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周心远其实不用来,因为他专业课成绩很好。梁嘉誉就想让周心远补一补文化课。

    “你哪门课最不好?”梁嘉誉道,“英语会不会?”

    周心远想了想,笑道:“嗯……不太会。”

    “那就送你去学英语。”

    “不要。”周心远立刻说。

    梁嘉誉故意板起脸来,道:“怎么不要?小小年纪的,不上学你想干什么?”

    “不是不是。”周心远忙解释道,“我只是想让你教我。”

    简明知碰巧路过,就说:“就是,梁嘉誉你直接教小远好了,还花那么大精力跑来跑去,你不累得慌吗?”

    梁嘉誉在国外待了五年,英语没问题。他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让周心远回去上英语课,还不如自己教他呢,于是便道:“那行。”

    此后几天,大家就总能看见梁嘉誉中午的时候让周心远背单词给他听。

    周心远学的很快,但是发音不行,不会说,梁嘉誉花了一段时间纠正周心远的发音。就这样,周心远在影视城里面拍完了嘉木少年时代的绝大多数镜头。

    天气渐渐转凉,十二月的时候,他一起床,推开窗,看见整个剧组的人在下面打雪仗。

    简明知看见了周心远,喊道:“小远,下来玩!”

    周心远目瞪口呆,又很快笑了起来,道:“来了!”

    第24章{雪糕}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很早,势头又很猛。

    周心远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个样。

    诗里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古人没骗他。

    他洗了脸,穿好衣服,风风火火地坐电梯下去。

    “周心远——”那小玉喊道。

    周心远还在原地打转,他刚推开门,分辨不清那小玉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这儿——!”那小玉又笑了起来。

    砰。一个雪球砸在周心远脑袋上,随后捏紧的雪散开,落在周心远的脖子里。冰凉的,让他忍不住抖了抖。

    那小玉得逞了,在不远处笑了起来。周心远和她的对手戏昨天才开始拍,两人间的默契还不是太好,梁嘉誉私底下让他多跟那小玉接触接触,以免拍的时候太过尴尬。

    周心远想,才不是呢,不是他拍不出恋爱的感觉,是因为嘉木和胡愉心压根就没有爱情。

    整个剧组都玩疯了,一点儿也看不出这全是些二三十岁的大人。

    周心远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加入其中。他弯下腰,在地上抓了一把雪。这些都是新雪,干干净净的,还很蓬松。周心远用两只手握紧雪,把蓬松的地方捏实,变成一个小小的雪球。他四下张望着,看见了那小玉。

    那小玉也看见了他。

    她还扎着两个麻花辫,黑色的辫子甩来甩去,身上穿的那件红色的羽绒服实在是太显眼了。

    周心远还没砸她呢,那小玉就慌了,先发制人地喊道:“哎哎哎——!周心远你别过来啊。”

    周心远对她笑了笑,十分争强好胜地、直男地把雪球给扔了过去。

    准头很好,那小玉只来得及叫了一声,雪球便砸在了她的红色羽绒服上,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甩了甩脸上沾到的雪,道:“好啊!”

    大战一触即发。

    周心远赶忙又要捏雪球,那小玉已经开启了新一轮攻势。

    两人菜鸡互啄了半天,简明知忽然从他们背后气沉丹田:“刚刚哪个兔崽子砸老子的?”

    所有人都惊了。只见简明知抱了一个篮球大小的雪球,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

    “撤退——!”

    “哇!简导牛逼!”

    “怕了怕了,惹不起。”

    周心远走慢一步,被简明知盯上了,被他拿着雪球追着跑。

    “不是我啊——!”周心远喊道。

    他脚下一滑,整个人扑在雪里,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张小脸沾上了不少白色的雪,简明知愣住了,大家都笑了起来。那小玉笑的最夸张,她跑过来,对着周心远伸出手,想要把他拉起来。

    周心远愣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那小玉的手里。

    姑娘的手软乎乎的,周心远很快就放开了。

    “刚刚你反击的时候没用力?”那小玉说。

    周心远说:“那当然了,你是女孩子。”

    那小玉给他拍了拍身上的雪,笑道:“今天好像不拍了,我们找个地方再对对台词吧。”

    周心远看着她,道:“你演的挺好的。”

    “没用,还差那么一点。”那小玉吸了吸鼻子,“你没看见梁导昨天的表情吗?一看就不是很满意。”

    周心远愣了一下,道:“嗯,为什么?”

    那小玉道:“一下子就能感觉出来啦,以前他对你特别满意的时候,过得特别快,也不会黑脸。可是昨天拍到我跟你的戏份的时候,梁导就不说话了。”

    周心远道:“可能是我的原因。”

    “不不不,别这样说。”

    两人站在那儿说了一会儿话,周心远才反应过来,他今天还没看见梁嘉誉呢。

    “梁……梁导呢?”周心远差点没大没小地叫了梁嘉誉的全名。

    那小玉也有点迷茫,道:“没看见他。”

    “那我们先去对对剧本吧。”周心远说。

    到了中午的时候,周心远还是没见着梁嘉誉。上午剧组的人光忙着打雪仗了,顺便一起铲雪。盒饭今天送的有点迟,周心远拉住简明知,问道:“简导,你有看见梁导吗?”

    简明知道:“他在休息室吧,打电话呢。”

    “哦。”周心远点点头,手里拿着盒饭,就要往休息室的方向走。

    简明知好心提醒他:“梁嘉誉心情不大好,你小心撞枪眼上哦。”

    周心远笑了笑,没在意。

    可他没想到自己刚好又碰见了尹文斌。

    周心远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好在,他这次没有傻乎乎地去敲门,也没等到尹文斌来开门。隔了一段距离,周心远停住脚步,看见尹文斌脸色不大好看地从梁嘉誉的休息室里出来,后来好像还是有点气不过的样子,又折返回去,朝梁嘉誉喊了一句:“我他妈的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他妈……”

    后面的周心远没听见。

    尹文斌又跑了出来,周心远背过身,低着头,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他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周心远才拿着盒饭,慢慢地走过去。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下,还是悄悄推开门进去了。

    屋子里面开了空调,很暖和,梁嘉誉睡在躺椅上,手里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玩打火机。

    烟味太重了。

    周心远忍不住咳了一阵,梁嘉誉转过头,脸上有点吃惊,道:“周心远?”

    周心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