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姐姐的电话。

    “喂?什么事?”

    “你在哪儿呢?”

    “我已经上车了,正在往机场赶。”

    “嗯,给爷爷买礼物了吗?”

    “都买好了,放心吧。”

    那边姐姐笑了笑,道:“今年还有没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们?”

    梁嘉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问:“什么好消息?”

    他一个人单身太久了,过完年三十一岁,家里面常常让他带个人回去。这么些年,其实梁嘉誉的家人都有所察觉,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他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偏偏梁嘉誉就是男人女人统统没影,让人着急。

    叱咤风云的梁导,也是有被催婚的这一天。

    梁嘉誉想浑水 M-o 鱼,便道:“哎哎,我这儿信号不好,等晚上到家了再说啊。”

    姐姐咬牙切齿,却拿他没办法,只好说:“行,等你晚上回来再算总账。”

    梁嘉誉挂了电话,舒了一口气,助理在前面笑了笑,大着胆子说:“梁导,怎么了?”

    “催婚大军还有一秒就要到达战场。”梁嘉誉道。

    助理:“梁导有心上人吧?”

    梁嘉誉瞪大眼睛,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谁?”

    “嗯?”助理愣住了,瞬间不敢说话。

    梁嘉誉笑道:“说呗,梁导又不会骂你。”

    助理回过头,想了想,道:“那个……周心远。”

    “啊……”梁嘉誉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怎么会这么想?”

    “不是吗?那是我看错了……”

    助理殊不知自己无心的一句话让梁嘉誉的心里翻起了滔天骇浪,跟哪吒闹海似的,弄得他整个人坐立不安,下车的时候,连手心里都是汗。

    他反反复复地问自己,真的是周心远吗?自己喜欢他?

    可是……可是周心远和他只是依照游戏规则而已,他们都知道彼此的界限在哪儿。

    梁嘉誉坐上飞机,第一次陷入了迷茫之中。他看不清周心远,也看不清自己的心。飞机起飞,他感到了一阵熟悉的悬空感,梁嘉誉看着关闭的手机屏幕,想着,下了飞机后给周心远打个电话吧。

    与此同时,周心远跟梁嘉誉告别之后,在回学校的路上遇见了秦臻。

    “果哥。”周心远有点儿意外。

    秦臻似乎在等他,朝着他点点头,在他面前点了根烟,周心远被呛了一下。

    秦臻道:“准备回家了?”

    “没啊,我留校。”周心远耸了耸肩。

    “怎么回事,不回去?”秦臻道,“我特意来顺道接你的。”

    “我不想回去。”

    秦臻叹了口气,道:“那行吧,你自己一个人在学校多吃点,压岁钱哥在微信上给你发红包。”

    “拜。”周心远挥挥手,手插在口袋里,没走两步,又倒退回去,“哎,果哥!”

    “咋了?”秦臻扬着眉毛。

    周心远压低声音,道:“你知道梁嘉誉住哪儿吗?”

    秦臻看着他,道:“我怎么知道这个……他不是你老公吗?”

    周心远看着他不说话。

    秦臻呸了一下,正儿八经地道:“我告诉你啊,周心远,你做人不要太变态了,你有自尊吗?就一个劲儿地缠着别人,最讨厌你这种人了。”

    “我……”周心远一脸受伤,“那算了,我回学校了。”

    “等一下。”秦臻拉住他,又道,“我他妈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你等等,我打个电话。”

    “给谁?”

    “我一个朋友,做狗仔的。”

    第34章{我说我爱你}

    “说了很多遍我不是狗仔啊。”对面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清清爽爽的,年纪不是很大。

    “知道知道,阳哥你是娱记。”秦臻开了免提,周心远凑在一边,专注地听着。

    “是啊,我不可能知道梁嘉誉住在哪儿吧。”

    “但是你肯定认识人知道啊。”

    “我不能给你……”

    “阳哥,阳哥,下次请你吃饭。”

    周心远不知道秦臻是怎么说的,只是后来他们还是得到了一个人的电话号码,秦臻又给那个人打了个电话,最后对周心远神秘地笑了笑。

    “怎么样?”周心远紧张地问道。

    秦臻说:“我打听到了,但是周心远啊,我看你也进不去。”

    “啊?”

    “那地方是个超高档的别墅区,我估计你会被保安叔叔的狼狗给咬得屁股开花。”

    周心远立刻道:“才不会啊!”

    “别嚷嚷。”秦臻捂住耳朵,跟周心远去学校门口的东北水饺店吃饺子,“走走走,先吃点东西。”

    吃完饭,秦臻把抄着梁嘉誉家地址的小纸条塞进他的口袋里,郑重其事地说道:“你可别学那些私生饭啊,逮着人家穷追不舍的。”

    周心远饺子吃多了,有点撑,刚想说话就打了个饱嗝,道:“我不会的,其实我……”

    他想了想,还是没和秦臻多说什么。

    “那就这样,新年快乐。”秦臻朝他笑了笑。

    “新年快乐,果哥。”周心远说。

    每个人都这样,周心远已经不记得自己说了多少遍的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仿佛这么一说,他们好像就真的能够快乐。然而……周心远的快乐已经走了,坐上飞机,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去往他的家,去往周心远不能触及的地方。

    他是真的,真的,真的明白了自己和梁嘉誉之间的差距。

    之前不跟梁嘉誉说自己坐哪班车是因为周心远压根就没有买票回家,没了梁嘉誉,他的生活好像又重新变成了一潭死水。梁嘉誉对于他来说,已经超脱了原有的定义。最初,周心远是抱着一定会被拒绝的想法去试戏,到了最后,也不知道回事,梁嘉誉放任自己一步步进入他的生活,周心远真的成为了他的男主角。

    哎……

    做情人挺好的。

    但是他不想永远都不能转正啊。

    他……有机会转正吗?

    人一旦有了某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要是不管不顾的话,反而会起反作用。周心远变得越来越“贪”,他不能满足梁嘉誉带给他的东西了,他想要更多,但是他明白,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他会撞的粉身碎骨,就像是那艘撞上冰川的泰坦尼克,淹没永远是他的宿命。

    知道梁嘉誉家的地址又如何呢?周心远顶着风,又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他胡搅蛮缠,弄来梁嘉誉家里的地址,却不敢像前几次一样,不管不顾地就冲过去,厚着脸皮在梁嘉誉的面前摇尾巴。

    那张小纸条被梁嘉誉捏在手心里,都快要被汗水打湿了。

    走回宿舍,周心远看见司凯乐也在收拾东西,两个行李箱放在他的床边。看见周心远回来了,司凯乐朝他流氓似的吹了个口哨,道:“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