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都必须面对现实。

    梁嘉誉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嗓音嘶哑地说道:“我想知道全部的真相。”

    萧蕴紧皱眉头,不太理解。

    梁嘉誉说:“那天,该死的人不应该是他。”

    “那是……?”

    “该死的人是我。”

    第41章{安河村}

    安河村在中原一带,离他们的城市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周心远收拾了拍戏要带的东西,第二天就在火车站和剧组他们集合。

    周心远找了半天,却没看见梁嘉誉,心里有些意外。

    直到上了火车之后,梁嘉誉才给他发了条微信:“你先去,我开车,我让助理给你买了零食。”

    过了一会儿,有人拍了拍周心远的肩膀,周心远跟着助理去了过道,他偷偷塞了一大包的东西给周心远。

    周心远:“……这,我吃不完。”

    助理:“我不敢替你分担的,不然梁导要骂我。”

    周心远对他笑了笑,只好收下了零食。他在嘈杂的车厢里小心翼翼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戴起耳机,拆开了一个果冻。吃完之后,周心远有点儿困,便闭上了眼睛。

    他要去别的地方拍戏了,安河村,梁嘉誉,嘉木,胡愉心……

    周心远的梦境太乱了,他一会儿走在下雨的街上,踩了一脚的泥巴。一会儿又被男人推在地上,摔疼了膝盖。他看见长满了野草的荒原,还有坐在旋转餐厅里面第一次喝到红酒。

    他梦见了嘉木。

    嘉木入侵了他的梦,周心远似乎在一点点地成为他。

    车速放缓,提示音响起,助理拍了拍周心远的肩膀,他醒了过来。

    他们走出车站,剧组包了大巴,这次周心远刚上车,就看见坐在第一排的梁嘉誉。

    梁嘉誉对他笑了笑,却没怎么说话。周心远不能和他坐在一块儿,就一个人去了后面。

    大巴车开了起来,周心远把窗子打开了一点儿,闻到一点山野的味道。

    那小玉戴了个墨镜,坐在周心远的前面,两人没怎么说话。

    到了安河村,他们和简明知汇合成功,一行人安排了住宿以后,吃了一顿农家饭。

    梁嘉誉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盒洗干净的蓝莓,对着周心远招了招手。

    周心远四下里看看,只有他一个人。

    梁嘉誉朝着他喊道:“过来啊。”

    “梁导。”周心远跑过去,“干什么?”

    “吃吧。”梁嘉誉把装着蓝莓的盒子递给他,“快吃,对眼睛好的。”

    “别人呢?”周心远吃了一个,酸酸甜甜的味道在他的舌尖上蔓延。

    梁嘉誉懒洋洋地说:“别人没有,只有你有。”

    周心远忍不住笑了笑,道:“那岂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对我偏心了。”

    梁嘉誉说:“偏心就偏心了,我喜欢你又不喜欢别人。”

    周心远听到这句话,心里暗自定下神来。梁嘉誉今天没有和他一起去上火车,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还好,梁嘉誉还是梁嘉誉。是喜欢着他的梁嘉誉,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梁嘉誉。

    “这边空气挺好的。”梁嘉誉左右晃了晃,路过的村民年纪都挺大,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梁嘉誉还会和他们热情地打招呼。

    “是个小山村?”周心远问。

    梁嘉誉点点头,道:“嗯,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这里也没被开发旅游。”

    “可能拍完就不一样了。”周心远说。

    梁嘉誉道:“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周心远说不清是不是想让这里被更多的人发现,过了一会儿,他道:“我感觉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被发现。”

    “嗯?”梁嘉誉笑了笑,“比如呢?”

    “海岛啊,山村啊,还有沙漠里的各种地方……”

    “你想去吗?”

    “嗯。”周心远拿了一个蓝莓,“你要吃吗?”

    梁嘉誉没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周心远瞪了他一眼,还是胆大包天地喂了他一个蓝莓。

    “有时候我也想一个人待着,就是不知道去哪儿好。”梁嘉誉道。

    两人正说着话,简明知过来了。

    周心远不知道梁嘉誉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了简明知,还傻乎乎地对着简明知笑了笑。

    简明知心情复杂,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看着梁嘉誉和周心远。

    “咳……在这儿,做什么呢?”简明知问。

    周心远的蓝莓已经吃完了,也不怕被发现梁嘉誉偏心,就说:“聊聊天?”

    与此同时,梁嘉誉和他同一时间开口道:“谈情说爱啊。”

    周心远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梁嘉誉在说什么。

    简明知:“……”

    周心远:“……”

    简明知忽然跟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周心远顿时脸红起来,操,他……他告诉简明知了?

    果不其然,简明知继续说道:“你们不要……太嚣张了啊。尤其是你,梁嘉誉!”

    似乎更多责备的话他也说不出来,简明知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还要操着生怕狗仔队哪一天把梁嘉誉的这些破事全都扒出来的心。他自己身败名裂倒是小事,反正他本来就无所谓,别到时候连累整个剧组就不好了。

    “我……我……”周心远紧张地捏着那个空掉的蓝莓盒子,感觉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他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尴尬,却被梁嘉誉一把握住了手,简明知的脸顿时又黑了一个色。

    “放手!你个臭流氓!”简明知故意大喊。

    梁嘉誉忍不住笑了起来,周心远连忙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并且远离了梁嘉誉一点儿。

    “不闹了。”梁嘉誉笑够了之后,认真地道,“我会注意的,你嘴巴严一点,就不会被发现。”

    简明知:“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怎么会骗人,你们俩以后没事的时候禁止眼神接触!”

    周心远还愣在原地,梁嘉誉就道:“是,是,知道了,天色不早了,小远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拍戏。”

    简明知也道:“对,早点休息,你不许去串门!”

    梁嘉誉挑了挑眉,道:“你还真提醒我了……”

    周心远怕他越说越离谱,赶紧溜之大吉。他没想到,梁嘉誉居然是这种坦荡不掩藏的 Xi_ng 格,竟然真的比周心远想象中要认真许多。一确定关系之后,梁嘉誉就带着他见了家人,连带着简明知都知道了。

    这……真的好吗?

    周心远不知道。

    他回到自己的屋子,乡村的晚上很安静,也没多少灯光。他抓着手机,用手电筒的灯光开了锁。

    很冷。

    之前和梁嘉誉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他一个人了,周心远感觉到一阵刺股的寒冷。他慢慢脱了衣服,钻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