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己。

    周心远先是虚虚地抱了一下,随后才收紧了胳膊。

    “我不敢。”他说。

    他总是觉得,梁嘉誉是假的,对他的温柔是假的,他一睁开眼睛,肯定是在做梦。

    梁嘉誉怎么会突然来找自己?

    因为什么啊?

    喜欢吗?还是突然的新鲜感?自己不在他眼前晃了,他觉得有点寂寞?

    梁嘉誉抱着他,在他耳边说:“你为什么不来好好试镜?”

    “我……”周心远说不出来。

    梁嘉誉说:“小坏蛋,你明明就很会演,还给我玩这一出,是不是喜欢我也是装出来的?”

    周心远反应很大,说:“我都愿意给你操了!”

    梁嘉誉一头黑线,赶紧说:“嘘,小点声。”

    周心远又对着他笑了笑。

    气氛太好了,阳光,校园,课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教室。梁嘉誉低下头,还是没忍住,亲了亲周心远的嘴唇。

    不是舌吻,就是单纯地碰了碰。

    “你们杜老师对你评价挺高的。”梁嘉誉说,“徐承还是演不来嘉木,你想重新试试看吗?”

    周心远愣了一下,道:“可以吗?”

    “嗯。”

    梁嘉誉放开了他,自己坐到一张椅子上,对他说:“就演嘉木放学回来,被舅舅推倒的那一场。”

    周心远说:“好。”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走到梁嘉誉的面前来。

    “舅舅。”周心远低低地喊了一声。

    他蹲在梁嘉誉的脚边,道:“舅舅,今天怎么样?想吃点什么?”

    “我前段时间种的青椒可以吃了,还有鸡蛋,给你做一个青椒炒蛋吧。”

    梁嘉誉很难去形容周心远脸上的天真,他狠狠地推了周心远一下,低声道:“滚。”

    “没用的东西。”

    周心远身体往后,跌坐在地上,他脸上的表情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周心远又换上了那副乖巧的笑容,道:“那就青椒炒蛋了。”

    梁嘉誉一愣,徐承演了十二次,每次都能在他的眼里看到茫然、痛苦,但是在周心远这里,梁嘉誉第一次看到笑容。

    梁嘉誉想,也许周心远真的可以成为他的男主角。

    第16章{可以和我约会吗}

    周心远搞不懂梁嘉誉到底在兴奋些什么,但是他演完《蜉蝣》的片段,梁嘉誉就说,我们走。

    “去哪儿?”周心远外套也没穿,就被梁嘉誉拉住了手。

    这还是梁嘉誉第一次牵他的手,周心远只觉得手心热热的,梁嘉誉的手就像他的人一样,特别温暖。

    “去……影视城。”梁嘉誉说。

    “我,我马上还有课呢。”

    “给你们杜老师请假。”

    周心远使劲拉住他,说道:“我外套还没穿!”

    梁嘉誉对他笑了笑,冷静了一下,道:“嗯,是我太着急了。”

    他大步流星地过去帮周心远拿了外套,一只手牵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拿他的衣服,周心远头晕晕的,被梁嘉誉拽着跑。正巧这时候赶上下课,走廊和楼梯里人多了起来,他们在十楼,跑下去的时候还有好多人看着他们。

    周心远联想能力一流,立刻就觉得自己飘了。

    梁嘉誉……他好像压根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可是……这样子很容易被误会的吧?

    周心远也不知道,徐承其实看见了他们,还有那个经常和他在一起,之前合唱过《素颜》的女生。

    女生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道:“梁导?周心远?他们怎么在一起。”

    她望了望徐承,徐承紧紧皱着眉,低气压快从身上凝结出了实体。

    女生不敢说话了。

    过了很久,徐承才道:“走吧,去吃饭。”

    周心远第二次坐梁嘉誉的车。

    梁嘉誉还是开那辆路虎,上一次周心远在这车里胡作非为,这回两人都没那个心思,尤其是梁嘉誉。

    “安全带。”他嘱咐道。

    “嗯。”周心远系上安全带,看了看梁嘉誉,“去影视城做什么?”

    “拍戏啊。”梁嘉誉笑笑。

    周心远:“……你在跟我开玩笑?”

    梁嘉誉:“不开,我得从镜头里面看看你,看看你是不是嘉木。肚子饿吗?后面有小饼干。”

    周心远往后面看了看,果然有个袋子。他伸手拿了过来,低头看见里面全是3+2,忍不住道:“梁嘉誉你这么喜欢吃3+2饼干吗?”

    “好吃呗。”梁嘉誉说,“垫垫肚子。”

    “嗯。”周心远也不客气,直接拆了一盒。

    梁嘉誉一边开车,一边抽空看了他一眼。周心远低着头,所以他能看见他毛茸茸的头顶,还有秀气的耳朵和鼻子,他今天戴了耳钉,左耳上面,黑色的。

    梁嘉誉说:“你还打了耳洞?”

    “嗯。”周心远点点头。

    “第一次见到。”

    周心远摇摇头,道:“不是,我去艾尔利斯的那天也戴了。”

    梁嘉誉挑了挑眉,道:“不记得了,那天我不会记得这种小细节。”

    毕竟……那天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周心远身体的其他部位上。

    周心远吃了饼干,梁嘉誉道:“小心点,别撒到……算了,你吃吧,没关系。”

    其实梁嘉誉这个人很洁癖,谁在他车里吃东西,都是要被扣分的。但是周心远好像有点特别,上次他把他的车弄得那么乱七八糟的,梁嘉誉也没在意。

    吃点小饼干又算得了什么呢。

    梁嘉誉来了影视城,提前给简明知打了个电话。

    简明知接到通知,也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周心远一下车,就看见一个头发卷卷,微胖的男人,在路边抽着烟等他们。

    “简明知。”梁嘉誉简短地介绍了一下,“副导演。”

    “你好。”简明知穿得很随意,笑起来也很平易近人。

    周心远也礼貌地说道:“简导你好。”

    “从哪儿找来的小朋友,这也太可爱了。”简明知开玩笑说。

    上一次周心远来的时候,简明知不在,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梁嘉誉笑道:“是徐承的同班同学。”

    简明知面上露了点惊讶的神色,不过也没说什么,三人走到片场,机器都准备好了,摄影师也是刚刚拉来的,还坐在那儿打王者荣耀。

    “别打了!开工!”梁嘉誉道。

    “等等……哎,梁导,马上要上王者了。”

    简明知道:“来来来,不要着急嘛。周心远,你过来喝点饮料,然后看看剧本。”

    周心远吃了饼干,又被简明知投喂饮料,还真是变成幼儿园的待遇了。

    梁嘉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