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司凯乐:“没见过他的其他朋友,和班上同学不怎么说话。”

    萧蕴:“除了上课,他一般会去哪儿?”

    司凯乐:“也没别的地方了吧,就宿舍。”

    萧蕴:“那么,梁嘉誉呢?周心远跟梁嘉誉的关系如何?”

    司凯乐:“……”

    对话进行到这里,司凯乐明显犹豫了一下,萧蕴尽量友善地笑了笑。

    司凯乐的双手交织在一起,整个人向后不安地动了动。

    萧蕴:“是不能说吗?”

    司凯乐:“不是,是我也不太清楚。”

    萧蕴:“怎么说?”

    司凯乐:“周心远跟梁嘉誉应该是认识的,梁嘉誉有一次来学校找他。”

    萧蕴:“接着?”

    司凯乐:“接着大家就知道了,他换掉了电影的男主角。从徐承变成了周心远。”

    萧蕴:“所以你觉得他们俩认识。”

    司凯乐:“……是的。”

    萧蕴:“关系呢?”

    司凯乐:“朋友?”

    萧蕴:“又或者更加亲密一点。”

    司凯乐沉默,但是没有否认。

    萧蕴在笔记本上涂涂改改,做了一些记录,他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了。

    “谢谢你。”萧蕴道。

    司凯乐说:“没关系。”

    调查人:萧蕴

    目标:徐承

    萧蕴努力了几次,才约到徐承,他比司凯乐要忙上很多,虽然才上大四,但是徐承从大二上学期的时候就开始拍电视剧,后来凭借着这部电视剧再次走红,徐承的戏路就这么被打开了。

    那部电视剧就是梁嘉誉推荐徐承去的。

    萧蕴在片场等了两个小时,才看见徐承穿着戏服姗姗来迟。

    他在拍一部民国电影,徐承饰演里面的一个冷酷军官,萧蕴打量着他,觉得这个角色异常适合他。

    “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徐承上来就问。

    “对。”萧蕴朝他伸出手,“我叫萧蕴。”

    徐承给他递烟,萧蕴接了,两人站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吞云吐雾。

    萧蕴拿出录音笔,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徐承在烟雾背后点了点头。

    萧蕴:“周心远是你的同学?”

    徐承:“是的。”

    萧蕴:“你们俩关系如何?”

    徐承:“不怎么说话,交情不是特别深。只有一次,跟他出去玩过。”

    萧蕴:“玩什么?”

    徐承:“KTV,唱歌。”

    萧蕴:“除此之外呢?没在别的地方遇见过他了?”

    徐承:“还有一次,在片场。当时……当时我还在演梁导的戏,我看见周心远也在片场,但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萧蕴:“他在片场做什么?”

    徐承:“我哪知道,他这个人一直独来独往的,不太和人接触,讲话也很奇怪。”

    萧蕴:“他和梁嘉誉呢?你觉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徐承不说话了,萧蕴耐心地等待着。

    徐承抽完了烟,咳了一声,脸上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

    徐承:“我不敢断定。”

    萧蕴:“说说也无妨。”

    徐承:“看起来像是情人。”

    萧蕴:“为什么这么说?”

    徐承:“你觉得为什么?周心远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片场?为什么男主角换成了他?更不要说……”

    萧蕴:“更不要说什么?”

    徐承:“有一次,我看见梁嘉誉来找他,两人牵着手。”

    萧蕴:“所以他们压根就不在乎暴露关系?”

    徐承:“不知道,或许吧。反正周心远应该挺有手段。”

    萧蕴:“嗯?”

    徐承:“他是走后门进来的。”

    萧蕴:“你怎么知道?”

    徐承:“大家都知道,他原本报考的学校不是电影学院,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来学表演了。”

    萧蕴:“原来他的志愿是什么?”

    徐承:“中文系,好像是的,但是我不能确定。”

    此时,一个年轻女孩子跑了过来,对着徐承喊道:“徐承。”

    徐承转过头,有点不耐烦,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萧蕴道:“女朋友?”

    徐承道:“算是吧……学校里面谈的。”

    但是看起来,他并不想承认这个女朋友。萧蕴心下了然,不再多说什么。

    萧蕴道:“那就这样了,今天多谢。”

    萧蕴转身要走,却被徐承喊住。

    “喂。”

    萧蕴站定,转过身。

    徐承问:“梁嘉誉的电影是上不了了吗?”

    萧蕴笑了笑,道:“出了那件事,电影肯定不会立刻上映。”

    “我听说,还是找不到周心远?”

    萧蕴点了点头,不把话说满,道:“整件事情还在调查当中,再次感谢你。”

    第21章{情人}

    梁嘉誉没有在艾尔利斯待上一整晚。

    周心远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早上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没了人,他用手 M-o 了 M-o ,那地方变得很凉。

    周心远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没有立刻起床。

    他伸手 M-o 到床头柜,才看见梁嘉誉给他留下的字条:

    醒了打电话给我。

    周心远还从没和梁嘉誉通过电话。他们都是发短信和微信。之前在教室里,梁嘉誉打电话给他,周心远反而还错过了。

    他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说不上早。虽然梁嘉誉丢下情人就跑这件事有点让周心远不太高兴,但也不是什么大错。有些人总是不过夜,他应当了解生活里的残酷现实。更何况,梁嘉誉对他已经十分的温柔与细心。

    情人这个词就这么突如其来地闯进周心远的脑袋里,非常自然。

    他毫无心理障碍地接受了这个身份,并没有什么抵抗。

    周心远又赖了一会儿床,然后起来穿衣服,洗漱,拨通了梁嘉誉的电话。

    他接的很快。

    “醒了?”梁嘉誉问。

    周心远打了个哈欠,道:“嗯……醒了。”

    梁嘉誉笑了笑,道:“怎么了啊,没睡好吗?”

    “你走了我当然睡不好了。”周心远从善如流地说,其实就是胡诌。

    但是梁嘉誉看上去还挺吃这一套的,他接着说:“我有点事情,下次不会这样。”

    “嗯。”

    “起来了没,带你去吃饭。”

    周心远在镜子前面蹦跶了一会儿,道:“已经穿好衣服了。”

    “那你等我一会儿。”梁嘉誉那边有人在说话,“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