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要有一身钢筋铁骨。

    司凯乐问周心远要不要出去吃饭,庆祝他顺利开拍。

    周心远同意了,司凯乐很羡慕他,饭桌上就说:“苟富贵,勿相忘。”

    周心远笑了笑,看了看眼前的菜,眼睛里升腾出一种迷茫的色彩,他道:“司凯乐,我不是想进娱乐圈。”

    “我懂。”司凯乐往嘴里扔花生米,“你想拍电影呗。想成为演员,而不是一个明星。”

    周心远想了半天,道:“也不是这样。”

    “啊?”司凯乐搞不懂了。

    但是周心远没再往下继续话题,只是说:“来,干了!”

    说完,他把面前的啤酒一口气全都喝完。司凯乐笑死了,道:“哎,你真是个神人啊,怎么把啤酒喝出了五粮液的感觉?”

    周心远用手背抹了抹嘴角,道:“其实我不会喝酒,连啤酒都不喝。”

    “好孩子,不抽烟不喝酒。”

    两人聊聊天,吃了一顿饭,明天一到,司凯乐起床的时候就没见着周心远了。

    周心远去梁嘉誉的剧组报道,就他一个人,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梁嘉誉刚要打电话问周心远要不要去接他,谁知道周心远自己就提前过来了。

    倒是给他省心不少,梁嘉誉想。

    没什么小少爷的脾气,值得表扬。

    梁嘉誉以前也交往过一个年纪比较小的男孩,他可跟周心远不一样,总有办法生气,一生气,梁嘉誉就要想办法哄他。后来梁嘉誉学乖了,为了少费点口舌,每次约会前就先带他去商场买礼物,挑完礼物,那他们一整晚都是开心的。

    梁嘉誉看着周心远朝自己走过来,想到,自己好像还没送过什么东西给周心远。

    送点什么好呢?

    他觉得周心远应该不会要那些东西,表,车,手机……这些他肯定都不会要,他也不想送他这些。

    “梁导。”周心远喊了他一声。

    梁嘉誉才回过神来,道:“嗯,来了啊。”

    在外人面前,周心远很规矩,恭恭敬敬的,让人抓不到把柄。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他们上过床,接过吻,私下底不知道说了羞涩的情话。

    “带你找个地方。”梁嘉誉对他笑了笑,叫了场务过来,让她带着周心远去放东西。

    场务姐姐看着周心远,道:“哎呀,真有缘……徐承的同学。”

    周心远只是笑笑。

    放了东西之后,刚好又碰上了一个女孩子。她一头黑发及腰,几乎是素面朝天,看起来很清纯,很漂亮。

    她饶有兴趣地看周心远,周心远目不斜视,经过她的时候,女孩儿忽然伸出手来,道:“你好,我叫那小玉。”

    周心远停住脚步,回过头,愣了一下,“啊?”

    场务姐姐说:“这是咱们的女主角,那小玉。”

    哦……这片子还有女主角……周心远都差点忘记了。

    他握住那小玉的手,不好意思地笑道:“你好,我是周心远。”

    那小玉看了看场务,道:“我带他过去?姐姐你好像很忙的样子。”

    “太对了。”场务焦头烂额,像是找到了救世主,“你们直接去片场,我估 M-o 着今晚还要聚餐,我先忙其他的了啊。”

    “好,没问题。”那小玉笑的灿烂。

    周心远跟女孩子相处的不多,刚开始和那小玉走在一块儿还有点别扭。但是他很快发现,那小玉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只要跟着她的话题说就行了,保证不会冷场。

    走到片场时,周心远已经知道,那小玉今年刚毕业,也是他们学校的,算起来还是学姐。

    “来了。”梁嘉誉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一时间还愣了一会儿。

    简明知道:“换衣服化妆,今天拍下定妆照。”

    “嗯。”周心远点点头。

    摄影师戏称,这个剧组肯定特别省钱。

    周心远和那小玉一出来,梁嘉誉就乐了。得,乡村爱情故事,全都是土土的。那小玉一头黑发扎成了乱蓬蓬的麻花辫,穿一件颜色感人的玫红色外套,蓝色牛仔裤,鞋子是山寨的阿迪达斯。周心远是格子衬衫,灰扑扑的长裤,鞋子上全是泥。

    摄影师拍了几张,梁嘉誉和简明知在后面看美工修图。

    简明知感叹:“这两人绝了,真像是从农村里来的娃。”

    梁嘉誉笑道:“再换另一套。”

    另一套就好多了,周心远和那小玉都来到了城里,身上的打扮也时尚了许多。

    周心远一开始有点紧张,可能是因为梁嘉誉在看,后来梁嘉誉借口出去了一下,再回来后,发现已经拍完了。

    晚上,梁嘉誉说要几个演员们在聚在一起讨论下剧本。

    周心远坐在梁嘉誉的对面,认真地看着剧本。

    梁嘉誉道:“都看过剧本了吧?徐承因为一些原因不能继续出演嘉木,现在换成了周心远,大家欢迎。”

    众人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

    《蜉蝣》的故事主要是讲述了少年嘉木的生活。嘉木自小父母双亡,家里面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舅舅,他的家庭很贫穷, Xi_ng 格也很孤僻,村里的一些其他男孩经常欺负他。嘉木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一个叫做胡愉心的女孩。后来,嘉木和胡愉心一同考上大学,远走他乡。去了大城市之后,两人的生活又有了不同的轨迹。胡愉心爱慕虚荣,逐渐堕入了另外一种泥潭里,嘉木想改变她,但是却无计可施,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胡愉心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了有钱人的玩物。而嘉木自己,也因为其他的原因,在这个城市里继续迷茫着。

    梁嘉誉道:“主要就是拍三个阶段的故事,嘉木的少年时代,嘉木和胡愉心之间懵懂的爱情,嘉木在城市里的生活。”

    “有什么问题吗?”

    他看了一圈,演员们都摇摇头,梁嘉誉笑道:“那好,提前预祝顺利,吃饭吧。”

    周心远磨磨蹭蹭,跟在梁嘉誉的身后,小声道:“梁导。”

    “嗯?”梁嘉誉回头,“终于舍得理我了?”

    周心远:“……”

    这男人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幼稚。在片场明明是工作时间,他说话为什么还带点莫名的委屈呢?

    周心远抿了下嘴唇,道:“我觉得嘉木和胡愉心之间不是爱情。”

    “为什么?”梁嘉誉也没在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周心远道:“就不是,顶多算是友情,他们俩感觉没火花啊。”

    梁嘉誉想了想,回头道:“你是不是在意荧幕初吻?”

    周心远:“……”

    “嫌那小玉不够好看?”梁嘉誉抱着 X_io_ng ,揶揄道。

    周心远干巴巴地说:“不是。”

    梁嘉誉道:“那就这样哈,不要老是揣摩编剧老师的意思,老是改剧本,编剧老师要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