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以,梁嘉誉希望周心远有一点点自己的私心。

    但是周心远一抱着他,他就想不了这些了,像个疯癫的病人一般,只想毁了他。

    梁嘉誉每天都在备受煎熬,煎熬久了,倒也习惯了。

    电影的事情还得解决。

    他的哥哥姐姐们消息灵通,一个个打来电话问他情况,有的是直接奉了长辈的命令,前来打探消息,妄想让梁嘉誉“改邪归正”,去接手家里的公司。

    “不去。”梁嘉誉笑道,“钱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姐给你投吧,实在不行的话。”

    “拿的我妈的钱?”

    “你姐自己挣得。”

    梁嘉誉道:“算了,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呢,再说再说,先谢谢了啊。”

    他知道这个道理,拿人的手软。家里虽然惯着他,但是电影这件事是他自己的意愿,不是家里面人的意愿,如果梁嘉誉此时此刻身败名裂,再也拍不了电影,估计他妈还会在心里面窃喜。

    想到这里,梁嘉誉又想起尹文斌。

    尹文斌要给他投资,但是显然是趁火打劫的。梁嘉誉和他闹得不欢而散,但是现在又没什么好的渠道。尹文斌在圈内认识的人多,梁嘉誉就又厚着脸皮打了尹文斌的电话。

    “喂?”梁嘉誉揉了揉额头,“是我。”

    照例,那边是控诉了一下上次梁嘉誉的混蛋行为。梁嘉誉只好耐着 Xi_ng 子一个劲儿地赔不是,末了,尹文斌说,过两天有个圈内的聚会,有不少这个总那个总的会来,让梁嘉誉过来试试。

    “带着你的小朋友吧。”尹文斌道。

    梁嘉誉心中警铃大作,道:“干什么?”

    尹文斌骂道:“干什么?!你以为要干什么!人家投资电影也是看演员的,你要用个大咖,谁管你啊。”

    梁嘉誉:“……我知道了,别生气。”

    挂了电话,梁嘉誉躺在床上,都觉得自己有点滑稽可笑。

    他没怎么求过人,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天分。

    周心远和那小玉站在一起,听了这个消息,都有点意外,一起道:“我们也去?”

    “去。”梁嘉誉侧过头,点了一根烟,眯起眼睛来,道:“没事,我带你们去,长长见识。”

    那小玉有点兴奋,她知道这种聚会一般的小演员也根本挤不进去,这机会千载难逢,她可要把握住了。但是周心远就一脸惆怅,似乎有话想对梁嘉誉说。

    过了一会儿,周心远给梁嘉誉打电话,道:“我能不去吗?你带那小玉去吧。”

    “你是最重要的男主角啊,宝贝。”梁嘉誉笑道。

    “我社恐。”

    “这个借口太烂了吧。”

    “我……”周心远道,“我不知道穿什么衣服。”

    梁嘉誉一愣,实在没想到周心远居然会为这个问题烦恼。他仔细想了下,好像的确没见过他穿什么正儿八经的衣服,都是些卫衣和牛仔裤之类的。

    “我带你买。”梁嘉誉说,“想买多少都可以。”

    周心远:“……你算了吧,都要破产了。”

    梁嘉誉:“你给我过来,你老公怎么会破产。”

    周末的时候,梁嘉誉让周心远在门口等他,他开车带着他去买衣服。来不及定做了,就找了一家还不错的成衣店。买完衣服,梁嘉誉又带他去剪头发。

    周心远道:“等等,只剪短一点点就可以了。”

    Tony老师:“好的,没问题。”

    梁嘉誉坐在旁边翻杂志,道:“短点好看,把他额头给露出来。”

    周心远:“……”

    梁嘉誉给他弄了个新造型,露出额头的周心远五官更加出挑,再穿上西装,简直他妈的……让梁嘉誉想骂人。

    周心远皱着眉,道:“我觉得不好看。”

    “好看。”梁嘉誉道,“你别动你头发了。”

    他们要顺路去接那小玉。

    梁嘉誉故意开的很慢,后来干脆趁着夜色停在了路边上。

    “怎么了?”周心远奇怪地看着他。

    梁嘉誉一句话都没说,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他侧过身子,吻住了周心远。周心远一愣,倒是很配合。他接吻的技巧也进步了许多,两人在安静的车厢里吻了半天,唇舌交缠发出的水声让人脸红心跳。

    过了一会儿,梁嘉誉稍稍离开一点,道:“操。”

    “别再引诱我了,我他妈自制力怎么差了这么多。”

    周心远:“?”

    周心远:“我什么都没做啊……”

    梁嘉誉看了他半天,抽了张纸巾,给他擦了擦嘴,无奈地摇摇头,道:“走吧。”

    “嗯。”周心远点点头。

    他们接到了那小玉,三人开车进了一处隐秘的别墅区。

    “到了。”

    梁嘉誉摇下车窗,周心远能隐约听见从别墅里面传来的笑声。他回过头,梁嘉誉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轻声道:“别怕,有我在。”

    第26章{叫老公答应吗}

    那小玉穿的很漂亮,大冬天的,硬生生穿了条秋天的裙子,还是红色的。大红色很适合她,周心远走在她的后面,习惯 Xi_ng 地想帮她撩一下裙摆,她脚上的那双鞋也很好看,奶白色的,后跟那儿有个小小的蝴蝶结。那小玉的脚踝又白又细,这双鞋好像跟她融为了一体。

    他们一进去,就引来了一些人的侧目。

    周心远以为都是在看那小玉的,后来发现,也有很多人在看梁嘉誉。

    “梁嘉誉?”

    “活的梁嘉誉啊……”

    不知道谁小声嘀咕了一句,梁嘉誉笑道:“谁啊?我不是活的,我还是木乃伊吗?”

    那几个人笑起来,说话的那人是个男演员,周心远曾经在电视上见过他。

    “梁导。”那演员有点尴尬,索 Xi_ng 破罐子破摔,“这不是第一次见到你嘛。”

    “他想演梁导的电影。”

    “哎,你别揭我老底啊——”

    “可惜从来没受过邀请。”

    梁嘉誉说:“其实我很早就想邀请白老师了,但是苦于经济问题……”

    “哈哈哈。”

    那小玉开始紧张了,周心远也能感受的到。她不再像刚开始进来的时候那么无畏,反而是往后缩了一点,和周心远并排站着。

    那小玉小声地说:“人真多啊。”

    周心远道:“你紧张吗?”

    她捏着周心远胳膊的手有些颤抖,但是那小玉却摇了摇头,不想承认。

    周心远道:“别紧张,把这些人都想象成大白菜就行了。”

    那小玉一愣,简直哭笑不得。

    那边梁嘉誉对他们挥了挥手,周心远和那小玉走过去,梁嘉誉说:“你们先去吃点东西吧,随处转转也行,纪裴还没来呢。”

    纪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