,周心远喘着气,看见了秦臻,朝他走过去,把戏服还给秦臻。

    “哎。”秦臻拉住他,怀疑地说,“你咋地了?”

    “没事。”周心远勉强笑了笑,说,“我坐公交车回去了,拜拜。”

    第14章{电影学院}

    影视城的拍摄现场,徐承没精打采地去吃盒饭。

    梁嘉誉戴了个黑色的鸭舌帽,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重新回放着刚刚拍的片段。

    “梁导……你看,是不是有点感觉不对……”副导演简明知也皱着眉,道。

    “嗯。”梁嘉誉摘了帽子,思索了一会儿,“也许是我选错了。”

    过去五年,梁嘉誉确实捧了不少新人,他自认挑人的眼光不错,徐承演技可以,但是却总是欠缺了那么一点点说不出来的东西。

    大家收拾东西,简明知给梁嘉誉拿了吃的,梁嘉誉心事重重,吃几口就不想吃了。

    简明知叹了口气,道:“饭还是要吃的嘛。”

    梁嘉誉道:“没胃口嘛。”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简明知不是第一次和梁嘉誉合作,知道他几乎是个吹毛求疵到极致的人,肯定不会接受现在“马马虎虎”的拍摄效果,虽然这些效果在他看来,其实已经非常好了。

    他有时候觉得梁嘉誉太玄。

    他们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投入更多的精力和钱,反反复复拍东西的时候,简明知是又恨又爱。恨的是,梁嘉誉的电影叫好不叫座,会得奖,但是票房不理想。爱的是,他在梁嘉誉的身上看到了对电影最原始的爱。

    整个剧组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来工作,那就是把电影拍好,拍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梁嘉誉又吃了几口饭,最终道:“我去跟徐承聊聊,如果不行……”

    “如果不行……”简明知害怕他说出后半段的话来。

    梁嘉誉笑了笑,道:“如果不行,只能换人。”

    梁嘉誉去洗了把脸,后来干脆烦的连头一起给冲了冲。

    换男主角很麻烦,已经拍好的镜头全都作废,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