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甚至能看到上面淡淡的青筋。

    这双手……

    在被他狠狠欺负的时候,也只能紧紧地握着白色的床单。他握得越紧,梁嘉誉越是心惊。

    “你……没事吧?”周心远担忧地看了梁嘉誉一眼。

    梁嘉誉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他感觉自己对周心远的占有 Y_u 越来越强,刚刚梁嘉誉甚至有一个片刻忘记了电影,忘记了自我,只想和周心远坠入到无边的黑暗里。

    第29章{技师NO.1}

    梁嘉誉的这个朋友,是他偶然间认识的好友,在他没出国,也没当上导演之前,他们就在一起玩儿了。

    “孙致!”梁嘉誉进了按摩店,便打电话给他,“我来你店里玩了。”

    “靠。”周心远站在他的身边,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笑骂,“之前喊你来总是不来,现在我不在了你跑过来干啥。”

    梁嘉誉道:“不要废话,给我免单。”

    孙致道:“免免免,你住进来都没问题。”

    周心远以前没来过按摩店,但是也听过,他觉得孙致的按摩店跟其他地方还不太一样,装修的非常典雅、安静,一走进来,好像外面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没有客人。

    “都是隔开的。”梁嘉誉拉了他一下,两人在服务人员的指引下往里面走,“这里比较注重**。”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

    “怎么了?”

    “就是没什么人吧。”周心远戳穿了真相。

    梁嘉誉笑道:“不知道,可能吧,反正孙致这人做什么生意都赔钱,之前在上海弄了一个酒吧也是,赔出血来了。”

    周心远觉得在服务人员面前说他们老板的坏话不太好,无意间却发现前面引路的姑娘似乎也在笑。

    好吧,那看来是真的人傻钱多。

    他们进了一间屋子,两张床,中间隔开,屋子里有一阵淡淡的薰香味儿,灯光暗暗的,令人很放松。门被之前的姑娘关了起来,发出一声轻响,周心远看了看梁嘉誉,梁嘉誉对他笑了一下。

    “没人啊?”周心远问。

    梁嘉誉耸了耸肩,道:“是没人啊,生意不好。”

    “不是。”周心远停顿了一会儿,“我是说……按摩的人……”

    梁嘉誉脱了大衣外套,他穿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伸手把袖子撩起来一点,露出一截好看的手腕。梁嘉誉双手插在卡其色休闲裤的口袋里,对着周心远笑:“有,技师NO.1,就是我啦。”

    周心远:“……”

    “你在开玩笑?”

    “没。”梁嘉誉 M-o 了 M-o 鼻子,干咳了一声。

    周心远提高声音:“你不是Tony老师吗?”

    梁嘉誉还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人拆穿了,正有一点尴尬,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周心远呢,谁知道他的脑回路比他还要放飞。

    “我怎么就是……Tony老师了。”

    “你以前给我洗头,洗的不错。”周心远笑了起来,眼睛里亮闪闪的。

    梁嘉誉着迷地看着他,心想,干脆不要折腾了,直接让周心远脱裤子吧。他不知道自己的 Y_u 望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这 Y_u 望像火一样烧遍了他的全身。以前从来没有哪个人给过他这样的感觉,只有周心远,他在面试的那一天就觉得周心远是特别的。

    梁嘉誉说:“技多不压身,手艺人到哪儿都能吃上饭。”

    周心远坐在床上,还是一个劲儿地对他笑。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把外套给脱掉了,围巾扯下来,然后是毛衣,裤子,鞋子……梁嘉誉看着他,周心远直接当着他的面,拿毛巾裹了腰。最后,他趴了下来,调整了一下姿势,歪着头,闭着眼睛,对梁嘉誉道:“NO.1技师,开始吧。”

    开始个屁啊。

    梁嘉誉这个大少爷,什么时候真的给人推过油?带他来这种地方,不就是故意找点刺激吗?他还真让自己给他按摩,操!

    腹诽了一大推,梁嘉誉磨了磨后槽牙,然后去架子上拿了精油。

    果然是……

    真香。

    “你等等。”梁嘉誉想了下,“我也换个衣服。”

    这里面暖气足,热的他一头的汗,脱了毛衣之后,才感觉好了一些。周心远还是趴着,脑袋放在手臂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梁嘉誉道:“我开始了啊。”

    “嗯。”周心远闭上眼睛。

    精油的瓶子在梁嘉誉的手里转了转,他打开瓶盖,闻到很好闻的味道。梁嘉誉拿着瓶子,慢慢地倾斜,然后看见粘稠的透明液体一点一点滴落在周心远的背上。液体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周心远不自觉地动了动,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梁嘉誉没有倒很多,适量就好。他盖上瓶盖,把精油放在一边,一只手覆上了周心远的脊背。

    他的背很好看,青年人舒展开来的骨骼中带有一种莫名的美感,梁嘉誉能感受到精油在他的手心里,他能感受到周心远光滑细腻的皮肤,能 M-o 到他的后颈。

    “用力啊。”周心远睁开眼睛,说道。

    梁嘉誉笑了笑,说:“哦,用力。”

    不闹了。梁嘉誉想,他虽然没有亲手做过按摩,但是好歹也是体验过的。他这次用两只手,用了点力气,把精油在周心远的背上推开。由下到上,最后结束在周心远的肩膀那儿。

    梁嘉誉低声问:“舒服吗?”

    “嗯。”周心远的睫毛颤了颤,“舒服。”

    梁嘉誉没骗他,他真的是技师NO.1,本来周心远还觉得自己不拍戏的时候就坐在那儿玩手机,肩膀和颈椎都挺吃力的,但是梁嘉誉给他推了推,正好让那些僵硬的肌肉得到了舒展。

    精油闻起来香香的,甚至有一种椰子味。

    梁嘉誉的手正在他的背上游走……带着他的体温,周心远甚至能感受到梁嘉誉手心里的一点点薄茧子,有点粗糙地滑过他的背,轻微暴力地让他妥协。

    渐渐地,第一次的精油已经差不多了。

    周心远听见梁嘉誉又拿了那个瓶子,这次他没直接把精油倒在他身体上,而是在手心里。周心远感觉他的双手 M-o 上了自己的腰,几次来回之后,梁嘉誉的手又往下试探了一会儿,最后,在那最为敏感关键的部位轻轻刮蹭了一下。

    “喂!”周心远立刻回过头,瞪大了眼睛。

    “嗯?怎么了?”梁嘉誉略显无辜地抬起头,仿佛什么也没做,刚刚都是周心远的错觉。

    周心远看了他一会儿,垂下眼睛,笑道:“你不老实。”

    “我靠?”梁嘉誉也笑了,“我老实人,别欺负我。”

    周心远翻了个身,曲起一条腿来,放肆地说:“色鬼。”

    梁嘉誉翘了翘嘴角,他的眼神炽热,让周心远有点口干舌燥。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