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之前见过?”梁嘉誉看着康岩和周心远握着的手,惊讶道。

    周心远松开了康岩的手,道:“刚刚……偶然见过一次,但我不知道那是康总。”

    “之前我和纪老师在一起。”康岩道。

    “你又和纪老师见过了?”梁嘉誉简直头大,都不知道周心远刚刚到底去干什么了。

    “嗯……”周心远道,“只是打了个招呼。”

    康岩翘起嘴角,对着梁嘉誉道:“你这个男主角很有意思。”

    梁嘉誉跟自己孩子被夸了一样,注意力立刻转移了,道:“嗯,周心远的表演也很棒。”

    康岩:“所以,王总那边是撤资了?”

    梁嘉誉:“是的,很突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康岩笑道:“可能是后院着火吧。”

    梁嘉誉也不想听这种八卦,诚实地道:“现在我是有点骑虎难下。”

    “我们约个时间。”康岩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梁导可以带着剧本过来,我们再谈一谈。”

    “哎,那再好不过了。”梁嘉誉道。

    康岩道:“那就这样。”

    “您忙。”梁嘉誉把手里的香槟喝完。

    周心远看着康岩走远,问道:“康总要投了吗?”

    梁嘉誉松了一口气,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周心远的脸颊,道:“还是有希望的,但是不能保证。”

    “嗯。”周心远帮他把空掉的杯子放在一边。

    梁嘉誉看起来累极了。

    这一晚上才过去两个小时,但是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里,要和各种人不断周璇,所以会特别的累。

    周心远和梁嘉誉面对面站着,梁嘉誉道:“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不知道。”

    “想抱抱你。”梁嘉誉笑了一下。

    但是不能。

    这么多人呢,灯火辉煌的,怎么抱啊,一抱就完了。

    “你再多喝点酒。”周心远想了想,道。

    “为什么?”

    “然后你就可以假装撒酒疯。”

    梁嘉誉道:“哇,你还要不要你老公好了啊,搞这么一出,以后谁还敢跟我玩儿。”

    周心远天真地道:“我跟你玩儿。”

    “小混蛋。”梁嘉誉又笑了笑。

    他看了看四周,说:“那小玉呢?”

    周心远说:“估计……跟谁聊天去了吧。”

    梁嘉誉想了想,也不惊讶,道:“这是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姑娘。”

    “你肚子饿吗?”周心远问。

    梁嘉誉点了点头,道:“有一点。”

    周心远道:“我去弄点吃的来给你。”

    周心远又去了餐桌,有厨师刚刚煎好了牛排,周心远眼疾手快,第一个冲了过去。拿到食物之后,他觉得旁边有个人在看他,仔细一看,又是康岩。

    周心远没动,康岩站在另外一边,隔着一点人群,对他笑了笑。两人并未说话,过了一会儿,周心远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梁嘉誉还在花园那里,他背靠着栏杆,正在抽烟。

    周心远走过去,梁嘉誉就把烟给灭了。

    “拿的什么?”

    “牛排。”

    “牛排啊……”梁嘉誉说,“我切一下。”

    “我来吧。”周心远笑道。

    他服务周到,梁嘉誉也懒得动手,全都由周心远代劳了,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周心远说要喂他吃,他估计都会同意。

    周心远把牛排切好,放在梁嘉誉的手里,道:“这房子真大。”

    “嗯。”梁嘉誉说,“还行吧。”

    “你家也是这样吗?”

    “我家……也差不多。不过不在这里,这么一说,快过年了。”梁嘉誉面上露出了一点怀念的神色。

    “你过年回家吗?”周心远又问。

    梁嘉誉道:“当然要回啊小傻子,怎么,想跟我回家?”

    这回周心远低下头,连忙否认:“没有,没有。”

    影帝的生日派对还在进行着。

    梁嘉誉吃完东西,对周心远道:“你自己再玩会儿吧,楼上也可以去看看,有人在里面玩桌游。”

    周心远看着他,道:“你又要去谈事情了吗?”

    “嗯。”梁嘉誉有些疲惫地点点头。

    “那我上去玩吧。”周心远说。

    他其实也不知道要玩什么,又不像那小玉一样会说话,到哪儿都是自来熟。但是周心远为了不让梁嘉誉担心,也硬着头皮上去了。

    楼上的房间里,年轻人很多。周心远偶然间推开一间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关了灯,正在用投影仪放电影看。

    这个好,不用讲话。

    周心远想也没想,就进去了。他找了个软垫,靠在墙角处。

    他们在看老电影,罗马假日。

    “吃爆米花吗?”旁边一个姑娘抱着个盒子,小声问周心远。

    “吃。”周心远抓了几颗塞进嘴里,“谢谢。”

    爆米花非常好吃,周心远忍不住多吃了一会儿,姑娘原来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周心远这么不客气,就在黑暗里瞪了他一眼,把盒子拿走了。

    周心远:“……”

    又过一会儿,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挨着周心远坐下,带着笑意说道:“爆米花?”

    周心远浑身一僵,转过头去,眯起眼睛隐约看见了康岩。

    康岩长得不错,只是看上去有些冷,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此时此刻,他手里也拿着一桶爆米花,作势要递给周心远。

    周心远没接,也没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电影。康岩也不生气,自己吃了。

    一场电影播完,灯光亮了起来,康岩说:“小远。”

    周心远:“康总。”

    康岩:“我看了母带,你演的很好,我给梁嘉誉投资吧?”

    周心远:“我不知道,这是康总的决定。”

    康岩:“你的表现让我出乎意料,你现在多大?”

    周心远:“二十。”

    康岩:“假以时日,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演员,以后签到枫行娱乐来?我会给你最好的资源。”

    周心远看着地面,双拳紧握,小声道:“我不知道。”

    “下次见。”康岩站了起来,他比周心远高,整个人很有压迫感。

    周心远:“再见,康总。”

    浑浑噩噩又过去了很久,周心远随便找了个沙发窝成一团。等到那小玉找到他的时候,周心远浑身都在发抖。

    “周心远……”那小玉坐到他的旁边,“你怎么了?”

    “周心远!”

    周心远抬起头,眼神里却有一种那小玉从没看见过的凶狠,他紧咬着牙,眼角发红,一言不发地盯着那小玉。那小玉给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周心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