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节

甜梅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路边停好车,跟周心远并排走在一起。梁嘉誉也并不常来这种破落的小县城,感觉一切都放缓了速度,停留在了上个世纪一般。

    县城并不大,有卖杂货的地方,玻璃窗上用红色的方块字写了营业的汉字。还有很多小饭馆,有羊肉馆,沙县小吃,烧饼店,卖馄饨和面条店。梁嘉誉本来不是很饿,但是经过这里的时候却被香气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于是就用胳膊捅了捅周心远,笑道:“哎,你肚子饿了吧,哥请你吃点东西。”

    周心远想了想,道:“那要吃点什么好?”

    “沙县小吃?”梁嘉誉随便挑了一个。

    周心远想起以前司凯乐跟他说过的故事,他说沙县小吃其实是个遍布全国的神秘组织,你永远都不知道上一家和下一家的口味相差多少。

    周心远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梁嘉誉,梁嘉誉笑了笑,说道:“这么可怕的吗?算了,我们吃别的吧。”

    最后,两人跑去喝了羊肉汤。一碗热腾腾的肉汤下肚,周心远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梁嘉誉抽了张纸巾,给周心远擦了擦嘴巴,又 M-o 了 M-o 他的头,道:“你真是吃出了一种满汉全席的感觉。”

    周心远只是笑了笑,他想,其实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老板娘在不远处看到了梁嘉誉的动作,随口道:“你哥哥对你真好咧。”

    周心远愣了一下,看向梁嘉誉,梁嘉誉手搭在椅背上,对着他挑了挑眉,看来是不准备接这个话茬。于是周心远也就胡乱地点了点头,又去喝羊肉汤。

    梁嘉誉极轻地叹了一口气,周心远又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

    结账的时候,梁嘉誉问:“这儿前面为什么这么热闹?”

    “过节,高兴。”老板娘头也不抬地道,“大家出来卖点东西。”

    “嗯。”梁嘉誉看着周心远,“走,我们去看看。”

    第43章{樱花树}

    凑热闹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一种习惯。梁嘉誉带着周心远,漫无目的地走上前,走马观花地看了一路。

    县城里运来了一棵粉色的樱花树,一堆人围着照相。

    周心远本来以为是真的樱花树,结果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假的,是一个简单的人工布景,旁边的易拉宝上写了关于二月十四情人节的活动。

    “情人节早就过了。”周心远说。

    的确,他们刚来不久就是情人节,这都过去了差不多快一个星期。

    梁嘉誉说:“也许在这里情人节可以延长一些时间啊。”

    周心远笑道:“真的吗?”

    梁嘉誉耸了耸肩,道:“反正大家也没什么别的事情。”

    有一些女孩子上前拍照,大家穿的都不是很时髦,甚至有点土土的,但是周心远觉得她们实在是太开心了,比在高级商场里买LV的包包还要开心。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梁嘉誉,梁嘉誉笑了笑,只是道:“对也不对,快乐是不能攀比的。你想去照相吗?”

    “我?”

    “对啊。”

    “和……谁?”

    “和我。”

    周心远愣了一下,感觉有点奇怪,又有点莫名地跃跃 Y_u 试,他道:“不太好吧。”

    梁嘉誉没所谓地说:“没关系。”

    他礼貌地问了站在他们隔壁的大叔:“你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吗?”

    大叔没听清,道:“啊?干啥?”

    “拍照片。”梁嘉誉点开了手机里的相机,对准那棵颇受欢迎的樱花树。

    大叔反应过来,有些小心翼翼地接过梁嘉誉的手机,笑道:“女娃喜欢拍照,你们也要拍啊。”

    “是啊。”梁嘉誉笑笑,眼疾手快地拉住周心远的手,和他跑去占了个位置。

    周心远快紧张死了,看着大叔举起手机,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也不知道是笑了还是没笑。

    大叔喊道:“一、二、三。”

    一二三。

    他和梁嘉誉就这样永远地在一起了?周心远恍惚地想到。

    梁嘉誉跑过去拿手机,笑道:“谢谢您啊。”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旁边一个嗑瓜子的奶奶大声说道,周心远看见她有一颗金色的假牙。

    “不是。”周心远说,“我们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我们是来……”

    “哎。”梁嘉誉不动声色地打断了他,“该走了。”

    周心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差点儿就要说他们是来拍电影的了。还是不要说了吧,容易引起围观,但是自己刚刚就是一种不假思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接着,梁嘉誉又和周心远一起逛了逛路边上的简易集市。有个摊子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毛皮,站在后面的男人有着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不是什么善茬。

    周心远比较害怕这种人,他一向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就想拉着梁嘉誉赶快走。

    “看看啊,怕什么。”梁嘉誉不太理解。

    “好吧,看看。”周心远只好说道。

    “嗯。”梁嘉誉上前翻看了一下,有一张很漂亮的白色毛皮,但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这是什么?”

    那男人抬头看了一眼梁嘉誉,歪了歪嘴,道:“狼。”

    “真的假的?”周心远小声嘀咕了一下。

    “真的。”男人道,“不信拉倒。”

    梁嘉誉笑了笑,随口问了个价钱,那男人道:“诚心要不?”

    “你先开个价。”

    男人说了一个数字,周心远一脸“你还真敢要啊”的表情看着他,男人嗤笑了一下:“小孩不识货。”

    梁嘉誉看起来还挺喜欢的,就直接说他要了。

    周心远道:“你真买?”

    “嗯。”梁嘉誉楼了一下他的肩膀,“我挺喜欢的。”

    “那……随你吧。”周心远说,“我去那边买点棒棒糖可以吗?”

    他其实是有点无聊,对皮草不太热衷,再加上那个男人又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周心远浑身不自在,干脆找个借口溜了。

    “可以。”梁嘉誉说。

    周心远去零食店里买了一大包糖,出来的时候看见梁嘉誉已经把买到的东西卷好固定在摩托车上了。周心远跑过去,心里觉得自己和梁嘉誉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不对,自己本来和他就相差很远,怎么能因为谈起恋爱了就自我麻痹呢?

    梁嘉誉现在的确很宠他……宠到周心远有时候开始无法无天起来,这样不好,他还是要小心一些。

    周心远拎着糖,向梁嘉誉跑过去。

    “买好了?”梁嘉誉正在往头上戴头盔。

    “嗯。”周心远坐到他身后,这次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梁嘉誉看着他也戴好头盔,乖乖地搂住自己,然后带着周心远原路返回。

    “今天放假开心吗?”梁嘉誉大声地问道。

    周心远毫不犹豫地说道:“开心