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气,于是,梁嘉誉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就是除夕夜。一大早,梁嘉誉被一阵敲门声给弄醒了。

    “梁嘉誉赖床!”有个软绵绵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接着,有个小人跳上了他的床,一双小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小孩们叽叽喳喳,兴奋地说个不停,梁嘉誉就算再能睡,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睡得着。他闭着眼睛,随便逮着一个抱住,无奈地道:“你们这群可恶的小屁孩!”

    梁嘉誉睁开眼睛,哥哥姐姐们的孩子全都围着他,梁嘉誉道:“让我再多睡一会儿,等会儿多给你们压岁钱,好不好?”

    “不行!”

    “起来了,就剩你啦。”

    “起来吃早饭。”

    梁嘉誉自暴自弃地伸了个懒腰, Y_u 哭无泪地道:“知道了!我起来了!”

    下楼的时候大家都在,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聊天,气氛很融洽。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被大家簇拥在中间,梁嘉誉大声道:“爷爷!”

    “哎。”梁爷爷反应有点儿迟钝,看了看梁嘉誉,好像没认出来。

    “是我,嘉誉。”

    “哦,嘉誉。”

    “嗯,拍电影的那个。”

    他爷爷年纪大了,心脏做了搭桥手术,外加有严重的阿兹海默症,大家对他说话都格外地耐心。几十年前,梁家几乎什么都没有,全靠着爷爷才能发了家。现在,虽然梁家有权有势,但是家人之间也没那么多勾心斗角,趁着梁爷爷的身体还健朗,他们都想多陪陪他。

    所以,每年过年时,梁嘉誉的假都会稍微放的比别人要长一些。老人上了年纪之后,见一面就是少一面,真要等到以后有什么遗憾,还不如现在多回家几趟。

    梁嘉誉刚在沙发上坐下,话题就转向了他。

    “嘉誉的电影拍得如何了?”

    “听说你缺投资人?让你二哥投吧。”

    梁嘉誉笑了笑,有些得意地道:“枫行娱乐的康岩投了,我最新的金主爸爸。”

    “康岩……好像听说过。”

    “嘉誉之前拿过奖了吗?这次有没有信心?”

    梁嘉誉点点头,笑道:“有啊。”

    他们家的除夕夜从中午就开始忙了,一直到晚上,饭菜的丰富程度到达了一个顶峰,除了家里的厨师以外,每个人也大多会做一个最拿手的菜出来。

    梁嘉誉说他要做个拍黄瓜,结果被梁琦君一巴掌给拍出去了。

    “去,别捣乱。”

    所以,他就只能跟小孩玩了。

    吃过晚饭,梁嘉誉有点儿精疲力竭,电视里在放春晚,不过就是当个背景音乐,也没人认真看。梁嘉誉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心不在焉地喝着。

    他想起了周心远,想起昨天他跟自己说的那句“我爱你”。

    一只小猫钻进了梁嘉誉的心里,用爪子轻轻地挠他,让他有点烦,又有点喜欢。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回家了吗?吃饭了吗?在看春晚吗?

    不知道……

    “喂,嘉誉,帮把手。”

    十点多钟,小孩子们都要昏昏 Y_u 睡,梁嘉誉帮忙把这几个小屁孩搬运到他们的房间里,最后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给周心远打个电话吧,他想。

    梁嘉誉拨通了周心远的号码,过了一会儿,周心远接了。

    梁嘉誉一瞬间有些词穷,半天才道:“小远,吃饭了吗?”

    周心远说:“还没有。”

    梁嘉誉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他道:“你那边这么安静?你在哪儿?”

    “梁嘉誉……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追不上你了,你一定是住在一个很漂亮的城堡里,对吗?”

    “你在说什么?”

    “我……我想,我应该是站在你家外面。”

    梁嘉誉的大脑一片空白,声音都有点儿变形,“啊?”

    他站起来,推开窗户,往外面张望着。起初,他什么都没有看见,接着,有一个闪烁的小点在黑暗中晃了晃。梁嘉誉愣在原地,明白了那是周心远的手机屏幕。

    周心远道:“我看见你了,你这样看起来好像是朱丽叶。”

    “傻子。”梁嘉誉低着头,退回到屋内,“傻子……我是朱丽叶,你难道是罗密欧吗?”

    第36章{逾越}

    “如果我是罗密欧,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我会带你走。”

    “我会一直爱你。”

    周心远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到梁嘉誉的耳朵里,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声惊雷,让梁嘉誉最后残存的理智消失得一干二净。爱情里最原始、最重要的东西其实是毁灭,是一刹那的激情。梁嘉誉这个人,从来就不相信什么日久生情,他如果碰见爱情,那么在最初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必须为爱情付出一切。哪怕……是他的生命。

    梁嘉誉闭上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颤抖不已。他没有挂掉电话,周心远也没有,他们相隔十几米,但是梁嘉誉知道,他若是再往前跨一点点,他将会彻底失去自我。

    这一瞬间,他要做出一个决定。

    “在……原地等我。”梁嘉誉不自觉地握紧双手,轻声说道。

    “好。”周心远说,“我等你。”

    梁嘉誉把手机扔在沙发上,去浴室里打开水龙头,冬天里的水冰冷刺骨,梁嘉誉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这冰冷也不能浇灭他的激情和 Y_u 火。

    他在灯光下面仔仔细细地打量自己,最后只发现了一个可怜至极的男人。

    梁嘉誉关掉灯,在黑暗中说:“好吧,我认命。”

    接着,他快速走出浴室,穿上外套,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他走下楼,客厅里还有几个哥哥姐姐在打麻将,笑声传进梁嘉誉的耳朵里,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飘过来的。

    梁琦君抬头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梁嘉誉,随口问道:“还出去?这么晚了。”

    梁嘉誉弯腰穿鞋,有点狼狈地道:“出去一下。”

    他推开门,车钥匙在口袋里轻轻摇晃。他走到夜色里,像个要去和爱人私奔的情郎。

    梁嘉誉看见周心远了,他仍然围着自己送给他的围巾,穿一件黑色的大衣,脸上挂着笑。但那又不是纯粹的笑,梁嘉誉看了就想哭。

    他跑过去,紧紧抱住周心远,周心远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里,贪婪地呼吸着,双手攀上梁嘉誉的背脊。

    “我……”

    “嘘,别说话。”梁嘉誉找到周心远的唇,认真地吻了他。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不舍地分开,周心远看着他,心里的话都说完了,他知道梁嘉誉懂了,这个吻就是他的回应。

    “你怎么过来的?”梁嘉誉问。

    “我有我的办法。”周心远说,“之前我都找到你了,这一次也可以。”

    “事不过三。”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梁嘉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