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的工资照发,算下来他已经花了不少钱。

    梁嘉誉家里虽然不缺钱,但是也不是给他这么花的。

    他家里经商,祖父多年前意外发了家,此后一家人不断努力,在商界的地位也很不错。梁嘉誉辈分比较小,哥哥姐姐们都宠着,说要留学,就让他留学。要拍电影,也支持他拍电影。

    但是只有一条,梁嘉誉的电影不能完全地依赖家里。

    所以,梁嘉誉拍电影的钱要么是用少爷自己的零花钱,要么就是到处拉的投资商。

    这部《蜉蝣》,其实已经不能再像前两部那样,无止境地耗损了。除非……梁嘉誉能找到新的金主爸爸。

    他头发**的,水都流进了眼睛里。

    简明知找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道:“梁导,你干什么呢?”

    “热啊。”梁嘉誉心不在焉地说。

    简明知说:“秋天了都。”

    “还是热。”梁嘉誉甩甩脑袋。

    简明知被甩了一脸的水珠,一边后退一边去给梁嘉誉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梁嘉誉接了毛巾,把头发擦了个半干,就跟简明知坐石台阶上抽烟。

    “吱吱啊。”梁嘉誉惆怅地道。

    简明知一身的鸡皮疙瘩,道:“别这样。”

    “明明……”梁嘉誉笑了笑。

    简明知作势要走,梁嘉誉才说:“不搞了,正经说会儿话。”

    “嗯。”

    简明知跟梁嘉誉也认识很久了,他大学就是在国内读的,读的口袋里一毛钱都没有,毕业就失业,爸妈以死相逼,非要简明知回去考公务员。

    简明知放下狠话,考个蛋,老子卖屁股也不要考公务员。

    结果,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简明知还是扛不住了,想回家,外面太苦。

    但是人啊,一旦有个想做的事情,就会变成执念。简明知回家了,心却还停留在他的梦想上面。他的电影,他的一生挚爱。

    后来,梁嘉誉出现了,说要简明知一起和他拍电影。两人最初认识的那几个月,简明知一直以为梁嘉誉不是骗子就是傻子,生怕他把自己给拐进传销组织,但是梁嘉誉没有,梁嘉誉是认真的。

    那时梁嘉誉二十五岁,刚从国外回来,意气风发,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为他准备的。简明知跟在他身后,觉得梁嘉誉真是耀眼。

    他们第一部戏拍了两年多,简明知进剧组前一百六十斤,拍完后只剩下一百二十斤。等到他灰头土脸地回到家,小侄女见了他都害怕。简明知他妈也害怕,说他像在外面吸毒。

    直到梁嘉誉和他的电影上映,屏幕上切切实实写了他的名字时,简明知才终于有一种否极泰来的感觉。

    他才能证明,自己不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所以,简明知不敢说自己是最了解梁嘉誉的人,但是也有一定的发言权。

    徐承这件事,确实不好办。

    “你说,我是又要得罪人了……”梁嘉誉眯着眼睛,道。

    简明知道:“那没办法,他试镜的时候你没看出来?”

    “奇了怪了。”说起这个,梁嘉誉也有点想不通,“试镜的时候还挺好的,但是真的一拍,那感觉就不对了。”

    “正常。”简明知叹了口气,“多少不都是硬着头皮拍完的,还有那种动不动塞一个人,补一个角色进来的,简直要把我弄死。”

    “塞呗。”梁嘉誉说,“没钱,只能乖乖听话。”

    简明知笑道:“我们不用,我们不受那个委屈。这样吧,徐承那边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去说。”

    梁嘉誉忙摆手,道:“不不不,还是我来吧。”

    当天下午,梁嘉誉见了徐承,很抱歉地和他谈了谈,看得出来,徐承很受伤。但是梁嘉誉说,反正也还没拍多少,先及时止损。

    “你演的不错的。”梁嘉誉给徐承递烟,“就是气质还是和嘉木有点出入,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角色,刚好张导那边有个新的电视剧,我把他微信推给你吧。”

    梁嘉誉说的真诚,徐承不能说什么,心里也很感激,但他还是没拿梁嘉誉递给他的烟。

    他和梁嘉誉之间毕竟还有距离,虽然梁嘉誉这时候表现的就像是他的哥们一样,但是徐承还是不敢。

    梁嘉誉的戏先暂时停了,大家 M-o 不着头脑,不过也没人提出意见。

    毕竟,这像是梁嘉誉会干出来的事情。

    他在家又反复地看《蜉蝣》的剧本,却无意间想到了周心远。

    周心远跟他说,嘉木来到大城市后,会做的事情是去逛超市,逛宜家。

    梁嘉誉自己很少逛超市,甚至也没去过什么宜家。他的房子是租来的,就在市中心最高档的小区,精装修,里面什么都有。也不逛超市,阿姨定期上门来给他打扫卫生,买东西放冰箱,想吃什么,留个字条就行。

    他想了想,却觉得原来周心远已经好几天没找他了。

    没有短信,也不会突然地从天而降。

    神奇。

    梁嘉誉放下剧本,没有发短信,直接打了个电话给他。

    他以为周心远会接的很快,甚至想了一下周心远那种讨好又开心的语气。

    可是没有,他没接。

    梁嘉誉没再打第二个。

    他闲的无聊,干脆直接起床穿衣服,开车去了电影学院。

    秋高气爽,难得的好天气。

    前几天下了一场雨,空气还很干净。

    梁嘉誉驱车来电影学院,这地方他熟,简明知就是在这儿读的大学。

    他想找周心远也简单,打个电话给他们的杜老师就行。

    杜方:“哟,这不是梁导吗?”

    梁嘉誉笑了笑,道:“杜老师。”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杜方道,“怎么了这是?”

    “来转转呗,闲的身上长蘑菇。”

    “你电影不刚拍吗?”

    “停了。”

    “啊?”杜方惊讶地抬高声音。

    梁嘉誉又如实地跟杜方说了一遍事情的前因后果,杜方这回反而不惊讶了,他道:“其实我对徐承的看法跟你是一样的,我一直以为,你会选别人。”

    “谁?”梁嘉誉随口问道。

    “周心远。”杜方道。

    梁嘉誉愣了一下,他车子恰巧刚停好,引擎熄灭,车里静悄悄的。

    梁嘉誉问:“怎么会是周心远呢?”

    杜方说:“你看过他的表演,就会知道了……不对啊,他跟我说了,他去试过镜。”

    他那根本就不是试镜!梁嘉誉在心里想,那他妈是赤 L_uo  L_uo 的勾引。

    梁嘉誉又道:“他现在在哪?”

    “应该在十楼,跟他同学排练呢。”

    梁嘉誉坐在车里,还是有点难以置信,道:“我知道了。”

    第15章{机会}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